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高门生存录》高门生存录格格党 总攻 高门生存录Twink

高门生存录

古代言情连载中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靳文韬韬原创小说《高门生存录》,主角是侯爷,宁海侯,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三娘静静伫立,看着外面行色匆匆的人们。“姑娘,你怎的这么早就起身了。”画屏语带睡意:“何不多睡一会儿?”三娘看着外面,微微一笑:

阅文集团|更新:2019-09-10 00:05:4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靳文韬韬原创小说《高门生存录》,主角是侯爷,宁海侯,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三娘静静伫立,看着外面行色匆匆的人们。“姑娘,你怎的这么早就起身了。”画屏语带睡意:“何不多睡一会儿?”三娘看着外面,微微一笑:

《高门生存录》免费试读

三娘静静伫立,看着外面行色匆匆的人们。“姑娘,你怎的这么早就起身了。”画屏语带睡意:“何不多睡一会儿?”三娘看着外面,微微一笑:“醒了便睡不着了,起身看看,画屏你闻闻,清晨的露水真好闻啊!”

画屏窸窸窣窣起身,拿过火折子欲点灯照亮,三娘摇头:“画屏,先不要,我想仔看看渐渐亮起来的宁安。”画屏放下火折子,叹了口气:“姑娘舍不得宁安吗?”

三娘默默,是啊,舍不得的。这样平静的日子往后再也没有了,一走就走向了那个终日算计的生活里了。悔吗?不悔的,纵使母亲生活于谎言之下,但是只要她开心了,就是值得的。

不自觉的,三娘便想起宁海侯昨夜的自会处理。前生临出发自己也曾旁敲侧击追问过这事,他说阿祝不必担心。不必担心的结果却是母亲接纳了那四个弟弟妹妹,三娘不知宁海侯用了何种手段,只是他从未关心过除自己之外的任何一个孩子,哪怕于自己也只有面上的关心,却颇为不齿他这样的行为。

为人父者,他们还与他相处数载,却也是说舍便舍的,难道他心里是他们便无一丝爱意吗?自然不是,他培养的儿子面上与他生疏客气,暗地里却是最为器重的继位者,三娘强行按下这一股浓浓的厌恶感,调息呼吸平复心底情绪:“画屏,点灯吧!”

画屏拿起刚放下的火折子,点亮了整个房间。三娘看着眼前瞬间变亮,眯了眯双眼才转身走到床边坐下。“姑娘,我去准备洗漱的水。”画屏低声说道:“姑娘先在床上躺躺,这会儿外面还凉着呢!”三娘点点头:“这会儿也睡不了了,我看会子书。”画屏听罢,默默点燃了另一盏灯才转身出门。

三娘并不上床,只坐在床边,拿过九州志随便翻了一页,却发现怎么也看不进去,放下书,三娘起身又走到窗边,坐下托腮望着蒙蒙亮的天空。

看来今日天气不太好啊!这天空过于阴沉了些,怕是要起风了罢!宁安地处北部,秋来风起,这日子便是一日日的冷下去了,几场大风后,雪便来了。所幸一路南下,应误不了行程吧!

三娘趴在窗台随便想着些问题,看着天空慢慢一点点的变得更亮,星星越发黯淡,街上行人慢慢变多,世界终于开始热闹起来了。

“姑娘,咱们洗漱了吧!”画屏语气柔和,三娘迷蒙着转过头,那双平日里睿智沉静的双眼带了些许疑惑:“画屏,为何这秋风未起,我却觉得凉意十足呢?”画屏看着三娘迷惑的眸子,蓦地转过头去,她不敢与三娘对视了。

画屏提着银壶,情不自禁的低头恭敬答道:“这天儿越来越冷了,姑娘今日又起得早了些,还对着窗户吹冷风,姑娘自是觉得发凉了。”说完话画屏放下水壶,走到三娘身边关上了大开的窗户:“姑娘,上路在即,若是冻病了可如何是好?”

三娘自走到内室,画屏拿起水壶跟上,随后拿过木牙刷沾上精盐:“姑娘刷牙吧!”趁着三娘刷牙之际,画屏把热水倒入铜盆和铜杯,兑好拿给三娘。三娘快速收拾完了,便起身出了内室,画屏服侍着三娘换好衣裳。随即三娘又坐到梳妆台前,任画屏为自己梳妆。

一番梳妆后,外面天色愈发清明,许是因为今天是大风天气,这天也显得灰蒙蒙的。画屏探头往窗外看去:“姑娘,宁安的难日子来了。”是啊,每每入秋,这宁安的日子便一天天艰难起来。这时候离开,对母亲的身体恢复也是有好处的罢!

三娘不言,只静静坐着,坐了一会儿才起身:“我们出去罢,让罗妈妈进来收拾好这些东西,路上还得用呢!”画屏点点头,快走几步打开了房门,三娘行至门口:“画屏,把九州志随身带着。”画屏转身拿过书跟着三娘,出门时却见秦嬷嬷正进去柳夫人房里,想是侯爷同夫人就要起身了吧!

画屏跟在三娘身后,看三娘端庄肃穆的背影,莫名就想到母仪天下一词,想到此,画屏暗暗咬了咬唇,在心底淬了自己一口:“整日里净瞎想,自己见过身份最高的便是侯爷了,怎就想到皇后那去了?”画屏咽了口气,才不再想些其他东西。

三娘便是再如何想要不再走上前生老路,一些早已植入骨髓的东西却是丢不了了,是以人前人后总有些东西被人看在眼里,见多识广的自是心底感叹,见识少一点的精神确是被压了下去,在她面前不自觉地变得更加恭敬。

三娘已经到了门口,却发现自家门外比起往日安静许多,看着外面车马排成长队,隔壁几家人都闭门不出,三娘明白他们这是被自家的动静惊着了。看着这架势,三娘自己也有些惊讶,原来自家家底竟这么厚。前生自己不曾放在心上,眼下看来这其中倒颇有些深意。

自家掌家多年,这许多年来家无恒产亦无收入,宁海侯府与自家更是毫无来往,这么厚实的家底是如何得来的?自己以前不曾考虑这些问题,现在却不得不深思:“罗妈妈,你过来。”

罗妈妈看向站在门口的三娘,自是快步上前:“姑娘今儿个起了个大早啊!”“妈妈,这些都是母亲的嫁妆吗?”三娘直接问道。罗妈妈四下看看,才上前几步,靠着三娘耳边轻轻说道:“夫人的嫁妆还在侯府呢!这些都是辅国公府抄没之初,国公爷私下送到宁安的私产。”

三娘怔神:“母亲知道吗?”

“国公爷不让夫人知道,便是秦嬷嬷也不知这事,都以为是侯爷安排的呢!”罗妈妈顿了顿继续说道:“国公爷自是了解女儿女婿的,是以流放在即才为夫人做好了各种打算。”

三娘笑笑,自己怎就没能想到,外祖一生最疼爱的便是母亲,能安排的如此周全的除了他老人家还能是谁呢!母亲此生是多么幸福啊,有一群为她考虑担心的人,她自是应该天真无忧的生活的。

《高门生存录》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