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神君在上:独宠萌妻》神君在上:独宠萌妻老公治么 Twink 神君在上:独宠萌妻小说大结局

神君在上:独宠萌妻

仙侠奇缘连载中

《神君在上:独宠萌妻》是栗子磨成浆写的一本仙侠奇缘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神君在上:独宠萌妻》精彩章节节选: 整个吴家犹如被一层诡秘的薄雾所笼罩着,月媛珂举目四望,既连吴紫陶的Cao控都做得如此不着痕迹,这偌大的吴宅之内怕也是没了什么可用的

阅文集团|更新:2019-09-29 06:05:33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神君在上:独宠萌妻》是栗子磨成浆写的一本仙侠奇缘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神君在上:独宠萌妻》精彩章节节选: 整个吴家犹如被一层诡秘的薄雾所笼罩着,月媛珂举目四望,既连吴紫陶的Cao控都做得如此不着痕迹,这偌大的吴宅之内怕也是没了什么可用的

《神君在上:独宠萌妻》免费试读

整个吴家犹如被一层诡秘的薄雾所笼罩着,月媛珂举目四望,既连吴紫陶的Cao控都做得如此不着痕迹,这偌大的吴宅之内怕也是没了什么可用的线索。

之前吴紫陶朝她扑来的一幕却突然闪现在月媛珂脑海之中,那簇簇妖异的红花……

月媛珂转身往厨房方向走去,寻来了一把早已弃之不用久矣的刀子,对着吴紫陶轻施一礼,便划在了吴紫陶的左臂上。

这一刀轻轻划下,丝毫没有破开皮肉的感觉,倒像是刀子划在了被吹得濒临爆破的气球上,皮开肉绽只在一瞬!

一层人皮之下,哪还有什么血肉肌理的存在,一簇簇尽是那极尽妖异的血红色小花,以骨为根,密密麻麻地盛放着,甚是可怖!

月媛珂曾听说这世间有一种极为罕见的花,开于忘川河底,花开百米内竟是腥风血气。若遇活人血肉之躯,即寄生其内,不消一日,便可食尽血肉精气,令宿主魂断气绝。饱吸活人精血后,腥气内敛,能散发出一种独有的香气,闻之难忘,此花名曰囚尸红河。

轻嗅了一下,空气中确实有着一阵若有似无的香味,这味道在她划开吴紫陶皮肤后才出现,弥漫在吴家之内。

这囚师红河月媛珂也从未曾见过,但吴紫陶体内的红花应当就是那来自忘川河的妖花。

月媛珂冷哼一声,虽不知这吴家满门受何人所害,但这在吴紫陶体内种下囚尸红河的人,怕是没想到会在这现世遇到大荒之人吧!

大荒的鬼族之人,皆脱离自**,都是过了忘川河奈何劫的人,因此这囚尸红河虽然棘手,但月媛珂却是知道这其中的一些秘辛。

忘川水渡转世人,囚尸红河万万年长于忘川河底,便也成了渡魂的载体。过不了忘川的人就是因为灵魂自持之力不够,往往被囚尸红河所困,而喝不了那碗孟婆汤。这便是转不了世投不了胎的孤魂野鬼了。

若是过了这忘川红河劫,上了奈何桥,喝下那碗忘却前尘的孟婆汤,执念够深便能靠着这份执念脱离**,自此以那份执念进入大荒界,便成为鬼族中人。

鬼族之人若是为怨恨所累,放不下当初的执念,都会千方百计欲重回现世,凭借着今非昔比的能力,了结当初的仇怨,却几乎不可能。因为这现世和大荒已是两界,黄泉路算是两界唯一的通道,却是单向的。而另一条便由日月两族世代镇守!

囚尸红河不仅能致人迅速死亡,甚至还能借着这妖花控制死后之人一如常人般行动,所以之前吴紫陶才骗过了月媛珂的眼睛,只是那背后之人却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否则也不会留下这么大的纰漏。

妖花之所以能控制已死之人一如常人,而不似僵尸,便是因为那经年累月侵染的灵魂之力。可这灵魂之力的根源除了妖花在忘川所有,更多的是宿主死后的亡魂!

也就是说,吴紫陶死后,灵魂宿在了囚尸红河之内,这就是妖花囚尸之名的由来。

丢开从吴家厨房找来的匕首,月媛珂右手一招古月剑,剑锋轻触裸露在外的一朵囚尸红河。

血红色妖异的红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凋零,除了古月剑下的那一朵囚尸红河散发着血色的光芒,顽强抵抗着古月剑的剑气。

片刻之后,当其余的妖花尽数枯萎,月媛珂迅速收回了古月剑,凝聚月之光将那红光异常妖异的囚尸红河包裹在内,收在了手腕上的晶石手链之内。

看着地上此刻包着一张人皮的骨架,月媛珂打了个火诀,彻底烧了个干干净净,自此吴家一脉就绝了。

这宅子倒是没事了,囚尸红河除了忘川水能养,便只能借人躯寄宿。

回头看了一眼荒凉的院子,月媛珂缓缓合上了那两扇黑漆的大门,带着悲凉的沉重感,月媛珂一路驱车赶回S市市区。

回藤月阁时,月媛珂讶异的发现,门口的牌子从营业中翻成了休息中,这牌子还是自己之前一时兴起买的,几乎从来没用过。因为藤月阁若是休息了一般也就直接关门了。

推门进去,四处看了看,月媛珂也没见着月沧藤的人影。狐疑地上了二楼,在楼梯上就隐隐听到交谈声,这是有客人?

摸了摸脑袋,听声音是个男的,可是能让藤伯请上二楼的,是谁呢?

“藤伯,我回来了。”

月媛珂上了二楼,看到来人时,只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站在楼梯口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早上被月媛珂撞了车又迁怒发脾气的墨尧!

他怎么找上藤月阁的?!

“小姐回来了,来坐吧。”月沧藤见月媛珂尴尬地站在楼梯口不动,开口招呼她过来,他并不知道月媛珂和墨尧两人早已见过面,也算是认识。

月媛珂呵呵笑了两声,企图缓解这尴尬得令她不舒服的气氛,然而并没有什么好的效果慢香香地走了过去,坐在了墨尧对面,月媛珂努力摆了张比哭还难看的笑脸。

这还真是阴魂不散啊!怎么这两天老是见到这男人?!虽然你很好看,但是你也不需要这样显示存在感啊……

墨尧莞尔,也没说话,端起藤伯泡的茶,浅浅品着。

月沧藤看着月媛珂的异样,再次出声提醒道:“小姐,墨先生是引路者。”

引路者!他?

月媛珂杏眼圆睁,不可置信地瞪着墨尧,又看看月沧藤,看看墨尧……

半晌,才消化了这个令她难以接受的事实,难怪……

“藤伯,那个,我和墨先生之前见过面,我们认识……”月媛珂这话说得支支吾吾的,她竟然朝着引路者发飙……她可不可以再蠢一点!

月沧藤一听这话便知道月媛珂和这墨尧之间一定发生了什么事,而且可能还不是什么愉快地事。便答应一声,找个由头下了楼,让两人自己谈谈,毕竟月媛珂既然如今知道了墨尧的身份,自然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来,他倒也不担心。

《神君在上:独宠萌妻》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