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邪帝宠妻:太子妃,你好毒》邪妻 HE 邪帝宠妻:太子妃,你好毒同志

邪帝宠妻:太子妃,你好毒

架空连载中

完结小说《邪帝宠妻:太子妃,你好毒》是幽雪依然最新写的一本架空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纳兰,才是,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将圆未圆的明月,渐渐升到高空。一片透明的灰云,淡淡的遮住月光,田野上面,仿佛笼起一片轻烟,飘渺迷蒙,让人如同坠入梦境。 倚在马车

阅文集团|更新:2019-09-09 12:08:54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完结小说《邪帝宠妻:太子妃,你好毒》是幽雪依然最新写的一本架空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纳兰,才是,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将圆未圆的明月,渐渐升到高空。一片透明的灰云,淡淡的遮住月光,田野上面,仿佛笼起一片轻烟,飘渺迷蒙,让人如同坠入梦境。 倚在马车

《邪帝宠妻:太子妃,你好毒》免费试读

将圆未圆的明月,渐渐升到高空。一片透明的灰云,淡淡的遮住月光,田野上面,仿佛笼起一片轻烟,飘渺迷蒙,让人如同坠入梦境。

倚在马车的车窗旁,透过被掀开的窗幔,眼神毫无焦距的看着远方,倾颜觉得自己所经历的一切就像是梦一般。

此时的她,对于自己的处境,有一抹懊恼,也有一丝庆幸。

她原以为,当她说出自己经历过刚才那番劫难后除了自己的名字,不幸忘了所有,那个叫纳兰锦的男子便不会再继续纠缠于她。

可事情的发展却偏偏与她所想背道而驰,那家伙,听到她说忘了所有,立刻便像捡了钱似的笑靥如花。

紧接着,他便像舌尖生莲似的各种游说,直到与她达成某种协议,而她应承与他同行方肯罢休。

这不,她就这么稀里糊涂的被个古人给忽悠上了马车,更过份的是,那家伙好像生怕她反悔似的,连她想换身行装的提议都被一口否决了。

罢了,不想了,反正这个世界对于她来说是完全陌生的,想再多又有什么用?

若是不随纳兰锦走,她又能去哪儿?一个不知家住何处,身无分文的女子,或许,在她出现在人们视线里的时候,不知又会遇到怎样的灾难。

她可没忘记,前身可是因为被人下了魅药,不堪受辱才自寻的短见。这也就是说,对前身不利的仇人兴许就在这附近。

是以,目前的形势于她而言,跟着纳兰锦才是对她最有利的,毕竟,那个纳兰锦可是京都首富之子,跟着他,不仅能确保人身安全,更能通过各种渠道,充分的了解这个世界,兴许还能沾沾首富的光,赚得一些银子,只要有了钱,日后她想离开,那还不是水道渠成。

至于前身的身份,她可没打算去一探究竟,这样的想法或许会有人说薄情寡义,但她孤身一人,真的不想招惹太多。

特别是在她还无法自保的情况下,她更不可能去追究,倘若追查之下,一不小心碰上了前身的仇敌,那可不就是送羊入虎口么?

纳兰锦的功夫她可是见识过的,她有自知之明,就她会的那些拳脚功夫,可没自信能打得过以寡敌众的纳兰锦。

这么说吧,纳兰锦对于倾颜来说就是个暂时栖身的跳板,她可是早就将那什么扑与被扑,责不责任的忘到九宵云外了。

当然了,对于前身的过往,倾颜不深究,不代表着其他人也同她一样,至少,纳兰锦与她的想法刚好相反。

抛却前尘烦扰,不想今世纷乱,想通过后,倾颜觉得整个人都轻松了下来。

双手轻柔的摸了摸自己的脸,感觉好像还不错,没触摸到什么伤啊疤的,至于长相嘛,她相信应该不丑,因为,她没从纳兰锦看她的神情中看到嫌弃的表情。

马车内,倾颜在思前想后,而马车外那赶马的车夫,不是纳兰锦还会是何人?

堂堂首富之子,居然降贵纡尊当车夫,还真是破天荒头一遭,能享受到这种待遇的,除了倾颜可以说放眼天下,没谁了。

最为关键的是,这位首富之子居然还甘之如饴,满眼含笑。

这丫头真是太难缠了,若不是她亲口爆出自己除了名字忘记了所有,他还真不敢保证能顺利的将她带回京都呢。

这下好了,他终究是不辱使命了。

倾颜和纳兰锦不知道的是,就在他们前脚刚刚离开那处城隍庙,后脚便有一个一身黑衣蒙面的男子出现在了庙内。

因来人黑衣蒙面,实难看出长相与年纪,最多只能从他的身形判断出来人的Xing别,当然了,从他周身所散发出的气息,还有那轻如羽翼般的步伐身姿,不难看出,这人定是武功不凡。

来人冲进城隍庙的时候丝毫不见迟疑,这也就不难推测,他定是确定在这座破败的城隍庙中能见到自己想要见的。

只见他冲进庙殿后,冷冽的眸光很快便被四散在庙内的八具尸体吸引过去。

稍一愣,他又快速的环视了下四周,包括能透过庙宇的断壁残垣所见之处也丝毫没有放过。

他预计的场面没有看到,他精心安排的人全都死于非命,而那个他千万百计想要除去的人却没了影踪,这点认知让他心里十分不悦。

看来,这一切都是因为他太过自负,是自负让当年的自己疏于求证小公主的死,同样又是自负让他以为对付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丫头片子定是不费吹灰之力。

十三年了,本该十三年前就应消失在这个世界的人,突然让他发现她仍活在这个世界的某个角落,这让他除了震惊恼羞之余,更多的则是畏惧,若是让主子知道当年的小公主仍活着,那么他……

枉他一直以来觉得自己的计划实行的天衣无缝,枉他以为,十三年前,当载着小公主的那辆马车掉下悬崖的那一刻,他便迈出了成功的第一步。

可是十三年后,当他无意中看到那张熟悉的面容时,仿佛现实狠狠的给了他一个耳光。

黑衣蒙面男子一边揣测着救走倾颜的那个人的身份,一边快速的查看着那些死去乞丐尸体上的伤口。

救那丫头的是何人?从尸体上干净利落的伤口上可以看出,此人剑术了得,可以说是达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

这几具尸体脖颈处的伤口看着细小入微,但他却能看出,那看似微小的伤口实则每一处都深入骨髓,一剑毙命。

放眼江湖,能拥有此等剑术的人袅袅无几,但据他所知,那袅袅无几的几人中与那丫头可谓是毫无关联,那么又是何人出手相救呢?

又或者说,他推测的方向从头至尾都是错误的?

等等,那丫头被人救走没错,可是她身上的魅药?

‘鸳鸯醉’,那可是他千万百计才弄到的**魅药,中此药者,除了与男子***根本没有其他途径能解。

难道说,那丫头在被人救走之前已被他安排的乞丐给……

哈哈!若真是如此,倒也不错,哪怕那丫头仍能苟且偷生,失了清白,她又谈何将来,哪怕他不对她赶尽杀绝又如何,就算她将来还有机会回归东兴,一个失贞的公主,玉奕宏夫妇会认吗?

更何况,在那对夫妻看来,他们的宝贝女儿可一直安好的生活在自己身旁,他们又怎会想得到早在十三年前,一切便已物是人非了呢。

《邪帝宠妻:太子妃,你好毒》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