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当暖风吹过青春》谁的青春没有风吹过阅读答案 第一章 她,来了1 当暖风吹过青春免费阅读

《当暖风吹过青春》谁的青春没有风吹过阅读答案 第一章 她,来了1 当暖风吹过青春免费阅读

发布时间:2021-04-03 15:02:41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欧阳斯文 状态:已完结

《当暖风吹过青春》是欧阳斯文写的一本浪漫青春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当暖风吹过青春》精彩章节节选: 她,来了! 求学第一天,匆忙之中夹带一丝心

>>>《当暖风吹过青春》在线阅读<<<

《当暖风吹过青春》免费试读


她,来了!

求学第一天,匆忙之中夹带一丝心神不定,一声叮咛。

——仁德职业技术学校

坐标某某县城东坪镇烟竹村,山脚旮旯之地。

为什么要来这?

她也不知。

闻所未闻见所未见三流学校,自个怄气。

明明报考梦寐以求的某某司法警校,命为定数,就在这特定场合转为变数。

哭过,闹过,全都被荒缪的辜负。

而你,只能认命。

回过头发现,学校虽小,却也五脏俱全,自然没法跟中学的环境媲美。

在这个转折点,命局与运局,二者构成了八字理论的宏伟基石,展现了以时间为函数的人生曲线。

从未如此心烦意冗。

或许有一种隐忍蕴藏着的一种力量,机遇错失了就是错失了,哪怕错过最后一个,还是要忍辱负重。

而今求学少年,启航了。

在这蜿蜒盘曲的山路上,四周丛山峻岭,逶迤起伏;一条水泥路从村头蜿蜒通向县城一路上,各种景物相互交映,充满着浓浓的乡村气息。

一早,父女俩坐了两小时车,打探到了地方,这个女孩怀着一丝紧张背着挎包推着箱子站在新学校门口,抬头门梁上几个斑驳的大字,生锈的眼眶,吞没了泪珠。

第一次见到两扇高高的涂满绿漆地铁门,旁边就一间小小的传达室,除此之外,再无特色。

只是一进校门,颓然惊愕。

目光所及几乎是一览而尽,小到一丝丝惊讶。不过那些花草树木修葺得整整齐齐,微风扑鼻袭来的芳香,树梢上一条条迎新横幅悬挂已久,自然是焕然一新,风光不与四时同。

这座教学楼跟前,迎风飘扬在半空中的五星红旗格外醒目,这时有几只鸟儿欢畅着,教室里书声琅琅,操场四周的地面干干净净的,远处田间随处可见绿油油的菜花……

这儿吗?

这地方也太小了吧,头一回觉得特么不靠谱,父女俩面面相觑,难不成走错了。

女孩爸爸随即从口袋里掏出一老古董手机,余光中四处瞅了瞅。

好在晴朗的上空飘着几朵不令人生厌的白云,一切仿佛都是新生的,阳光渗透到每个角落来。

操场,一道人影疾步走过,笑意吟吟地伸出右手。

父女俩靦面相迎。

“哦,王老师,终于见到您了,您好,您好啊!”

寒暄一番,甚是亲切。

“杨师傅!”

……

这人与他们是同一个镇又是隔壁村的,早就久仰了大名。

这人上身穿着一件长白衬衫挽着袖口,扎进黑色西裤,配着一双黑皮鞋的中年男人,一直笑逐颜开。

之后才得知老师,叫王国千。年纪三十五岁左右,身高颀长,鼻直口阔,浓眉炯神有英气,平头寸发,说话间笑眼聚光,最特别的是,左腮有一颗痣上植入几根长毛,怪怪的。

第一印象深沉独特,符合私塾先生的气质,温雅之余平添几分威严。

客套几句,直接领进传达室,门卫伯伯沏了几杯绿茶,一股清流茶香,一边喝一边聊着这里的学习环境。

一个穿着黑色一身的女孩,微带着小麦色的皮肤看起来是那么健康。

她爸乐呵呵地在这个王老师提到许多,包括她写的文章,各种爱好,还说她心气高、性子犟……

太多的夸奖词,啥情面也不顾,弄得这个女孩眉头紧锁,一副生无可恋。

这穷乡僻壤的地方,不读书能有什么出路呢!

自是年少,韶华倾负。

她静坐在一旁紧锁着眉头,手指不由自主地捻着,心事重重。

家人不送她去省城读书并不是嫌远,而是怕花钱。

女孩委屈,并不是不够优秀,如果不听劝,读书机会都没有。

十点聊到日中,这位王老师说邀请去食堂吃个便饭,女孩还冠冕堂皇地以为食堂伙食有多好!

