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相伴八年》相伴五十年 二十三 我们的大学 相伴八年MB

《相伴八年》相伴五十年 二十三 我们的大学 相伴八年MB

发布时间:2020-07-08 12:10:09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悦石语 状态:已完结

《相伴八年》作者:悦石语,浪漫青春类型小说,主角:王林溪,王沐晨,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八月二十六日一大早,天还没有亮,王沐晨早已经洗漱完毕站在门口,他的母亲还诧异,这个“睡不醒”,今天这是怎么回事呢? “妈,我去晨

>>>《相伴八年》在线阅读<<<

《相伴八年免费试读


八月二十六日一大早,天还没有亮,王沐晨早已经洗漱完毕站在门口,他的母亲还诧异,这个“睡不醒”,今天这是怎么回事呢?

“妈,我去晨练了啊”他冲着屋内喊了一声便匆匆出了门。

今天是个重要的日子,他可爱的溪溪开学,他要去送她。说起送别,本来是他比王林溪早开学两天,她说要去火车站送他呢,结果后来八条说想早点到校,王林溪的日程安排不得不取消了。

时间尚早,公交车还没有运行,王沐晨破例打了一次计程车。他坐上车就开始催促司机师傅加速,司机没好气地怼了他一句“飞机快,你坐飞机去!”他叹口气,给司机讲了讲他的爱情窘况,司机的同情心爆棚,督促他系好安全带,一脚油门踩到底,路两旁的树倒退速度远远超过了眼睛感觉极限,在这朦胧的黎明前,再也寻找不到一个完整的影子。

在一阵风驰电掣中,赶在他的身体即将被晃荡散架前,他终于赶到了那根孤独的电线杆前。

路灯还未熄灭,灯光依然昏黄。

他远远地望着那一扇可爱的窗。他等待着那一扇窗户出现她那可爱的影子。那个影子总是充满魔力,一旦出现就能够治愈他所有的伤痛。路灯下成群的蚊子都变得那么温柔,钉在身上一点感觉都没有……

他靠在线杆上,呆呆望着,时间一分一秒艰涩地流动,终于,房间亮起灯,窗帘上投射出她的影子。影子晃动,他猜想着应该是收拾行李……

胡同里传来一阵机器的轰鸣声,应该是那辆可恶的车来了,声音越来越近,他猜对了,真的是那辆白色的奔驰车,他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练就出了这样一项本领——听声音辨别车辆。

没多久,八条从楼上扛下一个皮箱放在后备箱,八条父亲也亲自下车接过王林溪手中的瓶瓶罐罐,几分钟的功夫,那辆车便打着火载着王林溪和她母亲消失在这昏沉的夜色中。

他来送别,可是他没有得到一个问候的机会,他只能在站在远处用目光与她惜别,甚至,她似乎没有朝他这个方向多看一眼。

匆匆,太匆匆。匆忙到我们忘记了感受。

他的内心里一阵凄凉,像是秋末时的荒原,再也寻找不到一点充满生机的模样。他垂头丧气地在走在回家的路,手搭在人行道上的护栏上,起伏的栏杆拨弄着手指,发出沙沙、啪啪的声响。

路灯下,一个影子紧随其后。他的心怦怦直跳,猛然回头,发现童欣冉站在他的身后。

“大早上不睡觉干嘛?”王沐晨对她的出现感觉到震惊。

“你不是也没有睡”童欣冉挑着眉反问。

“我来晨跑!”他撒谎道。

“是吗?蚊子能围着一个晨跑的人来回转?”童欣冉总是将损人的话藏得若隐若现。

“你大早上要是等着挖苦我那就不必了”王沐晨转过身,几欲先走。

“后天我去车站送你!”童欣冉喊。

“不用,冉冉,我受不了这种分别!”王沐晨拒绝了她的好意。

“你给我说几点走?”她命令道,“其他的不要说!”

“九点”他实在不忍心骗她。

“好!”说完,童欣冉转身离去。

王沐晨的悲痛的心情还未痊愈,他又要面临另一场分别。七点多,在母亲的催促下,他拉着皮箱出发了,他突然有点不舍,他还没尝过半年不回家的滋味呢。在他的执意要求下,母亲终于同意他一个人去应对这个花花世界。他没回头,可是他能感觉到母亲早已落泪。

刚下来公交车,一个熟悉的面孔接过他的行李。

“早就到了?”王沐晨问。

“嗯,呃,没有,刚来。”童欣冉拉着皮箱往前走。

他从她的手里夺过行李,“哪有女孩子拉这个的?”

“我来送你,怎么也得有个形式吧?”她忽闪着一双大眼睛问他。

他躲闪着那炙热的目光,心里有些慌乱。

她不松手,他的手也搭在拉杆上。这个并不沉重的箱子在两个人的合力作用下左右摇摆,两个人的腿也打起架来。

“到检票口了,你进不去,回去吧!”王沐晨使劲拽了拽行李,她不松手,另一只手从胸前斜挎的小包里掏出一张神秘的纸片在他的眼前晃动。

“什么?”他问。

“车票啊,我早就买好了,我可没有八条父亲的本事……”她得意地说。

“哎,别提……咱们进去吧!”

火车还需要十几分钟到站,两个人在车厢对应的数字前尴尬地站着。谁也没有说一句话,谁也不看彼此。两个人都望着伸向远方的铁轨。

这一刻如此漫长。

火车终于到站了,王沐晨接过行李,他站在门口,想要给她说些什么,却不知道如何说起,在后边的旅客的催促下,他的口中蹦出来两个字——谢谢!

