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十六殿下》女王七宫十六殿百度阅读 君臣文 十六殿下69文

十六殿下

古代言情已完结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十六殿下原创的古代言情小说《十六殿下》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宫储冰,宫储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这位公子,清娇唱曲多年,人人都言清娇所唱之曲听之让人心喜。公子说小女子唱曲无趣,可是听过比小女子更好的曲?”清娇从屏风后走出,一

北京红阅科技有限公司|更新:2019-08-09 06:09:2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十六殿下原创的古代言情小说《十六殿下》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宫储冰,宫储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这位公子,清娇唱曲多年,人人都言清娇所唱之曲听之让人心喜。公子说小女子唱曲无趣,可是听过比小女子更好的曲?”清娇从屏风后走出,一

《十六殿下》免费试读

“这位公子,清娇唱曲多年,人人都言清娇所唱之曲听之让人心喜。公子说小女子唱曲无趣,可是听过比小女子更好的曲?”

清娇从屏风后走出,一脸不服气的看着宫储冰。

“哼!本公子说无趣便无趣,至于听没听过,与你何干!”宫储冰冷冷扫了一眼清娇,讥讽的道。

“我……”清娇还欲说些什么,刚开口便被宫储冰开口轰了出去:“还不出去?”

清娇含泪看了一圈,竟没有一人为她说话,捂脸出了房门。

“小十六,你今日是怎么了?哪里来那么大的怒气?”宫储夜关心的看着宫储冰,不明白往日里事事平淡的宫储冰怎么突然对一个女伶发怒。莫非,刚刚被晋荀奕欺负了?

