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相伴八年》湘版八年级美术下册教学计划 十四 鸿门宴 相伴八年YAOI

《相伴八年》湘版八年级美术下册教学计划 十四 鸿门宴 相伴八年YAOI

发布时间:2020-07-08 12:10:32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悦石语 状态:已完结

《相伴八年》为悦石语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咕咕—— 窗外突然传来的鸟叫声着实让王沐晨惊出一身冷汗,这个从远处飘来的声音并不明显,但还是被他捕捉到了,他以为自己听错了,屏住

>>>《相伴八年》在线阅读<<<

《相伴八年免费试读


咕咕——

窗外突然传来的鸟叫声着实让王沐晨惊出一身冷汗,这个从远处飘来的声音并不明显,但还是被他捕捉到了,他以为自己听错了,屏住呼吸,贴在窗户上听。

“怎么了,一身汗?”王林溪伸出手去擦拭他额头上的汗珠。

“布谷鸟叫声,你听——”

“那有什么,看把你吓的?”她撇嘴温情鄙视。

布谷鸟叫,高考来到。他喃喃自语。

他趴在窗户上,从嘈杂的世界中搜寻那挑动他神经的鸟叫声。从高三到高五,他听了三次布谷鸟叫,参加了三次高考。任何美好的东西一旦和高考联系起来,都会变得惊心动魄。

“溪溪,晚上我请你吃饭吧?”李司文跑过来说。

“干嘛?我们可不当灯泡啊”王林溪一脸坏笑。

“你看看你,多单纯的女孩子,都被他带坏了”李司文一脸惋惜的说。

“嘿!说你呢,把我带坏了”。王林溪碰了碰他的胳膊说。

他没有反应,依然沉浸在自己世界中。

“他干嘛呢?”李司文不解地问。

“他啊——等着去捕鸟呢”王林溪笑着说。

“捕什么鸟?”李司文一脸茫然。

“文文,别理他了,让他安静会吧,文文,你说说,为什么请我吃饭?”王林溪扭过头问。

“放心吧,不是鸿门宴!”李司文拍拍王林溪的肩膀说,“一定带上你那个捕鸟的帅哥。”

下午放学后,复习班将迎来他们最后一个“大”周末。“大”周末是相对“小”周末而言的,大周末有一整天时间,小周末只有半天时间。对待这些争分夺秒的学生来说,一天的假期是多么奢侈,何况,还有一个或温情或放纵的晚上。

每次周末,王林溪和王沐晨都要坐上公交,舍近求远地绕到另一个城区闲逛,两个人拉着手,挨着门进,一天下来,除了吃饭,几乎也不花钱,这是他们最好的放松方式。

他依然沉迷在鸟叫声中。她把手伸到他的眼前,大拇指和食指摩擦了几下。他一把将她的手握住,呵呵地笑道,“爱妃手下留情啊”

“我以为你的魂儿被鸟勾走了呢”她一脸坏笑。

他下意识躲闪,还是没有逃出魔掌。

“好痛啊!”他长吸着气,揉着胳膊说,“你这是贼不走空啊”。

“我这是帮你还魂呢”她得意地说。

“那我是不是还得感谢你呢”他伸出手比划着。

“王八蛋,你敢!”她双手舞动着,干扰着他的进攻。

他愣住了,他好久没有听到过“王八蛋”这个词语。他以为她已经忘记。

“好了,不闹了,给你说个事,估计今天晚上我们得去赴鸿门宴”她收住笑容,看着他说。

“什么?”他问。

她讲了讲刚才李司文的邀请。

他不假思索地说,“这真是一场鸿门宴。”

她疑惑地看着他。

他拉着她的手笑道,“没事,鸿门宴也是宴,照吃不误!”

下午最后一节课铃声响起,整栋楼沸腾起来,掌声,书与桌子的击打声,口哨声,呼喊声……

不过,随着铃声乍起的轰鸣声又随着铃声落下戛然而止。几乎所有学生都扛着趁着上课准备好的行囊奔赴心中圣地。几分钟后,班内已经空空如也。

班内剩下五个人。

王沐晨看了看周围,心里不免心惊胆战。他深吸一口气,安慰自己,该来的一定会来!

窗外的太阳似乎没有要回家的意思,七点钟,依然高高挂在空中。

李司文在教室里转来转去,王林溪笑着说,“文文,要不要给你根杆子?”

“要杆子干嘛?”

“把太阳给打下去!”王林溪笑着说。

“你们俩啊,没有一个好人!”李司文瞪着王林溪说道。

王林溪朝着李司文吐舌头做鬼脸。

李司文摇着头,一脸无奈。

好不容易熬到天黑。三个男生相互嫌弃地扯开三两米距离,两个女生搀扶着走在一旁。

王沐晨心里倍感压力,他有一种预感,今天晚上就是“最后的晚餐”。

五个人各怀心事,坐在包间内。王林溪坐在王沐晨的右手边,李司文和陆谦挨着,坐在王林溪的右边。只剩下八条,孤零零地坐在他们对面。

八条看着他们四个苦笑着说:“你们真是的——”

陆谦觉得不好意思,想安慰一下八条,话没有说出口,便被匆匆忙忙进门的童欣冉打断了。

“真不好意思啊,我来晚了啊”,童欣冉卸下双肩包,抱歉地说。

八条的脸上有了些许笑容。

陆谦意味深长地说:“八条,好饭不怕晚啊”

李司文听着话音不对,赶紧用脚踢了踢陆谦,可是,还是晚了,童欣冉的匕首般的眼神已经朝他射来。

童欣冉收住咄咄逼人的眼神,笑着说:“再有半个多月就高考了,这也是咱们最后一个假期。所以我把咱们几个召集过来,吃个散伙饭……”

