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问道仙葫》问道仙元排行 平胸小受文 问道仙葫蕾丝

问道仙葫

仙侠连载中

新书《问道仙葫》全文在线阅读,作者清野山人,主角柳旭,风八,是一本仙侠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风八生于苗寨,与寻常人一样,自小到大,就是普通青年。 十七岁那年,与青梅竹马的姑娘成亲,哪知洞房花烛之际,当着风八之面,新娘子被

阅文集团|更新:2019-08-09 06:15:25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新书《问道仙葫》全文在线阅读,作者清野山人,主角柳旭,风八,是一本仙侠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风八生于苗寨,与寻常人一样,自小到大,就是普通青年。 十七岁那年,与青梅竹马的姑娘成亲,哪知洞房花烛之际,当着风八之面,新娘子被

《问道仙葫》免费试读

风八生于苗寨,与寻常人一样,自小到大,就是普通青年。

十七岁那年,与青梅竹马的姑娘成亲,哪知洞房花烛之际,当着风八之面,新娘子被寨主(jian)杀至死。面对妻子惨状,精神崩溃,性情大变,自此消失于苗寨。

辗转反复数年,受大长老风九百般折磨,得以拜入禾山道,学得一身法术。

此后屠了寨主一家男丁三十二口,奸杀妇女老幼五十六人,也许是支配他人命运的快感,令他欲罢不能,或是妻子惨死的模样,挥之不去。

自此之后,横行于禾山道地盘,也不知被他害了多少苗娘,提起风八之名,可止小儿夜啼!

风八见冤魂受佛光侵染,当下一拍腰间皮囊,飘出一团秽物。

张口吞下,以涎液搅动,立刻沿嘴角流出黑乎乎的血液,随即‘噗’的喷出,化为漫天血雨,把金莲和黑索笼罩在内。

刹那间冤魂似是吃了大补之物,不顾佛光侵染,直接钻出黑索,化出二十四位漆黑如墨的幼童,两两间隔,将觉性围在中央,向其逼近。

而那金莲受此一下,顷刻‘嘶嘶’出声,冒出阵阵浓烟,散落一地,再不复灵动。

风八一击见效,哂笑道:“秃驴,这阴癸味道如何,此乃道爷花费大力气采集,你们释家子第,口口声声不近女色,依我看就是有心无胆,今日道爷就便宜了你,让你也尝尝个中滋味。哈-哈-”

笑罢之后,还伸出血红的手头,舔净嘴角残存的痕迹,吧嗒有声。

柳旭在角落里观看二人斗法,心中思量,“风八不远千里追至此地,定是不肯放我离去,看其嚣张模样,是打着人财两得的主意。应合二人之力,先把他这搅局者处理掉,再与那和尚商讨鬼莲之事。

可金色种子珍贵异常,实不能与他交换,他亦透露出必得之意,真个为难。

罢了,此人来历不清不楚,处处透着诡异,实在不行,只有各凭本事,作过一场。

现在和尚稍落下风,不知是否还有其他手段,留着压在箱底。

观见闻录记载异事,佛门之辈,向来喜欢故弄玄虚,当对手以为大局已定,嚣张跋扈之时,往往来个绝地反击,至其于死地。

前车之鉴在前,还需稍待片刻,等其手段尽出,知晓其根底之后,再行雷霆一击,省的如那些前辈高人,正疯狂大笑,志得意满之际,弄个措手不及,直接去见了阎王。”

就在柳旭思索之时,觉性咒言被破,而他竟然盘膝于地,丝毫不理讥讽之言,开口唱道:“如是我闻。一时佛在忉利天,为母说法。尔时十方无量世界,不可说不可说一切诸佛,及大菩萨摩诃萨,皆来集会……”

随着觉性开口,肉眼可见的音波发出,大殿立刻内充满弘大佛音,滚滚如雷,犹若天音。

虚空中凝出一尊庞大法相,安忍不动,犹如大地,静虑深密,犹如秘藏,亦随着觉性口吐经文。

已经扑至身前的冤魂,立刻凝立不动,居然也似觉性一般,盘膝坐地,漏出倾听之态。

漆黑如墨的身躯,似是被水流冲刷,黑色的法力,沿身躯流下。

觉性以天龙禅唱,诵读地藏王菩萨本愿经,以此来超度十二对亡魂,想要彻底破去这化魂鬼索。

风八哪能让他如愿,化魂黑索一抖,分化成二十四股,分别刺入冤魂头颅。

一声厉啸,咬破舌尖,吐出数滴精血于黑索内,口中念念有词。

只见围坐在觉性身周的十二对冤魂,立刻行起苟且之事。

一时间阴风惨惨,荡起阵阵吟糜之气,凝聚成数只黑色小蛇,向空中的地藏王法相射去。

只是数息,法相越来越小,弘大佛音消失,缓缓落于觉性处,将其包裹在内,随时就要幻灭。

觉性诵读更急,就在堪堪消失之际,稳住了局势。

此刻局面僵持,觉性周身一圈佛光,如一个金色海碗,将其倒扣在内,外界无数小蛇,蜿蜒爬动,想要攻杀入内。

这场斗法,已演变成消耗战,每每佛光要被攻破之际,觉性一指点出,使其重新稳固。

不过观其模样,似已经山穷水尽,随时就要陷落。

风八手握着化魂黑索一端,煞气灌入其内,另一端淫气源源不绝化出小蛇,爬满光罩表面。

见觉性一味闭目诵经,继续嘲讽道:“臭和尚,你怎可辜负道爷一番好意,给你安排如此大戏,你却装模作样,闭目不视,还不速速品评一二。”

