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重生之无尽修道》重生在民国修道的小说 419文 重生之无尽修道LOLI

重生之无尽修道

异能已完结

主角叫奚容,燕小媚的小说是《重生之无尽修道》,它的作者是yishan0692最新写的一本异能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这个淫贱的媚娃,居然敢打自己男人的主意,居然暗下里布下了传送阵,好一招阴险毒辣的毒计,自己如何就让她给蒙蔽了呢!奚容见过了地上白摆

千马中文网|更新:2019-09-27 12:04:26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叫奚容,燕小媚的小说是《重生之无尽修道》,它的作者是yishan0692最新写的一本异能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这个淫贱的媚娃,居然敢打自己男人的主意,居然暗下里布下了传送阵,好一招阴险毒辣的毒计,自己如何就让她给蒙蔽了呢!奚容见过了地上白摆

《重生之无尽修道》免费试读

这个淫贱的媚娃,居然敢打自己男人的主意,居然暗下里布下了传送阵,好一招阴险毒辣的毒计,自己如何就让她给蒙蔽了呢!奚容见过了地上白摆布的已经逝去效力的晶石残片,一看那阵法奚容就清楚了其中的强悍瓜葛,自己的男人若是落到这个女人手里,必然过不了她的美人关,那后果就可想而知了,不是精尽人亡,就是落下个残弱之躯,想到这些,奚容内心就像是被针扎锥刺一般难过。“你将叶摘星传递到了什么地点?”奚容凤目圆睁,怒视着燕小媚。“那是我的事情,我为什么要通知你呀!”燕小媚满脸的得意,她的计谋成功,她如今也懒得对奚容多做答复,言语间更是占满了对奚容的轻视和取笑。“你敢对我的男人不利,我永远都不回放过你的!”“哟哟哟……,你说什么呢,我如何听不清楚,你的男人,什么叫你的男人,你抢到手就是你的男人,如今他可不在你的手里,我抢到了当然就是我的男人喽!连个男人都保不住,还说什么是你的男人,你不觉得很滑稽吗?”燕小媚的话连风带雨,惹得奚容内心怒火狂烧。“媚娃,那你就等着受死吧!”奚容恨声道,如今的她恨不得将燕小媚撕成碎片,方能解她心头之恨,自己的男人被人从眼前抢走,无论是谁碰到如此的事情们都会发疯的。“叱!”奚容一声断喝,她胸前的项链再次应声而起,化成一道长长的银光锁链,直奔燕小媚而去,手中的飘血更是化为无匹的月光一般的光华将她包笼。一见奚容出手,燕小媚的手中也忽然间多了一枝粉色芙蓉,就类似刚才从树折下的一般,那娇艳芬芳的花儿犹如美人的娇容,那似的引人遐想臆想,被燕小媚拿在手上,看似漫不经心地淡淡挥舞,只见漫天的芙蓉花儿转眼包笼了燕小媚的身影,并以让人意想不到的速度翻倍增添着。芙蓉花儿即使文弱,然而却让奚容的缚妖索失去了效力,不过将燕小媚的一朵芙蓉花儿牢牢地盘绕起来,变成小的不能再小的细细的类似丝线一般存在。面对着着漫天的芙蓉,奚容不得不认可,燕小媚如今的实力的确提升了不少,要晓得,她的那些芙蓉花儿可是她以自身的灵力幻化而成,每一朵花儿都可以幻化出她的身影。这也是缚妖索失利的关键缘故。“奚妹妹,这可是我最近才炼成的‘千水鸳鸯面’,如何样!”燕小媚身在万花丛中娇笑道,她在自己幻化的万千花朵中,可以明白地见过外面的任何。而这个时候身在不远处的奚容,却没有办法见过燕小媚的真身,只好见过那一朵朵漂浮着空中的芙蓉花朵,而见到这些娇艳非常的花儿,又仿若是见过了燕小媚那娇艳欲滴的、千娇百媚的面貌。和她那风情万种的脸色,以及柔美惹火的丰韵身材,令人见了当真是我见犹怜,那里还能人心疼下杀手。精神恍惚间,奚容脑海里又闪现出一个男人的身影,不行,我必然要杀了她,她抢走了自己的男人!奚容内心的那丝善念被夺夫之恨所覆盖,杀念立时又起。收回缚妖索,奚容一口喷出另一件法宝,只见一点银光从她的樱口之中飞出,一飞到燕小媚周身环绕的芙蓉花之上,接着爆裂开来,化为一片光点,紧接着,那些小的光点再次爆裂,化为亿万的银色的小蚊子一似的飞虫,一下子全都涌到了燕小媚幻化的那些花朵之上。