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天下聘》天下为娉王爷请到碗里漫画 玻璃 天下聘完结版

天下聘

古言已完结

《天下聘》是排骨精肉肉写的一本古言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天下聘》精彩章节节选:果然,初一在金珠碎碎念中睡去,又在碎碎念中醒来。清晨,“小主,你不是要去陶土坊看佛陀吗?伍兹很早就在主子书房了”哦,对了,佛陀!初

青果阅读|更新:2019-08-31 00:18:21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天下聘》是排骨精肉肉写的一本古言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天下聘》精彩章节节选:果然,初一在金珠碎碎念中睡去,又在碎碎念中醒来。清晨,“小主,你不是要去陶土坊看佛陀吗?伍兹很早就在主子书房了”哦,对了,佛陀!初

《天下聘》免费试读

果然,初一在金珠碎碎念中睡去,又在碎碎念中醒来。

清晨,“小主,你不是要去陶土坊看佛陀吗?伍兹很早就在主子书房了”

哦,对了,佛陀!初一脑子顿时清明。一身素袍,肌肤如脂,两条精致的发辫裹着五彩的皮绳,拖着一头如瀑长发,

“父亲……”初一推开书房的房门,正碰到出来的恒叔,连忙侧身让出道来。

“小主,你来了”恒叔没做过多停留,匆忙而去。

房间里魔蝎苍穹坐在铺着兽皮的座位上,黑白相间的头发藏在巾冠幘帽中显出一代医尊的儒雅,根本不像个北漠人。

“初一,乖,过来……”苍穹捏着初一有些发凉的手,眉头蹙了下很快平静下去。初一认真看了看义父,昨晚发生那么大事,义父脸上居然看不出丁点不妥。

“父亲,我想让伍兹带我去看看佛陀”初一涎着脸,指着一旁低头沉思的伍兹,向义父哀求,一副不妥协的势头。

“可以,回自己房里把《国策》背了再去”苍穹看了看眼前已经亭亭玉立的女儿,晃了晃神。

这个孩子……哎!他有些无奈地笑了笑,自己这些年做得对不对,本该天真烂漫的孩子,被自己一个大男人带在身边,教会本是闺阁女子不该懂的东西。

“呵呵!我就知道”初一得意地松了口气,一改恹恹的劲头,望着义父满满的纵容,剪水般灵动的双眸闪烁着狡黠的目光。“父亲放心,我前天就会背了。我就跟着伍兹去看下,回头我亲自去哒哒屋排队,给父亲买新鲜的枣泥糕”

说着径自跃过书桌,拿起博古架上青料花瓶,指着里面有些萎黄的沙棘花对身后的金珠眨眨眼。“金珠,去换瓶新折的进来”看着眼前一脸讨好,撅鼻子眨眼睛的初一,魔蝎苍穹宠溺地摆了摆手。

伍兹带着初一,一阵风样的出了门。北漠的阳光总是特别勤,集市上早早已是人声鼎沸了,各种肤色的人集聚在这边陲重镇,耍蛇卖艺的波斯人、牵骆驼的楼孜汉子、兜着篾篓卖囊的小鬼……

凤景瑞和陈勇坐在萍聚茶寮中,看着一身火红的女子,跟着粗矮的男子急急前行,像一团火焰炽烈地炫耀而过,令人无法忽视。“我先走一步”他敛下眼中一闪而过的惊艳,放下茶杯鱼贯而出,留下不知所谓的陈大谋士。

街的尽头有个茅庐搭起的檐口,偌大的陶土作坊依山而建,来来往往的工人在土窑忙进忙出。成型的泥胚,在太阳下整整齐齐的堆放着,这里像清洗了一番似的,淡淡的腥味被柴火的黑烟盖住了。

