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含情漠漠》含情脉脉的眼神 罗御 含情漠漠GC

含情漠漠

连载中

完结小说《含情漠漠》是纳兰昀汐最新写的一本豪门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卓寒衫,寒衫,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可直到这么多年之后,她才发现她认错了阿山。 真正的阿山一直都没有来过,而被她误认的那个阿山,则从一开始就将错就错,占据了她的心,

|更新:2019-08-08 18:22:41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完结小说《含情漠漠》是纳兰昀汐最新写的一本豪门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卓寒衫,寒衫,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可直到这么多年之后,她才发现她认错了阿山。 真正的阿山一直都没有来过,而被她误认的那个阿山,则从一开始就将错就错,占据了她的心,

《含情漠漠》免费试读

可直到这么多年之后,她才发现她认错了阿山。

真正的阿山一直都没有来过,而被她误认的那个阿山,则从一开始就将错就错,占据了她的心,一晃多年。

卓寒衫在一阵沉默里,忽然开口:“阿山,怎么死的?”

安柚落幽幽地望了一眼窗外,阳光很好,她轻轻笑着,阿山的脸仿佛浮现在了眼前。

眉眼已经模糊了,但他最后说的那句话,却被她记了许久。

他说:“我不是,那个……”

当时她还不明白他要表达什么,现在想来,茅塞顿开。

那年在公园里她哭得厉害,听到他声音时就已经默认他就是救她的阿山,不疑有他,之后沉浸在丧亲的悲伤里,和他相处时也没有聊及其他,慢慢的也就成了朋友,之后阿山走了,再回来时身边已经有了女朋友,她和他也就少于联络了。

然后,就是天人永隔。她赶去医院时,只来得及听见这只字片语。

直到今天,一切才真相大白,当年救她一命的,是阿衫,而不是阿山。当时的卓寒衫肯定没想要告诉她真名,她就认为是山崖的山,他亦没有否认。

卓寒衫静静地望着她,没有说话,他知道她已经想明白那些前尘往事了,可他不知道如何开口,更不知道怎么告诉她,阿山的真正死因。

倒是安柚落沉不住气了,她双眼微眯,一双眸子透亮,像猫儿一样望着他,“卓寒衫,到现在你还不准备跟我说实话吗?我知道救我的人是你,至于另外那个阿山,你也认识的吧?他死的那天,我在医院里看见了你。”

之前她不确定那个背影到底是不是卓寒衫的,现在,她完全可以肯定了。

“卓寒衫,你跟他,到底是什么关系?”

日头强了些,光线照进屋内,笼在卓寒衫脸上,卓寒衫侧了侧脸,他沉默了一会,这才悠悠地开了口。

“他叫薛山,是我的……兄弟。”卓寒衫忽然转过脸来,一向沉黑的眸子此刻熠熠发光,唇角却拢着一抹悲伤的弧度。

他是知道的,从看到安柚落的第一眼起,就知道自己曾经救过她,哪怕当时的她狼狈不堪,一双眼还紧紧闭着,他还是认出了她。

七年前,她还是天真烂漫的,他救了她;七年后,她隐忍坚强,他,是害她再次丧亲的凶手。

他是不打算告诉他那件旧事的,哪怕知道以安柚落的性子,会因此对他好些,放下些怨恨,他还是不愿开口。

卓寒衫觉得,错了就是错了,他不需要拿以前的恩情来抵消他的罪孽,他画地为牢,把自己牢牢地关在阴暗的世界里,不见天日,不肯原谅。

“以前,我和他都是同一家集团的人,因为一个任务先后来到这里,只是没想到的是,我们两个都遇见了你。”

安柚落看着他,没有说话。

卓寒衫继续道:“其实我会模仿薛山的声音,做我们这行的,虽然没有易容的本事,但模仿一个跟自己声音相差不算多的人,是没问题的。”

安柚落问:“那你为什么要刻意模仿薛山?”

卓寒衫忽然笑了,冷峻的五官舒展开来,像是春风吹皱了一泉碧湖水,柔软的水纹一圈圈地荡开。

“因为习惯,我不是个见义勇为的英雄,偶尔救几个人,也不奢望能积什么功德,索性都记在薛山头上吧。只是没想到,他这么好的人,反而走在了我前面。”

卓寒衫放在床上的手有些轻微的颤抖,安柚落看得出来,他和薛山的感情很深,她亦猜得到,卓寒衫不肯以真实面目示人的另一个原因。

他对外界有种抗拒,哪怕做的是善事,也不习惯将真正的自我暴露在人前,亦更不需要别人的报答,不愿更多的牵扯。安柚落不由得怀疑,他是不是遗落人间的外星人,又不由得好奇,造成他这样性格的原因究竟是什么?

安柚落仔细地望了他一会,洞悉真相后,她对他的感觉更加微妙了,既有感激还有怨恨,既有心疼,还有……一种深深的好奇。

他的过去,他的心事,他身上那奇特的纹身,仿佛都在吸引着她去探索,安柚落在这一天突然发现,她的心里萌生了一种念头,一种不受控制的,想要靠近卓寒衫的念头。

那种感觉就像是,喜欢上一件东西后,就迫不及待地想要了解那件东西的全部。

但她很快就掐断了这个想法,她忽地换了一副嘴脸,“卓寒衫,你是故意让我看到你的纹身想起往事的吧?”

卓寒衫目光暗了暗,淡淡地勾了勾唇,“你觉得是,便是吧。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反正,他就没想过安柚落会记那么久。

他一直觉得她早就忘了,正如他一般,早就忘了这档子事。如果不是再次遇见的话。

安柚落没有再提这件事,她的目光又在他的伤口上落了落,她开口道:“我说你,能不能像个男人一样,别老是窝囊着让人欺负。”

她故作讥讽模样,“你赚那些钱,还不够医药费的。”

仿佛这样,就能赶走那些猛然出现又如青草般茁壮生长的情愫。

卓寒衫没有说话,他表情平和,长睫依然是低敛着的模样。

他寡淡的表情像是不食人间烟火一般,但他今天的表情已经够多了。无奈的笑,自嘲的笑,悲伤的笑。

所有应该表达高兴的表情在他那张精致无暇的脸上,都成了负面情绪的载体,可他愈是这样,愈是让人觉得悲伤。

卓寒衫坚持出院了,那伤口只要好好养,还是没什么大碍的。

安柚落经过小吃店的时候,林老板叫住了她,问了问卓寒衫的情况后,压低声音跟她说——

“我看啊,小卓那个孩子可靠得很,他是怕还了手给我惹麻烦,毕竟无赖混混难缠得很。哎,真是委屈他了,那一刀真的把人吓惨了咧!幸亏他反应快!”

安柚落心里一紧,后面回答的话都有点心不在焉了。

卓寒衫没做错,等那胖子撒完气他也离开小吃店一切就会平息了,他不想惹事,但他根本都没为他自己着想。

万一,他真的因此出事了呢?

安柚落没有继续往下想,她深呼吸一口气,准备抛掉那些无聊的幻想。

可那一瞬间慌乱不已的心跳,真真正正存在过。

那是她的在乎啊。

《含情漠漠》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