那场地简直小的又一次大跌眼球,赶紧扒完两口借口溜了,太难了,没有比这更LOW的地儿。

听说分南北分校,从校门口入眼开始,整个学校唯一一家小小的商店,两三米左拐就是教师宿舍,穿过去到最边上的公共浴室、洗漱区,再往一条石阶走下去,就是刚才底下那个小食堂,就这样练习走路都不够,没有然后。

难以想象,真实存在。

从正门十米进来,左边的石子场、水泥地与另一边的篮球操场、田径场从中对半区分。

教学楼就在操场前面,也很简单,一个讲台三根旗杆,四个美丽的大花坛,花坛的四周镶着墨绿冬青做的花边,修剪得十分整洁;紧接着,冬青簇拥着各种花儿一株株竞相开放,那洋溢着生命和活力的绿植环绕着,默默无闻地吐出淡雅的芳香。

再往里,是一栋四层旧楼,就一个新生班级,索性懒得再过去认真看了。

回到操场,大门右侧一栋四层的女生宿舍正对着一栋五层的教学楼,斜对面一栋四层男生宿舍与一栋五层的教师宿舍对立。

所有的活动区域,就六个乒乓水泥桌,两个单双杆,一个沙坑;田径的范围大概一圈四百米,场外还有十来株广玉兰、六七株桂花树,几棵小松柏而已。

最右侧有一丛百米多长,长得细细的青皮竹,那一根根傲然挺立、翠色欲滴长得密密麻麻如同一堵墙,与外界的景色分开。穿过去是一块三四百平的菜园子,分别种了辣椒、玉米、黄瓜……这片菜园没有得天独厚的条件,长势也是良莠不齐。

正因为学校地理位置座落田野之上,一面毗邻迎春东路,三面围墙足有七八米高,田连阡陌,绿油油一大片。

望远四周,山山相连,连绵起伏。几户人家早已炊烟袅袅,鸡鸣狗叫;又有野花,树木,高高低低,错落有致。大山真诚朴实厚重无私奉献,它从远古走来,养育了我们祖祖辈辈,影响着一代又一代人。

整个校园又是被大山包围,成了一副独立剪影,至于那些数字,简单,粗暴,头一次,一览无余。

就好像一只鸟,可以飞,但不可无控制,无限度地自由飞翔,那就要把它装在一个笼子里。

这样的鸟儿飞了一飞,就是飞不出大山。

为了读书,前两日女孩和她妈大吵一架,从小互补对盘,这是有史以来最严重的一次,用尽所有言语争执……无奈,这就是命运。

还要做什么,已是一副泫然欲泣。

长这么大,才知去往县城坐车将近两小时,她家离隔壁县很近很近,但从来没有来过县城。

从小听闻,当年妈妈可是隔壁县重点中学高材生,希望她考隔壁重点高中,大山人多本身贫穷,面对良莠不齐的选择更是迷茫,违背了母亲意愿。

而她从小喜欢《重案六组》,特别喜欢女警官季洁那英姿飒爽,雷厉风行的个性,梦想就是当警察。

通知书在初二时寄给她的,校长的亲笔信,当时激动了好一阵,当时整个初中一两千人里她是唯一一个名额。

可是……

不同意,有什么值得好炫耀的呢!

女孩妈当她面把录取通知书撕了,问具体原因?

她说女儿的梦想不是她的梦想,他们家没那条件,更不允许去那么远的地方求学。

其他志愿,她不要。

就被妈妈狠狠训斥了。

想不通了!

哭过、闹过,这一次甚至离家出走,无计可施了,最后还是女孩她爸出门找她,爷俩第一次谈心,才勉强答应,了却能读书这桩心事。

自己县城又是“羽毛球之乡”,有唐九红、唐辉、贺向阳、龚智超、龚睿那……等诸多羽毛球名将。

虽然是贫困县,但是人杰地灵。

第一次来县城这边读书,王老师说学校封闭式管理,原则上每月只能回家一次,出了大门就是S319县道,坐车方便,让她先安下心来。

安心?

真不知道这词啥意思。

有时候,女孩觉得自己就像笼中的鸟儿,想飞,确实怎么样都飞不高。

有太多的伤感跟无奈在里面,谁能用心能感受呢?

下午一上课,王老师陪同他们去办公室,校领导很热情,交了学费甄选了专业。

就这样入学了,那份失落,到底该怎么弥补?

没人关心。

来之前搞过新生军训,内心却忽然生出一丝叛逆,从这一刻起,她的命运彻底颠覆。

一切安顿妥了。

女孩她爸塞给她三百块钱生活费,一再吩咐听老师话,好好读书,还说了一堆看似暖心窝子的话就坐车走了,那种感觉不言而喻。

“你好同学,我是你的新老师!”

——朱洪辉,她的班主任,又一中年男老师,领着她从办公室出来拐上三楼,右转路过二十八班安安静静。

朱老师走的很慢,女孩能留下来稍稍紧张了,还深吸几口气。

走着走着,在第二间教室门口顿了顿,一个趔趄没稳住,还尴尬一笑。

“到了,进去吧!”朱老师拉着她,神色非常温和。

抬眸看了一眼门牌,喏喏连声:“这里啊!?”

白爪挠心?

有犹豫的神色从她脸上一闪而过。

朱老师“嗯”了一声,却不以为然。

刚才循声朝着里面望去熙熙攘攘的声音,就好像村口赶集的场景。

随后视线一转,见老师笑意盈盈地走向讲台,女孩不明觉厉的尾随其后。

这一瞅,整个人黯然失色。

呃,没搞错吧?!

全都青一色,惊得她O成型捂挡着嘴,肢体已然僵硬,一时间杵着,一怔一愣,欲言不止。

回过神,下意识摸后脑勺。

谁在办公室说这个专业好的,现在怀疑是不是个托?

当暖风吹过青春

当暖风吹过青春

作者:欧阳斯文类型:浪漫青春状态:连载中

《当暖风吹过青春》是欧阳斯文写的一本浪漫青春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当暖风吹过青春》精彩章节节选: 她,来了! 求学第一天,匆忙之中夹带一丝心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