伍兹的账房在窑口的南面,恒叔依然很忙碌地进进出出。账房布置极为简单,初一坐在红柳木制的椅子上,把玩着似像非像的佛陀,脑海里回忆着昨晚一幕幕的画面,满肚子疑问。

门外,伍兹急急端着热气腾腾的奶茶,往屋里走来。和闷头出门的恒叔正撞了个满怀,后者一个趔趄跪了下去。

“哎呦,你这只臭乌龟,走路没长眼睛啊”恒叔气急揉着摔疼的屁股气息不稳,一个东西从他怀里掉了出来。

听到叫声初一急忙出去,扶起地上的恒叔,随手捡起墙角的鞋子。一双极为普通黑色的布靴,鞋底却有个金色的图腾,不同于普通鞋子的怪味,隐隐透出的一股血腥味。

“恒叔,没摔着哪里吧?”对于这些看着自己长大的叔叔,初一有种相濡以沫的亲切感,虽然他们总是一脸恭谨严守本分。

“哦,小主,老奴没事没事”半天缓过劲动了动腿脚恒叔站了起来,他有些紧张地接过那双布靴,塞进自己怀里。

“这双鞋底有个图腾,看这样式应该不是北漠所产”初一瞥了眼忙乱收拾碎杯的伍兹,一双清冽睿智的眼睛对视着恒叔,直到恒叔有些闪烁的避开。

“回小主,是暗夜门之物”恒叔有些吞吐,这丫头有种上位者的精明,不是好相与,随意忽悠的主。

“哦”毫无疑问,她毫不怀疑自己义父的手下对魔蝎苍穹的忠心。

初一没有继续追问,原来是金凤帝国的杀手,那昨晚白衣男子的身份就更是可疑了,招得来皇家杀手而且彼此熟悉,处处忍手。

而这陶土坊又有什么值得他青睐的地方呢?就些瓦罐陶盆的破罐子,这是个怪人,不,是个懂得保护女人的怪人。想着,她的脑海不由自主出现一个身影,一个身穿月白衣衫的身影。

她从小跟着义父相依为命,从不过问义父的事情,只知道他每天都很忙,伍兹、恒叔、杨伯、柳姨……都勤勤恳恳地在为义父做事。

“小主,你再不去哒哒屋,枣泥糕恐怕就要卖光了哦!”恰在这时,伍兹在账房外提醒道。

“好,就走就走”初一看了看眼前两个依然恭谨的长辈,脑子里全是弯弯道道。拿起案桌上的佛陀,旋身离开了陶土坊。

恒叔敲了敲花厅的门“主子?”,小童正在清理案几上的灰尘,桌子凳子弄得嘭嘭作响,只蹦出一声“他到书房去了”头也没抬,便靠在窗下发起呆来。

恒叔没有理会他,自顾往书房行去,这孩子就这倔脾气,估计谁又惹到他了。

魔蝎苍穹的书房很大,进门是个小的议事厅,旁边才是书案,中间有个低矮的屏风。

斜侧有个博古架,书案后则是一排排的书架,有黄老之书、针案医理、儒老道学、书帛竹册木简画册,都是些大家名秀藏书之物。

“来了啊”像是极为平常的问道,魔蝎苍穹从重重书架后走了出来,手里捏着一卷书帛“你说这非攻兼爱,大到国家之间也要兼相爱交相利,小到人与人之间那又如何?”

恒叔一愣随即道“应该也是同理”。

“主子,墨家学术深奥,若真是大不攻小,强不侮弱,那凤命之说……”

“嗯,昨天我还在想当年的事,究竟对错,好在初一这孩子品性良善,倒是深得墨家学识之精髓,不枉为父倾尽所学。”

魔蝎苍穹有些释然,北漠乃弹丸之地,常有邻国在边境骚扰,虽得自己蝇营相撑。若是有天能得她的庇佑,倒是不枉顾自己当日所为。

“主子,小主刚在陶土坊看到了这个”他拿出怀里的靴子,放在了书案上,底面向上。

“哦,她说了什么?”恒叔摇了摇头,“什么也没说,只是表示知道了”

《天下聘》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