风八虽与熊罴修为相当,具是凝了煞气,可他浸淫此道两百余载,把自身经历感悟,尽数融入其内,把这条化魂鬼索祭炼的出神入化,炉火纯青,尽显吟侠风范,比那大长老风九亦毫不逊色。

觉性耳闻淫语,似是佛心不稳,面现挣扎之色,开口说道:“小施主,难道你要一直作壁上观?这老道若是得逞,拿了盗天仙棺,即使与你没有仇怨,亦会做出杀人灭口之事,还不速速出手。”

柳旭老是觉得觉性不简单,听他鼓动之言,并未急于出手,而是把目光转向风八,看他有何话说。

风八被盗天仙棺所迷,一时心神被夺,直至此刻听了觉性之语,才想起还有个仇敌。

观此人修为平平,竟然能斩了熊罴,不知是何道理,难不成有师门长辈在侧?或是有威力强大的法器?若是他俩联手,还真不好办。罢了,些许仇怨日后再作了结,盗天仙棺乃当务之急,得了之后寻一秘地,等成就金丹再寻他不迟。

看柳旭望来,厉声骂道:“小子,爷爷现在无心理你,立刻滚出去,咱们就此两不相干,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滚!”

柳旭气得想直接祭出剑丸,斩杀过去,不过想到或许可以火中取栗,强压下怒火,剑指风八:“风老八,休得口出狂言,以为爷爷怕你不成。不过当下有要事在身,我只取棺中一物,绝不插手你俩之事,你看如何?”

风八被一个小辈剑指,面孔涨的通红,立刻要痛下杀手,不过转念一想,他敢如此猖狂,定是有所仰仗,不若先探探他的实力,当下喷出一道煞气,直取柳旭,口中喝骂:“王八蛋,爷爷教教你如何做人,居然敢得寸进尺,讨价还价,道爷要活剥你的皮。”

柳旭看煞气袭来,如临大敌,因为吃过杨卓英罡煞的亏,立刻全力出剑绞杀在一起,不过感到意外的是,不过数息,就将其缴散,归于天地。

杨卓英乃是沧浪剑派杰出弟子,修习的是直指大道的法门,一元葵水剑诀,他已然凝罡练煞,随时要罡煞合一炼就法力。

而禾山道所修功法曰归真经,连炼就金丹的法门都无,只能靠自身摸索。

炼化的煞气更是驳杂不存,风八还妄图凝结金丹,真是天大的笑话,两相比较,高下立判。

这就是旁门左道的悲哀,虽然比散修强,却也看不到长生之门。

万事无绝对,旁门亦有大智慧之人,号称六大散仙,似道门先祖那般,以大毅力炼就元神,最著名的当属血魔,乃无尽深渊内的血海所化。

风八看柳旭随手破去,暗暗心惊,虽然只发出一道煞气,未运用法术,可这小子居然随手就能打散,如此剑术的精妙,生平仅见,此人定是哪家玄门的弟子。

若贸然斩杀于此,引来背后之人,那可大大不妥,心中有了怯意,立刻说道:“小子,看你修行不宜,速速拿了东西离去,若敢动仙棺的主意,就算你上天入地,贫道也要将你废去。”

柳旭听他‘爷爷’改成‘贫道’,口风急转直下,亦不想再生事端,回剑归鞘,向场中的盗天仙棺走去,口中说道:“他人敬我一尺,我回人一丈。只要风长老不耍弄诡计,在下定不食言,拿了东西就走。”

此时觉性正苦苦支撑,看二人狼狈为奸,达成协议,不由得心中暗恨,“这小子真真狡猾,居然三言两语就占据主动,也不知他体内究竟有何物,只觉与我有莫大机缘。

哎,看来以鬼莲为诱饵实在失策,可谁想到这个风八前来搅局,真是人算不如天算。若他拿了鬼莲躯壳离去,那这些算计就是镜花水月,化为泡影。看来还需蛊惑一番,决不能让他离去。”

看着柳旭小心翼翼的接近仙棺,觉性开口道:“施主,你可知这盗天仙棺有何妙用,他不仅防止肉身不腐,若你日后与人相斗,伤了躯体,只要入内而卧,就可自动恢复伤势,实乃修行必备之物啊。只要你我合力,定可斩杀此獠,到时仙棺鬼莲一并相送。“

柳旭立刻一怔,不由得脚步放缓,心中急速分析得失,“这仙棺居然如此妙用,难怪叫盗天仙棺,果真能盗窃天机。

怪不得风八变成疯八,任何人看到此物也会疯掉,若是给师父使用,那岂不是可以延长他老人家寿命?与师傅的寿命相比,金色种子也算不得什么,正愁此事,居然在这寻到一丝机会,蓦然回首,却在阑珊处。“

柳旭贪念大起,把刚才答应风八的话完全抛在脑后。

不过转念一想,“这觉性舌识已开,他口中之语估计自己都不信,或许他不会欺瞒佛祖,可从始至终一直在诱导我,刚刚达成协议,他又如此一说。哎!还是自身实力低微,否则管他疯八还是觉性,哪来这些勾心斗角,弯弯绕绕,只需一剑斩之!哎!”

柳旭陷入两难,不知该如何抉择!

《问道仙葫》 免费阅读章节

《问道仙葫》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