那银色的蚊吻一接触燕小媚依偎灵力的那些幻化出来的影像,马上就将长长的蚊吻插入了燕小媚的那些影像,重重地吸食起来,瞬间间,那些蚊子大小的飞虫渐渐的长大,变成了蜜蜂大小。这下,燕小媚也开头慌了神,要晓得自己的那些影像可全部是灵力凝结而成,就如此被那些飞虫将自己的灵力全都吸走,燕小媚内心既怒且恨,她如今恨不得清瘦杀了奚容,要是应该,她甚至还想将奚容浑身的灵力系到自己身上,惋惜,她不是男人。一觉到自身的灵力还在不停的下降,燕小媚的手不住的变换了几个灵诀,她的那千水鸳鸯花儿也骤然炸开,亿万的芙蓉花瓣化为漫天的毛毛针一同向奚容爆射过去,类似粉色的风暴一般,那景色旖旎,气势却是如长虹贯日,让人生畏。那飘在空中的满天丝状花瓣,急速旋转着,发出淡淡的“啾啾”的呜鸣声,随着燕小媚灵力的全力催动,旋转得更加迅猛,随着速度的加快,那原本啾啾的渺小的低鸣也变成了声音很大,耳朵都快震聋了的破空声响彻天地,类似怒号的狂风一般,气势震天撼地。奚容晓得这满天飞舞的牛毛一般的丝状花瓣,每一根全是灵力凝聚成的利器,稍一不慎,那些丝状的能量体就会钻入自己的身驱,随即将自己的身驱炸成一个个的坑吭洼洼。奚容识得强悍,素手轻扬,几个灵诀转眼就已经完成,只见奚容的一剑飘血也在一转眼化为一个个的圆月,类似一个个刺目标大大的原形光盘,层层叠叠的将那一片片的粉红色的花雨悉数挡在三尺开外。而在飘血的剑幕之外,那些银色的蜜蜂大小的飞虫则在奚容手指灵诀的指引下,一齐想燕小媚的真身飞去。那牛毛般的花瓣儿一碰撞到奚容的剑气,就会响起猛烈的爆炸声,这样众多叠叠爆炸声连成一片声势就变得恢弘起来,狂乱的气息四下奔流,由灵力幻化的花丝儿和飘血幻化的如虹剑气互相碰撞碎裂,粉色和月白色的光点在空中飞散飘舞,逐渐地牛毛般的能量花丝儿消散的越来越多,然而奚容的飘血却舞动得更加密不透风。最终漫天的牛毛花雨消散殆尽,那还在奚容附近飞舞旋转的圆月则是逐渐的融合起来,千化百,百化十,接着十个圆月融为一个,最后发出一声清鸣,飘血现出本体浮飘在奚容的眼前,释放着莹莹光华。那边,燕小媚还在狼狈不堪的对付着那万千蜂虫的战斗,面对着千水鸳鸯面的消散,她的内心涌起一阵阵的没法,对奚容这种强者,她向来就没有着样惨败过,千水鸳鸯面她修炼了整整十七年,才在前几天修炼得逞,在那芙蓉上面她花了极多精力,这一下就全毁了。燕小媚就不清楚,如何奚容还会有这种阴毒的法宝,这种法宝竟然还可以吸收别人的灵力,这种玩意似乎不是正派人物也许应有的,她的这种法宝要比自己的千水鸳鸯面里面的牛毛花丝儿更加强横和歹毒。不过燕小媚并不甘心,在比斗上自己即使输了,然而自己从另一方面说起来,自己却是赢了,因为她将奚容的那个男人给掳走了,只要自己赶过去,自己就能够将那个男人的精血全都吸干,让她自己一个人痛苦一生,实际上如此算起来,还是自己赢了。想到这儿,一丝得意的阴笑忽然浮如今燕小媚的脸上,扬手间,她又把那种红粉骷髅瘴给散发出来,一团粉红色的似雾非雾的气体不但将她自己淹没,并且还有两个粉色光球飞向了奚容。“哼,你不是可以吸收我的灵力吗,那你就吸个够吧!”燕小媚恨声道,她就不坚信,奚容的那种法宝汲取自己的灵力,莫非她还敢汲取自己这种毒瘴和迷药。那两个粉色的光球一接近奚容,马上就互相碰撞在同一,接着一声爆响,漫天的红雾劈头盖脸的落了下来,大有将奚容吞没其中的架势。果真,奚容一见到那种红粉骷髅瘴一露出,就马上马上飘身躲开那片雾瘴,同时准时收回了自己的法宝噬灵蜂,那是一只极其少见的蜂王,传闻那可是奚容的师祖婆婆在仙界捉到的一只噬灵蜂,因为特地吸噬天地间的灵气而得名,后被奚容的师祖婆婆给炼化成了一种法宝。这件宝贝是在奚容第一次见到她的师祖婆婆时,因为拿到师祖婆婆的溺爱,才拿到这件至宝,也许说是仙器吧,只是往常奚容可向来没有拿出来使用过,今天因为叶摘星的事情,才让她破天荒的使用了一次,没料到直接将燕小媚的法宝‘千水鸳鸯面’给破了。晓得燕小媚的红粉骷髅瘴是阴毒之物,奚容不敢大意,万一噬灵蜂吸噬了毒瘴,如果报废了,那还不得将她心疼死呀!