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清明院》清明院大学 假面骑士 第十章 接新火 清明院GC

《清明院》清明院大学 假面骑士 第十章 接新火 清明院GC

发布时间:2020-06-22 00:06:49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墨清闲o白羊 状态:已完结

火爆新书《清明院》是墨清闲o白羊所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良弼,彭四郎,书中主要讲述了: 那日别后,忆之令杏儿去采买七彩绦线,彻夜赶工,赶在殿试前,打出配色不一的小鹿,分赠给诸位兄长。也就迎来了寒食节,万家万户禁火,女

>>>《清明院》在线阅读<<<

《清明院》免费试读


那日别后,忆之令杏儿去采买七彩绦线,彻夜赶工,赶在殿试前,打出配色不一的小鹿,分赠给诸位兄长。也就迎来了寒食节,万家万户禁火,女子不得净面梳妆,又只能吃子推燕、麦糕、酪乳饼等冷食。

忆之全副身心投入去打小鹿,无暇忧虑,忙活数日后,那挠心的事情也就淡忘了许多。

又想到,巧者劳而智者忧,无能者无所求,蔬食而遨游,泛若不系之舟。入世也好,婚姻也罢,都不是能一蹴而就的。与其殚精竭虑自寻苦恼,不如做个闲云野鹤,无为顺势,倒还能落得个好心情。

这样想来,便每日读书写字,或做些针黹绣工,或与杏儿打马取乐,实在觉得郁闷,也不出院,只在中庭投壶玩。

忆之秉性坦率,最不喜忧思忧虑,又有一痴处,只要能吃到喜欢的,饶是再难的心结也能缓解,因此,与她熟稔的人都不怕得罪她。

这三日,府中活计少,杏儿成日傻呵呵地乐着,连带忆之的心情更好了几分。又因为文延博送来了好些汤茶盒子与茶坊后厨拿手的豉汤,忆之的一日两餐在加上点心,泛索便总能吃上温吞吞的汤、粥,寒食三日也就很快捱了过去。

待到寒食节后第四日,晏府迎来御赐新火,火禁才真正结束。忆之早早命杏儿替她包好一套春衣,只等着宫内的送新火的内侍官离开,便亟不可待使李平套马车,往浴堂巷去。

寒食禁火三日,人人不得沐浴,解禁后的第一日,通常是各大小浴堂生意最为兴隆的日子。每一年的寒食前夕,晏府都能收到许多浴堂商户送来的雅阁券,忆之畏冷,在自家洗沐总觉得寒冷,因此在冬季,几乎都在浴堂洗沐,雅阁券对她来说尤其受用。

待她的马车达至浴堂巷,刘秀瑛已经在一间名为百家香水行的浴堂前等候,见忆之才赶过来,迎上去将她数落了一阵,忆之惯知道她有口无心,也不睬她,二人携手往百家香水行里走,刚踏入大堂,只觉一股热浪裹了来,不一会,背上已经汗津津。

一名招待迎了上来,忆之出示了雅阁券,招待见过券上的特殊标记,加倍殷勤,让二位略等,便去往账柜咕唧了一阵,取了一寸长的雅阁门木牌笑容满面地将二人往堂后引。

忆之与刘秀瑛随着招待穿过大堂,只见整个中庭薄雾笼罩,仿佛置于太虚仙境,雕梁绣柱在雾霭中若隐若现,两条抄手游廊各自通往不同的去处,招待引了二人走向左侧的游廊,二人沿着游廊逶迤走了一阵,便进了一座大屋,中堂陈设典雅,有男女揩背人身着凉衫或坐或站着等待,左右两侧的过道通往间间独立的阁子。

二人随着招待往右侧过道走去,又走了一阵,便在一间门前站定,招待取了木牌将二位迎进门,便退了出去。杏儿与二花服侍两位姐儿脱下衣裳,退去隔壁洗沐。

忆之与秀瑛你咯吱我,我推搡你,嬉闹了一阵,各自洗沐过后,将整个身子都泡入浴汤。

刘秀瑛双手拨弄着碧色的浴汤,忽然提起近日听来的传闻,说道市井里有一小户人家,家中略有些田产,铺席,虽不大富,日子却颇过得。那户人家的女儿几年前带着大半的家业嫁给了一名夷陵来的穷举子,原本听说夫妻二人举案齐眉,相处甚好,却在前些日子合离。忆之好奇,便问究竟。

刘秀瑛道:“听说是那举子吃多了酒,醉醺醺地,满口胡沁,遭到岳丈呵止,非但没听,还反过来指着丈人的鼻子,将他骂了一通。”

忆之颦笑道:“我倒是好奇,是那女子要同他合离,还是那女子的父亲逼地女子合离。”

刘秀瑛撇了撇嘴,说道:“这我可没打听。”

忆之在浴汤中翻转过身子,她抬起白嫩嫩的两只胳膊,架在浴池边上,说道:“这可是事情的关键,你怎么就没打听。”刘秀瑛纳闷道:“这怎么是事情的关键呢?”

忆之笑道:“倘若是你,你的夫君指骂你的爹爹,你怎么想?”

刘秀瑛怒目圆睁,断喝道:“他敢!”转念一想,便明白了忆之的深意,不由缩了缩肩膀,说道:“我竟没想到这处呢。”又一转念,反过来考问忆之:“若是你,你怎么想,又会怎么做?”

忆之极严正道:“我绝不能接受,在这世上,绝不会有任何一个男人爱我之心胜过我爹爹,也就没有任何一个男人值得我为他与爹爹决裂。我的夫君若真心爱我,自然知晓父亲在我心目中的分量,即便有什么不满,也不能如此。他若执意如此,必定是存了试探的意思,那我怎么能退让?”

