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论我和土著的二三事》某某的二三件事 第二十章 鬼娃 论我和土著的二三事大叔受

《论我和土著的二三事》某某的二三件事 第二十章 鬼娃 论我和土著的二三事大叔受

发布时间:2020-02-21 06:05:01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阿瑜儿 状态:已完结

《论我和土著的二三事》由网络作家阿瑜儿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袁琴,桑婆婆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袁琴琴敖索坐上毛毛,跟着她出了西门。 不知为何,出城之后,感到月光更加明亮。穿过森林和一些田地,顺着一条河面宽阔的河走下去,来到

>>>《论我和土著的二三事》在线阅读<<<

《论我和土著的二三事免费试读


袁琴琴敖索坐上毛毛,跟着她出了西门。

不知为何,出城之后,感到月光更加明亮。穿过森林和一些田地,顺着一条河面宽阔的河走下去,来到一个走不通了的峡谷。

敖索四处打量,确认自己来过这儿,这里和东边一样,幻界阻挡着人们的去路。不少“人”在这里“外出游学”,里面竟然还有一些人的穿着打扮迥异于商都人,可能是所谓“别的大城”来的人。

他去接袁琴琴那次,并没有在那条路附近遇见“外出的商都人”。

而这边应该是商都通往外界的主路。现在看来,那些困在幻界中的人在其中一动不动,双眼紧闭,毫无生气,在月光的照映下,人们身上镀了一层月光的蓝灰色,像某种树木一样林立,一眼望去充满诡秘。

红凌指了指大毛毛,冷冷的吩咐道“前面的地方,它不能跟着去了。”依然说完就走,没有给别人说话的机会。

毛毛从善如流的趴坐下来,深更半夜本来就没睡好,不用去了正好在这儿睡一觉。

袁琴琴稍稍安慰了它,便赶紧跟上前面的人。

红凌熟练的穿过这寂静的人群,袁琴琴只觉得头皮发麻,上次她走的那边似乎没有这么多的“僵尸”,或许早在她发现他们以前,自己就已经被幻界迷住了,所以根本没有注意到他们的存在吧。那时的自己也是这样吗?双眼闭得紧紧的,好像死过去了一般,面对这样的自己,还有勇气伸出手来拉,敖索的心脏可真强大。

他们不再被幻界所扰,直接从这些人中间走过去,不多时雾气从脚下升起,弥漫覆盖了整个“商都人丛林”,而三个人已经从这里走出去了。

空气中慢慢的开始有了一丝杏花的香味,微风轻轻的吹起来,熏熏的醉人。

袁琴琴抬起头,看到的是开满美艳杏花的杏树,这些花树及花朵,统统都不是正常的比例,至少比正常的大两三倍,偶有一两朵飘落下来,伸手接住,嫩生生的花瓣覆盖住半个手掌。

而那树上的繁花,数量也倍长于普通花树,所以当微风吹走了薄雾之后,眼前的景象足以迷惑每一个雌性动物,落英纷纷,繁花似锦,欲迷人眼,这些形容词只能形容它的表象,却不足以说明人心中对这份美好带来的震撼。

经过时假装不经意的摸一摸精壮粗糙的树干,花瓣落在肩上也舍不得拍落,脚下踩着层层落地的香软花瓣,一步一步都是美的,微风带着落花打着旋儿,相信任何人只要走在这样的地方,都会产生出一种飘然欲仙的良好感觉来。

这里的天空不知何时露出了金边,天上的霞光与这地上的繁花辉映,如梦似幻,随着花瓣的飘落,那风中传来若有似无的一声声天真无邪的嬉笑声,丝竹声,好像谁家的小儿在不远处的树下打闹,空气里夹杂着人间的烟火气,气氛又轻松又温馨。

然而这种迷醉没能持续多久。

昏睡中的小豆丁被袁琴琴抱得严实,无法挣扎,他本来滚烫的身子渐渐感受到一阵阵灼烧般的剧痛,不会说话的孩子无法表达自己的意思,心里又焦急又烦躁:不要去,阿琴妈妈,不要过去,我怕,我疼,我好疼啊!

啊——!!!!一瞬间什么东西好像在体内迅速结茧,最后强行破壳而出,小豆丁的意识崩溃了。

“嘤啊!!——”怀中孩子突然发出了尖声的哭叫。袁琴琴迷蒙的眼神突然变得清明,似在一场大梦中惊醒,吓出了一身冷汗。

小豆丁从没有发出过这种哭声,声音中带着无比委屈和幽怨,好像电影中的鬼娃娃!

三个大人都停住了,这片迷雾杏林到此就像到了一个边界,虽然生长野蛮,但是所有花树都好像是敬畏着这前方的东西一般,在此处异常齐整的围成了一个足有三个足球场大的巨大圆圈。

敖索和红凌都默默的站在这边界处,朝着圆圈中央望去。

敖索不愿回头,该来的总会来的。小豆丁毫无人气的叫声让他猛然回想起了魔族人天生的兽性和残忍。

敖索:不要去试图相信一个魔族人,这样的错误,他只会犯一次。

红凌:竟然要养这样一个祸害,总该叫她先吃点苦头,她才知道厉害。说不定等会儿这女人就会求她赶紧灭了这个魔族的妖孽了,这才是懦弱凡人的天性。红凌径直上前了,朝着中间那块空地走去,树林围出的区域很广,他们还需要走一会儿。

敖索快步跟上,他此刻内心冰冷,没有意识到鬼娃娃此时或许会伤到袁琴琴,只是厌弃的想:他一眼也不想看到这个诅咒似的残忍物种了。

一时间就只有袁琴琴手忙脚乱的安抚着孩子,把他脸上覆盖的衣物拉开,袁琴琴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这还是那个可爱娇柔的小男孩吗?