他看到,她纯净的脸上泪珠点点……

王沐晨坐在座位上,火车开动了,她在站台上奔跑,这一幕只有电视剧上才能看到的场景竟然出现在他的生活里,他不知道怎么去表达此刻的心情,唯有一声真诚道一声——谢谢!

两三个小时的车程,他便到了目的地。火车站广场上热火朝天,一辆辆挂着大红花的公交车格外的喜庆。他被热闹的场面感染着,心情也欢快许多。

“嘿!同学,哪个学校的?”有人冲着他喊。

“我啊,我是师大的”王沐晨回答。

“嘿,你们的新兵,去接一下吧!”那个人扭过头对这低头看书的男生喊。

“哎,都是同龄人,再说了一个男生你那么大劲儿干啥?”男生低头继续看书,嘴里不停地嘟囔着。

王沐晨不禁暗自发笑,真是不敢想象自己的未来啊,会不会也像这位学长一样,不修边幅,胡子拉碴的低头看书。

没人理他,他只好自己跳上公交车。

车上空无一人,他索性跳下车去,绕着公交车闲逛。

“同学,你快接一下行李啊,没看到我的腰都快折了!”一个女生冲着他囔囔。

他笑了笑,猜想着她肯定是把自己当作迎新的学长了。

“好的,你一个人来的?”他接过行李,“好重啊”

“好重,好重你也不来接一下,让本姑娘跑这么远。”她选了一个靠窗的座儿,变戏法似的拿出扇子扇风。

“你们这怎么迎新的,没有一点热情,让我们新生感受不到一点家的温暖!”她继续发难。

他没有回答,又跳下车站在阴凉处等待着。

大约半个小时,人终于坐满了,公交车晃晃悠悠地将他们拉到一个他们奋斗多年的目的地——H师大。

到了大学门口,有人欢呼,有人伤感。

王沐晨坐在最后排,他不着急下车,其实,他在内心里早已经喊过很多次——师大,我来了!

学生们陆续下车,车上的人不在拥挤,他提着他的小皮箱走向后门。

“嘿,你有没有爱心,不能帮帮我?”还是那个女生。

“你怎么吃定我了?那么多人”王沐晨不耐烦地说。

“哼,那么多人,你没有看看,就你一个男生?”那女生生气地说。

王沐晨猛然发现,这辆车上除了他,再也寻找不到一个男生,他往前望了望,司机也是个女人。

他无奈地扛起她的行李,她跟在他的后边。

“你那个院的?”他问。

“文学院,你不是——”女生似乎警觉起来,一把拉住他。

“我是文学院的啊”王沐晨停下来,郑重地告诉她。

“那你带着我来回跑,怎么也找不到接待点儿,我看你不像好人”那女生夺过行李说。

“因为,我也是新生!”王沐晨笑着亮出自己的真实身份。

“啊——不——不好意思啊”,女生吃惊地看着他,不过,尴尬并未在两个人中间停留多久,那女生潇洒地伸出右手,“我叫杨果,东北那疙瘩的!”

“我叫王沐晨”他说,“那你的小龙女呢?”

王沐晨试图以自己的诙谐打破场面的尴尬。谁料,这句话根本就是多余的,那女生比他还贫嘴。

“在下就是小龙女!”那女生将行李重新甩给他,“替小龙女分担些!”

他扛着两个人的行李,寸步难行。前边,一个叫杨果的小龙女欢快地跳着,轻飘飘的背包在甩来甩去……

王沐晨不禁感叹,都说东北人爽快,真是名不虚传啊。按照地理位置来分,大家都是北方人呢,性格还是有很大的差距,先别说自己的溪溪,就连号称古灵精怪地童欣冉也要甘拜下风。

想到了溪溪,他稍微轻快的心重新蒙上一层伤感。她现在干嘛呢?是不是也在想自己呢?八条肯定在百般讨好溪溪,甚至溪溪的妈妈,他不敢推理,那里到底是怎样的场面……溪溪,一定要坚持住,一定要抵抗住所有糖衣炮弹的袭击,一定……

他在心里默默地祈祷。

“嘿,迷瞪什么呢?快点,我找到了”小龙女站在不远处挥手招呼他赶紧过去。

“命苦啊,命苦不能怨政府!”无奈地感叹后,继续使出浑身解数拖动行李前行。

前方,放眼望去,除了绑辫子的就是披散着头发的,几乎看不到一个男同胞的身影,他期待有一个男生来帮自己的愿望彻底落空。

“你怎么这么慢?”杨果埋怨道。

王沐晨一脸无奈地看着她,“你没见我扛不动了,你也不帮我!”

“你这么强壮,拎个包裹那不是拿糖果的事儿”她不以为然。

“好吧,好吧”王沐晨不再言语,还是省点力气吧。

杨果办好手续站在一旁。王沐晨扭过头,“你先走吧,不用等我”。

“NO,我得让你好人做到底!”杨果拉了拉双肩膀,轻快地说。

“哎呀,我的妹妹啊,你饶了我吧,**还要去别的地方呢”王沐晨求饶。

“我帮你吧

相伴八年

相伴八年

作者:悦石语类型:浪漫青春状态:已完结

《相伴八年》作者:悦石语,浪漫青春类型小说,主角:王林溪,王沐晨,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八月二十六日一大早,天还没有亮,王沐晨早已经洗漱完毕站在门口,他的母亲还诧异,这个“睡不醒”,今天这是怎么回事呢? “妈,我去晨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