“无事!喝酒吧!”宫储夜饮尽杯中酒,淡淡的回答宫储夜。

“好!若是有人欺负了你给十哥说,十哥替你教训他。”宫储夜拍着宫储冰的肩膀,信誓旦旦的说。

“嗯!”宫储冰点点头,举起酒杯和宫储夜碰了一个,两兄弟喝着。

几位公子哥对视一眼,齐齐告了别!雅间中只剩下宫储夜兄弟二人。

“十哥应该也很疑惑我为何说那清娇唱的难听吧?不如,我为十哥唱一曲?”宫储冰心情好了许些,突然想要唱歌,便开了口。

“十六会唱曲?那我可要好好听听!”宫储夜知道宫储冰心情不好,明明知道一个皇子唱曲有违规矩,但不愿再为宫储冰添堵。

“那十哥可要听好了!”宫储冰见宫储夜一副正襟危坐的模样,还夸张的整整衣服,让她心中一暖,脸上也多了几分笑意。

因为梦见你离开

我从哭泣中醒来

看夜风吹过窗台

你能否感受我的爱

等到老去那一天

你是否还在我身边

看那些誓言谎言

随往事慢慢飘散

多少人曾爱慕你年轻时的容颜

可知谁愿承受岁月无情的变迁

多少人曾在你生命中来了又还

可知一生有你我都陪在你身边

因为梦见你离开

我从哭泣中醒来

看夜风吹过窗台

你能否感受我的爱

等到老去那一天

你是否还在我身边

看那些誓言谎言

随往事慢慢飘散

多少人曾爱慕你年轻时的容颜

可知谁愿承受岁月无情的变迁

多少人曾在你生命中来了又还

可知一生有你我都陪在你身边

当所有一切都已看平淡

是否有一种坚持还留在心间

多少人曾爱慕你年轻时的容颜

可知谁愿承受岁月无情的变迁

多少人曾在你生命中来了又还

可知一生有你我都陪在你身边。

一首水木年华的《一生有你》宫储冰在前世最爱的一首歌。

“好好好!这是我听过最独特的一首歌。”宫储夜放下酒杯,佩服的看着宫储冰,这歌简单明了,不用字字句句去猜想其中意思,音律特殊。

“十哥谬赞了。”宫储冰淡然一笑,心情恢复平静,坐下喝着酒,似乎根本没有想到自己这一曲因为唱的太过于入神,被乐仙居的人听了去。

“殿下,门口乐仙居的妈妈求见!”宫储夜的侍卫追云开门禀告。

“不见!”宫储夜看了一眼宫储冰,挥手让追云去打发了门外的人。

“你这算不算一曲扬名?”宫储夜笑着调侃宫储冰。

“我这名也要有人有胆扬啊!”宫储冰看了一眼房门,听着门外的喧闹声,不以为然的答了宫储夜一句。

其实,她不得不感谢晋荀奕,因为晋荀奕让她的生活少了许多麻烦。就像今天这种事情,不出两个时辰晋荀奕就会处理好,不会有一丁点消息传到外面。

“夜生活也快上演了,回宫吧!”眼见夕阳落下,宫储冰放下酒杯,站起身离开房间。

宫储夜看着宫储冰离去的背影,面上现出温暖的笑意,他还记得三年前他第一次在青楼留宿的时候,宫储冰一脸认真的看着他说:“十哥,你可知你这一留宿,会遗恨终生!”

当时他问她:“为何我会遗恨终生?”

她只是神秘的笑笑:“天机不可泄露!”

虽然,至今他仍然不懂,为何他留宿青楼会遗恨终生,但是,他却从来没有留宿过青楼,甚至如宫储冰一般,宫中也无半个女人。

“十六。”回宫之后,在将要分别的时候,宫储夜突然开口叫住宫储冰。

“十哥,怎么了?”宫储冰看着宫储夜少有的认真神情,着急的询问。

“十六,十哥如你一般,不愿坐那位置,只想一世安锦。”宫储夜笑着开口说出自己心中的想法,他早就想要和宫储冰说了,只是一直不知该如何开口。

“会如愿的!这天下,不是谁说坐就能坐的!但是不坐却有很多方法。”宫储冰笑着抬起胳膊拍拍宫储夜的肩膀,透着安慰。

“有小十六这句话,十哥就放心了!”宫储夜笑着回抱宫储冰,似乎极为开怀。

“嗯!好好休息!”宫储冰笑着点头,和宫储夜道别。

第二日,宫储冰下朝刚刚换好衣服,醉蓝拿着一封信便走了进来。

“殿下,吏部沈大人来信。”

“舅舅的信?送信之人可有说什么?”宫储冰接过醉蓝递过来的信,一边展开一边询问。

“未曾。只道殿下看了信便明白了。”醉蓝恭敬的回答。

“备轿,本殿要前去沈府。”宫储冰看完信,吩咐醉蓝备轿,收好书信,拿起一把折扇就离开了谨冰宫。

沈府,沈文坐在一位老人下手,恭敬的向老人开口:“祖父,那晋荀奕也要让姑姑多加警告才是,不然小十六的名声可不保啊!”

“我知晓了!你若是无事了,便离开吧!”主位上老人鬓发半白,容颜衰老,双目却熠熠有神,透着让人不可小觑的精光,正是宫储冰的外祖父沈庸,沈老御史。

“祖父,你可不能对小十六惩罚过重啊!这事与小十六无关,都是那晋荀奕……”沈文站起身正要告退,又担心沈庸对宫储冰惩罚太重。

“我知道了!你走吧!”沈庸不耐烦的挥挥手,让沈文离开。

“是!孙儿告辞。”沈文行了一礼,离开了房间。

宫储冰不过一刻钟的时间便到了沈府,被人一路引着去见了沈庸。

“孙儿拜见外祖父,愿外祖父身体安康!”宫储冰率先恭敬的作揖行礼。

“老臣拜见十六殿下。”沈庸撩起衣袍跪了下去,恭恭敬敬的给宫储冰行了礼。

宫储冰心里不是滋味的扶起沈庸:“我说了多少遍,外祖父不必向孙儿行礼,外祖父为何还是……”

“这都是应有的礼节。外祖父守礼守了一辈子,临老了,怎能落个不知礼的名声。”沈庸慈爱的看着宫储冰,宫储冰搀扶着沈庸进了内堂。

“你给我跪下!”沈庸在内堂桌椅上坐定,疾言厉色的让宫储冰跪下。

《十六殿下》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