借着红粉骷髅瘴的延伸分散,燕小媚可不想和奚容恋战下去,她还有自己的事情要做,那就是去自己的传送目标地去找叶摘星,那可是她今天的猎物,也是她今天快乐的关键源泉。不过她没有留意到,就在她启动传送阵的时候,因为受到奚容天雷的战斗,让她自己的跌倒在传送阵的晶石之上,弄乱了两颗晶石,致使燕小媚的传送目的露出了误差,叶摘星没有露出在她预定的地点,反倒是让她空喜悦一场,这是她做梦也没有想到的事情,她不但男人没有拿到,最后还落得白泡一场。远处,又传来了警笛的鸣叫声,他们总是会在事情马上结束之时忙忙的露出。“奚妹妹,姐姐就不陪你玩了,今天姐姐还有最关键的事情要做,我要回去侍奉男人去了!”燕小媚说完话,留下一串娇媚淫邪的笑声,祭起飞剑破空而去。“那里走,燕小媚,我跟你没完!”奚容大声喝叱着,也祭起飘血紧随燕小媚而去,她差不多有牢牢跟随燕小媚,能力晓得自己男人的坠落,不然,凭着她自己茫无头绪的奔波,是很难发现叶摘星的。“那我们就再来比试一下,看你能不能发现那个男人好了!”燕小媚那风铃一般的媚笑声传来,让奚容更是心火炽盛。“燕小媚,你这个混蛋,我要扒了你这骚狐狸的皮!”奚容的喝骂声逐渐不见在半空中,只剩下了空阔的街道和两个深沉地土坑,还能见证着此前这里刚才发生过的一场场猛烈且又悲惨的争斗。“啊……”一个害怕的叫声从半空响起,接着一个黑点由小变大,渐渐显现出一个人的形态,那人手脚不断的挥舞着,由空中呈自由落体状态急速的接近大地。那惊怵而凄凉的叫声惊起了一只只大大小小的鸟儿,好像是觉察到了危险地降临,在害怕忐忑中纷纷振翅飞走了。那悠长的叫声还没有结束,就这就听到连续不断的爆裂拍打的声音的一声声树枝折断的声音,而那个男人原本的惊叫,换成了痛苦的惨呼,随后就失去了那一转眼的骚乱,树林中又回复了原本的安宁。朦模糊胧中,在一阵阵夜枭的叫声中,叶摘星被惊醒了,那瘆人的声音恍如厉鬼在叫嚣,令人内心抑制不住自主的升起一股寒意,暗夜里的风儿淡淡闪过树梢,树叶儿也发出悉悉索索的呜咽声,又像是悲哀的人儿不断地在哭泣着,令人内心阵阵发寒。淡淡的活动了一些身驱,感感到全身类似散了架一般的难过,并且还有一种飘摇不定的感觉,居然还有一丝腾云驾雾的感觉。“该死,这是在哪儿,是地狱吗?”听着那夜枭桀桀的怪叫,叶摘星内心升起一种不知名的恐慌。缓缓的睁开眼睛,入眼的是不停随风摇曳的枝叶的影子,还有透过枝叶的空隙,闪出现来的一颗颗小星星,在那高高的枝头不断地眨着俏皮的眼睛,似是在欢迎他的到来,又似是在调笑他的可两的处境。如何回事?自己不是和奚容在同一吗?如何会到了这片树林里?叶摘星的思维不断的思考着,奚容呢?叶摘星缓缓的梳理着自己的思路,他记起了一天来的遭遇,先是早上和自己的爱人们外出,接着与司徒羽结拜,又见到了那个刁蛮女,无非是自己结拜大哥的亲妹妹,再就是与两个怪物的争斗,进警局,再就是碰到奚容,看奚容与另外两个怪物搏斗,最后露出了那个女人……叶摘星的思路缓缓的真切起来,他想起了被媚娃燕小媚放出的粉红色的烟瘴围拢了,他想离开却找到自己完全就走不出去,逐渐的,他觉到全身燥热的强悍,头脑也逐渐的迷糊起来,就在当时他感感到自己就像是飞起来同样,那种感觉,是他往常向来都未曾具有过的。可是最后的那种劲风扑面的疾速下坠的揪心感觉,还有那种毫无来由的恐慌,以及最后身驱不停的与其它物体碰撞所带来的疼痛,却让他记忆犹新。想到那种疼痛,他抑制不住的又活动了一下身驱,可是面前的枝叶和天空的星星却在那一转眼摇晃了起来,让他的心再一次紧揪了起来。“如何回事?莫非自己是在树上……”叶摘星不敢再往下想,一想到这种应该,他就觉到非常的焦虑,忍不住扭身向下望去。“啊……”又是一声惨叫,搀杂着枝叶颤动的声音,和扑腾一声闷响,然后,任何又复原了正常……昏倒前的叶摘星如是想道:“该死的,这桃花运也太猛烈了,这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是好事还是坏事呢?”(全文完)

《重生之无尽修道》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