“什么是散伙饭啊,用词不当!”李司文指出她的错误。

“那好,我自罚三杯!”说着,童欣冉弯着腰从她的背包里掏出两瓶白酒。

“我以为是什么宝贝呢,原来是……”八条笑着接过童欣冉手中的酒盒子,熟练地打开并挨着座位倒酒。

一切竟然是那么自然。自然到远远出乎所有人的想象。至少,王沐晨和陆谦有着同样的认识,他们曾认为他们再也坐不到一个桌子上吃饭了。

几杯酒下肚,身体在白酒的刺激下开始变热,每个人都红着脸,忽闪着手给自己降温,墙上那已经发黄的空调像一匹老马拼命喘着粗气。

八条将手伸到出风口,“怎么都是热风?沐——呃——陆谦,你过来试试。”

王沐晨听到八条叫他,竖起耳朵瞪大眼睛等待着,可是,他的名字一闪而过,他有点失望。看来,他们两个是不可能“破镜重圆”了。

“我们去趟卫生间”,李司文拉着王林溪站起来说,“你们先喝着。”

“我也去——”童欣冉举着手喊道。

“亲爱的,你不去!”李司文亲切地替她做了个决定。

李司文苦笑一声,“奈何我心向明月……”

八条笑着说:“你喝多了吧,应该是我本——”

“对,你就是笨!”李司文端起一杯酒一饮而下。

八条霜打似地低着头,给桌布打了个死结。

“她俩咋还不回来,我去找她们一下”王沐晨站起来说。

“你们就不能分开一会吗?”童欣冉埋怨中带了些许请求。

他站在门口,不知道走还是留。

“你站在这干嘛?”王林溪从外边推门进来。

“找你的呗!”童欣冉的话里包裹着的无数颗柠檬迅速燃爆。

王林溪拉着王沐晨还没有坐下,李司文从门口进来。她刚刚哭过,虽然是洗了洗脸,做了些伪装,但是眼睛欺骗不了大家。

“哎,天天像个跟屁虫似的的,烦死了!”王林溪一脸厌恶地说。

“哎呦,溪溪啊,要是嫌烦的话赶紧出手啊,姐们儿等着呢!”童欣冉笑嘻嘻地说。

王林溪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瞪大眼睛看着童欣冉。

刚进来的李司文听出来一点意思,笑着说:“冉冉,喝多了吧?”

八条有些伤感,听见有人说喝,他端起酒杯就往嘴巴里倒。

大家都被八条逗乐了。

陆谦趁着混乱,看了看身旁的李司文,似乎并没有发现异样,也不再管她,只顾得埋头处理她夹给自己的菜。

李司文静静地坐着独自伤感。

包房内突然之间安静下来。整个屋子都是陆谦咀嚼蔬菜的声响。咯吱——

“八条,我觉得咱俩应该喝一杯?”童欣冉站起来,举着酒杯说。

“为什么是我?”八条喝多了,站起来的时候有些摇晃。

“我们有同样的经历,我们喜欢别人,别人不喜欢我们”童欣冉说的声音很大,似乎就是为了让大家都听到。

“冉冉,你喝多了,不能再喝了啊”李司文站起来,去夺她的酒杯。

童欣冉一转身,潇洒躲过。她有点得意,“司文,你不觉得你也应该和我们喝一杯吗?”

“我?”李司文吃惊地问。

“对,是你,是你,就是你——”童欣冉唱着说。

“我有——”她扭过头看着低头吃菜的陆谦。

“司文,你什么时候才能睡醒啊?”童欣冉痛心疾首地喊。

“我们都一样,都假装睡着!”李司文端起酒杯,倒满酒,走到二人中间,庄重地碰了两下,一饮而尽。

“走吧,我们回家吧!”李司文说。

“走?往哪走?怎么走?”八条睡眼惺忪地问。

陆谦迅速咀嚼完嘴里的食物,擦了擦嘴,绕过李司文扶住八条,“我去送他回家!”

“好嘞,哥们,来亲一个!”八条捧着陆谦的脸说。

陆谦一脸嫌弃地推开他:“少恶心我!”

李司文站在中间有些尴尬。

王林溪笑着说:“司文,冉冉,我们送你们回家!”

童欣冉耸了耸肩,无奈地看着李司文,“瞧瞧我们这命,一个当灯泡的命啊”

“走吧”王沐晨催促道。

“走吧,走吧,总要一个人学会长大……”

“停停停——怎么还唱上了?”王林溪制止住童欣冉严重跑调的歌唱。

“哎——”李司文一声沉重的叹息。

等三个人下楼,八条和陆谦已经不见踪影。李司文站在门口,怅然若失。

王林溪强拉着李司文的胳膊,勉强拽着她往家的方向走去。

路灯下的四个人摇摇晃晃,像是几棵柳树随风摇摆。

快到家门口的时候,李司文抱着王林溪和童欣冉痛哭一阵。

王沐晨扛着两个包,看热闹似的站在一旁。

等她们哭声渐弱,他走过去:“大晚上的,别把鬼招来!”

三个人一起瞪着他。

他吓得往后退了几步,不敢再说话。

过了好大一阵,两个人费了好大劲才将李司文劝说上了楼。

“走吧,我们去送你!”王林溪挽

相伴八年

相伴八年

作者:悦石语类型:浪漫青春状态:已完结

《相伴八年》为悦石语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咕咕—— 窗外突然传来的鸟叫声着实让王沐晨惊出一身冷汗,这个从远处飘来的声音并不明显,但还是被他捕捉到了,他以为自己听错了,屏住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