孩子似无意识的张着嘴和眼,不时发出空洞的尖叫声。

这张开的两个孔洞中都漆黑一片,皮肤早已不是健康带着红润的**,也不是发烧后那通红的颜色,而是灰败的青白,柔软的胎发变成了墨绿色,浑身僵直,全身青筋暴起,那些被灼烧过的经脉在皮肤上形成了有序难解的图腾,这哪里是个人孩子,看起来分明是个鬼娃娃。

“嘤嘤——”小豆丁表情扭曲,痛苦的发出高频的尖叫,哀嚎着,抱着他的袁琴琴双腿一软坐在了地上,双手战抖,差点要抱不住这个不断嘶吼的鬼娃娃。

“怎么会这样,小豆丁怎么会突然变成这样!”浑身冰冷,半晌才回过神来,逼着自己看向那张令人惊恐的“鬼娃娃”脸,不断的对自己说:这是我的孩子,这是我的孩子。

这是那个软萌萌的小豆丁啊!然而鬼娃娃感受到袁琴琴试探着放在自己脸上的手,几乎没有犹豫,张开满是尖牙的小嘴,一口咬住,吮吸起血液来。

袁琴琴吃痛下意识要躲,咬得太紧,一时抽不出。

她浑身不可抑制的抖着,但是心里强自下定了决心:不管孩子变成什么样,自己也不能嫌弃他,这样的小豆丁,要是连自己都不要他了,他会变成什么样?

不再躲了,任由他面容狰狞的咬着自己的手掌。

强行压下了心中的恐惧,袁琴琴试着像往常那样,用他喜欢的方式,摇摇他,颤着声唱起平时哄孩子的歌谣来。

“小乖乖咱不怕,不怕……。”可惜早就没什么调子可言了,她不断地在这颤颤的声音中找回自己的声音,她找不到,脑子嗡嗡的,但她还是唱。

努力的去回想,还在不久前的时候,孩子还搂着她的脖子,伸嘴巴咬着她的头发玩的样子,因着长牙的缘故,他最近很喜欢用嘴巴咬东西,什么都要啃一啃,口水流一地,胸前的小兜兜总是一会儿就湿透了。

红凌走到圆场中央,微微吟唱,场地中央渐渐显出一个散发着幽幽光线的东西来。

敖索突然转身回来往回跑,他终于想起来了,鬼娃娃这样残忍,不知会不会伤到袁琴琴?

鬼娃娃的撕咬还在继续。但是袁琴琴渐渐的不怕了,这就是她的小豆丁,毋庸置疑的,她不能让孩子觉得自己不爱他了,她不是没有听出来刚才这鬼娃娃叫声中包含的恐惧,她不能先怕了,要给孩子安全感。

这样的念头一起,不顾手上的疼痛,又不断地哄着,声音渐渐的有些往常的慈祥和柔和,没有了恐惧。

这凡人的歌声竟然让他感受到了一丝丝安慰?鬼娃娃渐渐有些回过神的样子,停下了撕咬。慢慢闭上了那张长出尖牙骇人的嘴。

两只溢满漆黑的眼睛散发出冰冷陌生的气息,缓缓的转过头,用陌生的眼神注视着上方那个哄着自己的女人:卑微的凡人,愚蠢的行为。

两个声音在小小身体里比赛似的争夺。

一个说:阿琴妈妈,一个说:愚蠢之至。

袁琴琴看到魔化的小豆丁那陌生的反应,终于经不住,哭了。滚烫的眼泪落在鬼娃娃的脸上,心疼的亲亲他青筋暴起的小额头。

“豆丁乖娃,是很痛吧?我的孩子这么乖,却要受这么多罪。”

两个声音在小豆丁的脑海中响起。

一个说:阿琴妈妈,我乖乖,你不要怕。一个说:愚蠢,肮脏的凡人,竟敢把我带到这危机之地,我咬死你!

魔化鬼娃娃正要对准那毫不设防的脖颈一口咬下去,然而身体似乎突然选择了自己的主人,小豆丁眼中那浓得化不开的魔雾瞬间如同一滴滴落水中的墨汁回到笔尖,收进了瞳孔深处。

袁琴琴感受到孩子轻轻的用小手拍了自己的脸。抬起头来,虽然孩子身上的颜色还是那般可怕,但那张小脸已经不再狰狞,眼睛清澈充满善意,她的小豆丁回来了。

一把搂紧孩子,激动的不知所以。

那前面不知何时返回的两个人看着这一幕,心里不同程度的翻起了巨浪,脸上带着不同程度的惊讶。

怎么可能,没有任何人可以驯服最原始强大的魔性,这就是为什么四神无论如何也要把魔族驱赶到浮屠境的原因,哪怕是最好的修仙士,乃至创世四神,乃至羲皇娲氏,没有人可以驯服这天然的魔性,他们一旦发作便径直成魔,残害除了同类以外的所有生灵,根本毫无理智可言!

但他们却看到了一个可以抑制魔性的人,一个女人?一个凡人?

看到他们来,袁琴琴笑中带泪,对着两人高兴的说:“没事了,小豆丁没事了。”

红凌哼了一声,这蠢女人居然以身饲魔?暂时的压制魔性而已,她以为自己是谁?简直蠢到极点,不知所谓。最后冷漠的在心中下了结论:这女人如此任性,早晚要被自己的愚蠢害

论我和土著的二三事

论我和土著的二三事

作者:阿瑜儿类型:玄幻言情状态:连载中

《论我和土著的二三事》由网络作家阿瑜儿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袁琴,桑婆婆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袁琴琴敖索坐上毛毛,跟着她出了西门。 不知为何,出城之后,感到月光更加明亮。穿过森林和一些田地,顺着一条河面宽阔的河走下去,来到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