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倾国帝色》倾国夫人 拒嫁帝王妃 十三 秋风萧瑟,洪波涌起 倾国帝色小攻

《倾国帝色》倾国夫人 拒嫁帝王妃 十三 秋风萧瑟,洪波涌起 倾国帝色小攻

发布时间:2020-01-16 06:05:25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傅含紫Yuki 状态:已完结

《倾国帝色》作者:傅含紫Yuki,古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楚青沅,谢卿,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碧云天,黄叶地,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她在碧落宫这段悠闲的时光匆匆而逝,转眼叶落枫红,已近中秋。沐元青忽然想起,中秋节,似乎是…

>>>《倾国帝色》在线阅读<<<

《倾国帝色免费试读


碧云天,黄叶地,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她在碧落宫这段悠闲的时光匆匆而逝,转眼叶落枫红,已近中秋。沐元青忽然想起,中秋节,似乎是……丁香的生日。

六年前,就是在这个日子,她帮助那个男孩子,从禁锢了他多年的牢狱中逃出,从此凭借自己的努力,一步步创立了这个“天下第一情报组织”。

直到今日,她依然相信这个男子的身世绝不寻常。她更加肯定,“丁香”绝非他的真名。

可是,他为何要化名“丁香”呢?仿佛鬼迷心窍般的,她不自觉忆起当年那场丁香花雨,在舞剑的她身周纷纷扬扬,飘泻陨落。

每念及此,便有一种异样的情绪从心头升起。她努力摈弃这个不切实际的心念,反复告诉自己:那不过是巧合,不过是他随口而起的一个化名……然而,却无法克制澎湃的心潮。

她想起谢卿尘回信中的那四个字,却不解究竟是何意思。是丁香与他立场相同?还是说,他们之间曾有过情报交易?

冥思苦想,仍旧无解。

中秋节前一日,她刚用完早餐,丁香便敲响了停云阁的大门。

“明日便是中秋了,左右无事,你不是一直想出去吗?我们今日便乘船出发,明日黄昏之前,应该赶得及去月陵城游赏灯河。”丁香十分从容地微笑着,如是说道。

沐元青沉吟了一刻,抬眸看着他,目光明亮如星,“你就不怕我趁机逃走?”

丁香淡然笑道:“就只怕,你逃不出我的掌心。所以我劝你还是不要做无用功了。”

见他如此信心十足的样子,沐元青心中不免有几分恼火,转过了头道:“那么,我就不去了。”

“你确定不去吗?”丁香依旧十分温和地一笑,“就只怕,不去的话,你会后悔。”

……

********************************************

沐元青觉得自己真是鬼迷心窍了,居然答应了陪这个神奇的男人同游灯河。

乘船驶出碧落宫时,丁香并没有以黑布蒙住她的脸,而是神清气定地陪她坐在船舱内,细品香茗。沐元青自知自己武功难及此人,便也没有徒劳挣扎的意图。

翌日午后,大船驶入月陵城。一行人登岸后,便先找了家客栈,放下行囊,打算去逛逛市集。

丁香此行所带之人并不多,除了宫里的几名船夫外,只带了六名侍从。但这六名侍从气息沉厚,步伐轻盈,沐元青一看便知绝非等闲之辈。

不知为何,沐元青心中隐约有种直觉:他今趟带自己前来庙会,绝非表面看去那般简单。

市集上人流涌动,摊贩林立,沐元青随丁香行走在嘈杂的人群中,思绪却已不知飘飞去了何处。

冷不丁一个踉跄,竟是被一个十二三岁的孩子撞到。

沐元青不免暗恼自己的大意,抬目间只见那孩子衣衫破烂,满面污垢,有冲鼻的臭气熏人而来。

沐元青皱了皱眉,只见那孩子捧着一只破瓷碗,捧到沐元青面前,可怜兮兮地望着她,目中满是乞求的光,“姐姐,赏我点银子吧,我快要饿死了,家中还有一对五岁的弟妹等着吃饭……”

沐元青心中一软,忙从怀中摸出两锭金子递给他。

那孩子忙说了声“谢谢”,又跪下给沐元青磕了个响头,“姐姐,你真是大好人……你真是大好人!”

不知为何,这孩子口中说着谢谢时,声音竟有微微的哽咽,仿佛有什么难言的委屈憋抑在心头。

沐元青连忙将他扶起,正色道:“男儿膝下有黄金。小弟弟,这些金子应该够你和弟弟生活了。你也不必再出来讨饭了。等你们长大之后,一定要凭自己的努力去赚钱,切不可再随便给人下跪了,知不知道?”

那孩子怔怔地看着她,一时间目中竟有了几分湿意。

他仰望着这个美若天仙的姐姐,竟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沐元青不解地看着他,方要开口发问,那孩子便抹着眼泪,转身奔远了。

沐元青愣愣地看着那孩子的背影,心里隐约觉得有些不对劲,却一时想不出是哪里不对劲。

这时,丁香在旁轻叹道:“青儿,你真是太单纯了。你以为,你给那孩子那么大一笔钱,他与他的弟妹就真的能从此过上幸福生活,再无须对人卑颜屈膝了吗?”

沐元青不解地回过头看着他,“你是什么意思?”