“说到不满。”刘秀瑛道:“我恍惚想起来闲嘴的仆妇提到,那举子过了省试之后屡试不中,日费用度全凭卖些字画,写些词曲,戏文勉强支撑。可他好面子,并不同家里说,家中有所求又是必应的。卖字能挣几个钱,少不得要妻子与岳丈家帮补,兴许听了不少怨怼之言,借着酒劲泄愤也未可知。”

忆之笑道:“是了呀,你并不知事情详细原委,那女子的态度可不就成了线索。若是女子要合离,她夫妻二人的日子大约龃龉多过甜蜜,再加上他对父亲不敬,便绝不能忍。倘若是她父亲强逼女子合离,那女子若觉得这婚姻还可挽回,自然从中斡旋,如此也能缓和。”

“或许那女子是个没主见的,并不敢违抗父亲呢。”

忆之摇头道:“如今的世风,有几个女子不敢违抗父命,又有几个父亲会不顾全女儿的。”说到这处又笑了起来,接着说道:“曾大学士不就以文抒情,感慨道‘古者女子皆安分守己,近代不然,夫人自居室家,已相与矜车服,耀首饰,辈聚欢言以侈靡,悍妒大故,负力阀贵者,未成人而嫁娶,既嫁则悖于行而胜于色,使男事女,夫屈于妇,不顾舅姑之养,不相悦则犯而相直,其良人未尝能以责妇,又不能不反望其亲者,几少矣!’。”

刘秀瑛摇头晃脑道:“我不大明白,总之有谁敢骂我父亲,看我怎么收拾他,凭谁也不成!”

忆之垂眸浅笑,说道:“我却觉得,凡事都要方方面面去考虑,只一点,绝不能让爹爹为我受委屈。”

二人相视一笑,便往别处聊开。她们在浴汤中又泡上了一阵,便各自擦干身子,换上香水行备下的桃红色斜襟式大袖浴衣,去茶厅吃茶,二人略坐了片刻,杏儿与二花也洗沐完,连新衣裳也已换好,忆之与刘秀瑛吃些果子,又吃了两盏茶,方才起身去换衣裳,待换过衣裳,说说笑笑着,回到中庭,往右侧的抄手游廊走去,并不上台叽,而从台叽下的游廊过,通往梳室,梳髻妇人这一会正得空,见了二人进来,便有两名妇人起身伺候。

再出百家香水行时,日头正盛,一股春风扑面,令忆之觉得神清气爽,不由想到了父亲——他这几日忙于古籍校理,几乎吃住在秘阁。便扳了扳手指,估算大约七八日未见了。又觉得日光射着,感觉有些温热,便使李平驾车先去往龙津桥,买下凉浆水饭,再往大内的方向行去。

车舆摇摇晃晃到了左掖门,门口的禁军侍卫步军总领认得晏忆之,道明来意后,遂放她与杏儿入宫,忆之又上轿辇,乃至崇文院,主仆二人穿廊过桥,时不时遇见熟稔的大人便停下道万福,略微寒暄后继续前行。

待走入秘阁藏书楼时,晏纾正席地而坐,身旁的书一摞接一摞,围着堆起了半身高,他的官帽歪歪丢在一旁,斜阳透过高墙的窗牗射在他微乱的高髻上,他高高执着一卷书册,全副精神都贯注在其中,读着如痴如醉,眉眼鼻嘴全皱在一起。

忆之这才发觉,不知何时,父亲的脸上又多了几道沟壑,头发迎着日光微微发白,不由心里一酸,娇滴滴喊了一声爹。

晏纾闻讯抬了抬眉毛,脸微微侧了过来,目光却还停留在书册上,过了半晌,才朝忆之看来,问道:“你怎么来了?”忆之甜笑道:“可不是想你了嘛。”

晏纾笑了一声,便伸起一只手,朝忆之招了招。

杏儿将食盒递给忆之,欠了欠身退了出去。

忆之向着晏纾走去,先将食盒放下,在目光所及处寻来一张软垫坐在他身旁,再将食盒打开,取出瓷壶,又取了木碗,倒入凉浆水饭,用双手呈上。晏纾笑了一声,一只手接过木碗,先吃一口,只觉冰爽酸甜,于是又吃了两口。

忆之双手环抱着膝盖,歪着头望着父亲,见他眉开眼笑,不由也跟着笑了起来。倏忽,只觉有什么东西点点她的左肩,她便往左手边看了过去,又觉有什么东西点了点她的右肩,她又往右手边看了过去,此时,左肩又有了触碰的感觉,她便明白了怎么回事,索性转过身来,对逗弄她的人道:“我看你往哪里逃。”回头见果然是富良弼,心头也暖了几分。

富良弼见躲不过,笑着作揖道:“妹妹好久不见。”又瞧见了食盒里的凉浆水饭,说道:“可见我是有口福的。”说罢也取了一只软垫,在忆之身旁盘膝坐下,方坐好,便闻到一股馥郁的芳香从她身上传来,不由侧望了她一眼。

忆之正透过瓷壶的壶嘴看壶肚内的凉浆水饭还剩多少,一低头,后襟撅起,露出一片雪白的背脊,富良弼忙别过视线,这一转移,正对上了晏纾的目光,便扯了扯嘴角,低下了头。

忆之一面望着壶肚,一面说道:“我竟不知你也在呢。倒还有富馀,不过没有碗了。”说着去看富良弼,只见他垂着头,

清明院

清明院

作者:墨清闲o白羊类型:古代言情状态:连载中

火爆新书《清明院》是墨清闲o白羊所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良弼,彭四郎,书中主要讲述了: 那日别后,忆之令杏儿去采买七彩绦线,彻夜赶工,赶在殿试前,打出配色不一的小鹿,分赠给诸位兄长。也就迎来了寒食节,万家万户禁火,女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