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纨绔皇子盛宠嚣张嫡女》纨绔皇子盛宠嚣张嫡女妖孽王爷吃不消 第三十八章 不简单 纨绔皇子盛宠嚣张嫡女强受

《纨绔皇子盛宠嚣张嫡女》纨绔皇子盛宠嚣张嫡女妖孽王爷吃不消 第三十八章 不简单 纨绔皇子盛宠嚣张嫡女强受

发布时间:2019-09-28 12:08:24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等下个季节 状态:已完结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纨绔皇子盛宠嚣张嫡女》的小说,是作者等下个季节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北冥耀当然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但他又一次向自己的儿子妥协了。 没用的是那些护卫不利的侍卫吗? 北冥耀自责着,同时为刺客的猖狂而愤

>>>《纨绔皇子盛宠嚣张嫡女》在线阅读<<<

《纨绔皇子盛宠嚣张嫡女免费试读


北冥耀当然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但他又一次向自己的儿子妥协了。

没用的是那些护卫不利的侍卫吗?

北冥耀自责着,同时为刺客的猖狂而愤怒,可他无论如何也不能让自己受伤的儿子失望了。

六皇子殿今年乌云惨淡,刚过年就中毒的中毒,受伤的受伤,现在倒好,主仆二人都见了红,凑到一处做病友也挺合适。

只是李暮婷要趴着罢了。

“该换药了。”

小冬子心不甘情不愿的嘟囔一声,磨磨蹭蹭得扒了李暮婷的裤子,蘸着药膏往李暮婷屁股上涂,手指尖儿翘的都快上天了。

自始至终李暮婷一言不发,只是上药时微微皱了眉头,想必痛得忍不了,又或是小冬子手劲大了点儿。

上药结束,小冬子一把将李暮婷的裤子提回去,手脚干净利落着呢,哪像之前那样慢手慢脚有气无力的。

北冥墨痕那边有素叶照顾着,无微不至,舒适体贴,完全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殿下,您看什么呢?”

“书。”

“殿下!奴婢当然知道是书啦。”素叶对北冥墨痕的敷衍十分不满。

“那你还问。”

“奴婢想知道是什么书嘛!”主要是书上画了许多图,人们总是图案比较感兴趣。

“自己不会看吗?”

“奴婢不识字的,殿下您又不是不知道……”

“不识字还问什么。”

“……”

李暮婷听着北冥墨痕逗弄旁人,没忍住,笑了,牵动臀上的伤口,痛得直咧嘴。

“一个人乐什么呢?”

北冥墨痕看了李暮婷一眼,拿着书朝他走来,坐在李暮婷趴着的软塌上,将书凑到他眼前。

“看,见过这个吗?”

“见过,一种暗器,宫里有人用。”

“你会吗?”北冥墨痕听了很高兴,拜师有望。

李暮婷摇了摇头:“不会。”

“唉,本想让你教我。”

“等我伤好了就去学。”

“你还是慢慢养着吧。”北冥墨痕在李暮婷屁股上轻轻拍了拍,拿着书坐回了桌边,继续研究手中的暗器图解。

“又有什么消息?”

“六殿下已经没事了,咱们的人看到他出门赏雪。”

“哦?不是中毒了吗?恢复的挺快啊……”

“李暮婷今天也回来了,刚回来不久就被皇上传去问话,之后打了几板子又放回去了。”

“他们都说的什么?”

“这个奴才不知,皇上当时叫人关了门,只有李暮婷在场。”

“李暮婷这家伙到底在搞什么鬼,耍我吗?”

“殿下息怒,奴才以为是六殿下的缘故。”

“什么意思?”

“众所周知,六殿下对李暮婷最是信任,他必定认为那晚引他上钩的另有其人。”

“就算是这样,李暮婷也不能再用了,我本就不信他会真的对北冥墨痕怎么样。”

“殿下,奴才以为,越是这样越是可以消除六殿下的疑心,关键时刻才能做到致命一击啊。毕竟,他们对李暮婷的了解远不及咱们,就算是李暮婷也不过您手中的小小棋子而已。”

“罢了,容我再想想,最近不要跟他联系,你先下去吧。”

“是。”

邱嬷嬷准备了各类补汤,不仅北冥墨痕,就连李暮婷也被喂的看见喝的就想吐,更别提每日还有三擦要吃。

“李暮婷,你喝吧,我实在是喝不下了。”

李暮婷一脸淡定道:“我也喝不下了。”尤其是趴着喝东西格外难受。

北冥墨痕的胳膊长时间吊在胸前,睡觉时一旦放下来往往痛得更厉害,于是这几天他开始尝试着小心活动。

李暮婷的屁股没别的办法,只能这么养着,时不时擦一擦,上点药。

北冥墨痕问太医有没有那种类似于金疮药、黑玉断续膏的神药给他俩来点儿,结果被太医一脸“你是在逗我吗”的表情给伤害了。

正月里天气并不好,初三开始一直在飘大雪,接连下了两天一夜,之后也没完全停下来,断断续续的时不时落几片雪花。据说城外已经有房屋被大雪压塌了,城里情况也好不到哪儿去,过膝的大雪造成交通瘫痪,到处都是拿着木锹铲雪的人。