丁香只是不冷不热地笑了笑,也不回答,便牵起沐元青的胳膊,穿过闹市,径自向某家富户的大宅行去,“我就让你看看,真相究竟是如何。”

********************************************

中秋佳节,何太守的宅子里灯火流霞,笙歌丽影。然而东进院子里,却依旧一片黯淡灰败,只有清冷的明月洒下惨淡的光辉,映照着这些三餐不继的奴隶们。

在月缺之日,大堂与前院灯火煌然之时,这东进关满奴隶的院子里却是黑灯瞎火,房门破败,瓦舍漏雨。只有在这难得的中秋良夜,这些奴隶们才能暂时从繁重的劳役中解脱,守望着那一轮明月,虚弱地缅怀起从前故国未亡时的安宁生活。

然而,这难得的平静却很快被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打破。

东家的小少爷推开了破败的房门,带着几个家丁闯入这荒草丛生的院子里,挥舞着手中的马鞭,一记便抽在一名八九岁的奴隶身上。

“狗养的死杂种!”那小少爷一身金丝滚边的锦绣长袍,抡起鞭子一阵乱舞,“我偷藏在厨房里的那盒西贡人送来的月饼,是被谁偷拿了!”

那些奴隶们一边奔跑着躲避那力道浑重的鞭子,一边哀声乞饶道:“少爷,我们真的不知道啊!便是给小人天大的胆子,我们也不敢溜去前院啊!”

“胡说!那我私藏的那盒月饼怎会不见?”那小少爷嗤嗤冷笑着,嘶声道,“看来不给你们点教训,你们这些狗奴才就不长记性!”说话间,他抡起一鞭,朝一个四五岁的孩子身上猛力抽去!

一个十二三岁的男孩子见状,连忙扑上去抱住了这小少爷的腿,哀呼道,“少爷,别打我弟弟,他还小呢!”他说着,忙从怀中逃出两锭金锭子,高高举起,“这是奴才今日出外讨饭所得的银钱,还请少爷笑纳。”

那小少爷心中一喜,登时接过那金锭子,揣入怀中。随即眼珠子一转,瞅向那跪在地上的小奴隶,声音再度拔高,手中鞭子猛力挥下!

“你这小杂种,这时候才想起把金锭子交出来!若不是我打你弟弟,你还打算私藏了是不是!”

那孩子连呼冤枉,悲声道:“少爷,冤枉啊!奴才本想回府后便交给老爷的,可老爷夫人们正在花园里赏月,奴才不敢出声打扰……”

“还狡辩!”

鞭子如雨点般砸下,那孩子双手护着头脸,那小公子却抬起脚,狠狠地在他头上踩了下去。孩子破旧的衣衫早已开裂,露出一道道狰狞的血痕。

这时候,一男一女两个四五岁的孩子在旁叫了起来,挺身挡在哥哥身前:“不要打我哥哥,不要打我哥哥!”

“好,你们想死是不是?”那小少爷怒气尚未得到宣泄,猛地挥鞭抽向那两个孩子。

“住手!”就在这时,两道白影飞腾而下,瞬间已至这进破败的院子里。

剑出鞘,龙吟乍起,只是一霎目间,便已横在那小公子的脖子上。

那小公子顿时骇然变色,颤声道:“你们、你们是什么人,如何、如何会在我家里?”

白衣女子不回答他,剑锋斜掠,瞬间削下他的一条眉毛和左鬓的一簇头发,连带着一块头皮都被她的剑风削落。

那小公子吓得哇哇大哭起来,“女侠饶命,女侠饶命!你要多少银子我都可以给你!”

白衣女子冷笑一声,“拿你的银子,我还怕脏了我的手!”

“滚!”她一声怒叱,一记飞腿,狠狠踢在那小公子的臀上,“回去告诉你爹,你们家中的奴隶,都是墨家巨子的朋友,你们要是再敢欺负他们,我身为墨家门徒,绝不会轻饶尔等!”

那小公子唯唯诺诺地道:“是,是……我记住了……”说罢,便捂着屁股,一瘸一拐地逃远了。

“姐姐?你是姐姐!”这时,那名已被那小公子打得鼻青脸肿的小奴隶站起身来,望着沐元青,带着一丝不确定的语气问道。

沐元青回过头来,怜惜地看着那孩子,遂从袖袋中摸出几瓶伤药,递给他,“这些伤药是治疗外伤的圣品,你们敷上,不出七日,你们身上的伤势便会大好。”

“姐姐,您真是天女下凡啊!”那十二三岁的孩子拉着弟弟妹妹朝沐元青跪了下去,深深磕了三个头。其余奴隶也齐齐跪拜下去,连声道:“谢谢恩人!谢谢恩人!”

沐元青一时有些尴尬,抬手欲将那孩子扶起,那孩子却倔强地伏跪在那里,哽咽着道:“女侠姐姐,你说过,‘男儿膝下有黄金’,这是小狗子最后一次下跪了!姐姐对小狗子和弟弟妹妹恩同再造,来日小狗子若能脱离奴籍,定必会报答女侠姐姐今日的大恩大德!”

望着这满地伏低身子为她下跪的奴隶们,沐元青有些无奈地转过头,看了一眼丁香。

却见丁香只是一脸玩味地看着她,竟似有些幸灾乐祸。

沐元青脸色一板,方要说话,丁香却已轻咳一声,扬声道:“你们,可都是昔日蜀国的子民?”

那些奴隶们面色一惊,纷纷抬起头来,看着这位气度不凡的白衣男子。

忽然有个看去二十七八岁的男子蓦地大哭起来,点头道:“我们确是蜀国子民!蜀国灭亡后,就被北燕、漓楚人贩卖为奴。我九岁时蜀国就灭了,我的亲人都在那一场亡国之难中丧生,只剩下我一个人

倾国帝色

倾国帝色

作者:傅含紫Yuki类型:古代言情状态:连载中

《倾国帝色》作者:傅含紫Yuki,古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楚青沅,谢卿,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碧云天,黄叶地,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她在碧落宫这段悠闲的时光匆匆而逝,转眼叶落枫红,已近中秋。沐元青忽然想起,中秋节,似乎是…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