城里的积雪都已过膝,更不要说城外了,那场景必定是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

北冥耀为雪灾一事十分忧心,更何况现在还在过年。

北冥沐之被北冥耀派去协助地方官员赈灾,其实也就是走个过场,主要是为了发挥皇族成员的精神领导作用,让老百姓知道皇帝没忘记他们。

北冥墨痕听到的消息还算乐观,虽然有财物上的损失,似乎无人伤亡,只是灾民的衣食住行都急需解决。

除了朝廷发放的赈灾粮食物品,城里的地主富商也象征性的捐了款,积少成多的结果是十分可观的。皇帝带头捐了私房钱,大臣们也不好、更不敢不表示表示。后宫也没闲着,皇帝开了先河,妃子们立马摆出一副巾帼不让须眉的爱国样儿来,比赛着将各式各样的珠宝首饰朝外捐。据说北冥耀甚至还去捐款最多的萧妃那儿多呆了几晚,也不知是真是假。最后凑足了银子,叫北冥铭之、北冥庆之兄弟俩护送着给灾区送过去了。

七位皇子一下子少了三个。

其实这些事本该太子全权处理,北冥耀念在他新婚不久,照顾小夫妻情绪,也是顺便给其他几个儿子一个锻炼的机会。孩子们都大了,是时候放他们出去历练历练了。

北冥庆之不在的日子北冥墨痕难得清静,但也的的确确感受到了一丝不习惯。

李暮婷的伤势看着吓人,其实没有伤到实处,恢复的居然比北冥墨痕还要快些。

“殿下的伤势本就比属下重,加之属下皮糙肉厚,好得快不奇怪。”

“那你预备何时回去当值?”

“等过了节吧。既然陛下给准了假,养好了伤再去不迟。”这意思就是不歇白不歇喽。

北冥墨痕想了想,欲言又止。

“殿下?”

“我出去一趟。”

“殿下伤还未好,要去哪儿?”

“我要去见父皇,有事,你不用跟了,免得父皇看见你又生气。”

“是。”

“陛下,六皇子求见。”

“进来。”北冥耀头都没抬,此时忙得正欢。北方的折子占了桌子大半,其中多是关于最近灾区状况的。

“父皇,二哥他们来信了吗?”北冥墨痕顺手将太监正要呈上的浓茶端给了北冥耀。

“怎么,想哥哥了?”北冥耀接过茶杯,喝了一口,靠在椅子上休息。北冥墨痕于是走到北冥耀身后为其按摩头部穴位。

“父皇,儿臣想去灾区看看。”

“恩?”

“儿臣只是在城郊看看,不打算走远。”

“怎么好好的又想出宫,上次还没被吓怕?”

北冥耀半开玩笑,明显不愿答应。

“上次是准备的不够,这回绝不会再出问题了。父皇,儿臣听说城郊雪下得很大,许多房屋都被压塌了,也不知老百姓住在哪儿,外头那样冷……”

“行了,别憋着嘴,都十三了,也不小了。”

“父皇答应了吗?”

“你几个哥哥都出去了,你是看他们都出宫了心痒痒吧?”

“……不全是,儿臣这么多年只出去过一次,结果还遇上了刺客,实在是……我就想再出去一次,看看父皇的子民都是怎么生活的,也顺便看看咱们北冥国的万里江山啊!”

“哈哈哈……想出去玩儿,说的这样冠冕堂皇。”

“父皇,您答应吗?儿臣不会乱跑的,父皇您怎么安排儿臣就怎么行事,行吗?”

北冥墨痕捏着北冥耀的肩膀晃了晃,北冥耀按住,头疼道:“你的胳膊好了吗?给朕看看!”

“好得差不多了。”

“这样,你再养几天。”北冥耀做了万全打算,“如今城外灾民尚未全部安置好,你出去朕实在不放心,万一出什么差池。等过了节,你哥哥们都回来了,到时让他们带你一起去,兄弟们也可以多相处相处。那时天气也暖和些,最近太冷了,乖乖在宫里待着,别乱跑。”

“好吧……”

接下来的日子北冥墨痕和李暮婷一直在院子里鼓捣“暗器”。李暮婷从朋友那儿搞来几样暗器,北冥墨痕让人用稻草做了假人当靶子,两个人整日里站在廊下练习掷暗器。

李暮婷还好,毕竟底子在那儿,北冥墨痕就比较惨了,一只胳膊还伤者,单单一只右臂总觉得处处不得劲儿。

转眼又到了学习乐器演奏的时间,于度按时出现,北冥墨痕却还在跟准头较劲。于度就站在不远处看着北冥墨痕笑,他觉得这个小皇子实在是有趣,小小年纪,却老成得很,偏偏又有些死心眼。

“嗬!”

北冥墨痕听到于度的声音,回头问道:“怎么了?”

“不小心打偏了。”李暮婷的回答并不能让在场的人信服,北冥墨痕看着被于度夹在指尖的银镖,有些好奇何时李暮婷和于度不对付了,却也没多问,只让他小心点儿。

“于师父的武功高强,李暮婷自愧弗如,不知于师父师承何处?”

于度只是微笑,并没有回答李暮婷。

“你会武功?”倒是北冥墨痕十分惊讶,于度看上去十分文弱,实在不像是会武功的人。他自己也不像。

“在下只会些旁门左道,谈不上武功,更不必说高强。”

“于师父谦虚了,你会这个吗?”北冥墨痕又射出一枚银镖,结果依旧不好,歪歪斜斜插在稻草人肩膀上,欲掉不掉,“暗器。”

于度走过来,拿过一枚银镖,转身的同时猛地出手,速度快到北冥墨痕看都没看清。那枚银镖最后插入了稻草人的咽喉,只余一角在外。

“殿下指的是这个吗?”

北冥墨痕只有鼓掌:“好厉害!于师父,请你教我!”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纨绔皇子盛宠嚣张嫡女

纨绔皇子盛宠嚣张嫡女

作者:等下个季节类型:古代言情状态:已完结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纨绔皇子盛宠嚣张嫡女》的小说,是作者等下个季节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北冥耀当然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但他又一次向自己的儿子妥协了。 没用的是那些护卫不利的侍卫吗? 北冥耀自责着,同时为刺客的猖狂而愤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