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最后的降尸人》良姻 不认路的扛尸人 免费阅读 最后的降尸人小说TXT

最后的降尸人

异能连载中

谦清新书《最后的降尸人》由谦清所编写的异能风格的小说,主角刘家,巫门,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没有回答就是我得到的回答,但静默的时间并没有持续太久的时间,那地方开始又再次传来撞击声,于此一股离心力正扯着我往右动着,即使手铐和

看书网|更新:2019-08-18 18:03:47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谦清新书《最后的降尸人》由谦清所编写的异能风格的小说,主角刘家,巫门,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没有回答就是我得到的回答,但静默的时间并没有持续太久的时间,那地方开始又再次传来撞击声,于此一股离心力正扯着我往右动着,即使手铐和

《最后的降尸人》免费试读

没有回答就是我得到的回答,但静默的时间并没有持续太久的时间,那地方开始又再次传来撞击声,于此一股离心力正扯着我往右动着,即使手铐和脚链沉重地把我黏在地上动弹不得,但我还是大概感觉到自己应该是在车里。

“无论你是人是鬼,麻烦你能不能停停?你这实在弄的我脑袋疼。”我说的是实话,那单调的撞击声简直磨人的脾气,可那东西显然没有要听我话的意思,继续在那里单调地撞着,我面对的是一个无可奈何的局面。

这就是我的结局么?这个问题一出现在我的脑海中,就感觉自己像一只大大咧咧撞进老猫窝的老鼠,枉我十二年练剑学道,降尸人的旅程才刚刚开始就要草草结尾,实在有些不甘。

这车里空气状况颇差,完全是封闭的状态,异味之下不谈,到最后似乎都因为缺氧而精神恍惚起来,大脑的思考缓慢而迟缓,连纠结境遇的念头都丧失了……

然而忽然一个急刹车又让人打起了些精神,我整个身体猛地就向前飞去,接着在空中又被铐在身上的铁链拽着摔到地上,整张脸硬生生地在地上撞了了个结实,但似乎是大脑缺氧太过严重,竟然不是那么的生疼。

估摸着这车是停了下来,接着就听到外面好像有打斗的声音,不一会儿功夫,我身后居然出现了一缝的阳光,那阳光来的突然且过于刺眼,我想要捂住眼睛却发现举起手的力量都没有,只好虚起眼睛,接着就听到有的声音从那米阳光里传来:“这里面有人!!”

看到一矫健地身影跳了上来遮挡住了阳光最灼热的一面,这让我的眼睛更够张开多些,我看到来人腰间挂着一把短体插刀,顺着阳光的方向反射出一道五彩的弧线,他用彝语喊道:“里面还有一个人!!”

我被抬了出来,光的世界令我心神一松,整个人就昏死了过去……

身体虚弱不堪的我途中几次醒来,不过都是看到些些碎片般的画面又沉晕过去,画面里有那把闪耀的短体插刀,田间间的泥泞小路,一朵朵大出奇的五色花朵……途中我做了个梦,谈不上好梦也谈不上噩梦,梦里见到了外公站在院子里抽着旱烟,一旁是叶叔和他那只黑猫,几个人都不说话,安安静静地呆站在那里看着我……

我是闻到了盐茶香醒来的,一起身就是一身的酸痛,我慢慢地睁开眼睛,却发现眼前是另一双眼睛,那眼睛瞪得溜圆就像面镜子反射着我的眼睛。

“先生醒了!先生醒了!”眼睛的主人是个小丫头,其实也不能算是个小丫头了,是个是十五六岁的小姑娘,她穿着红色的百褶裙,头戴荷叶帽,双耳带着贝壳,垂颈部带银领牌,手里拿着根狗尾巴草在那里跳来跳去,我刚醒来,而她身上饰品又多,发出的声响着实让我有点头晕。

我打量了一下自己所处的房间,是间木屋瓦房,床是红木雕花床,屋内摆着待客的小方桌与椅子,也是十分考究的雕工,很有种老旧怀念的味道,一布条帘子遮着门口被小风吹得来回翻着。

这里的布局让我想起了刘家大宅,唯一不同的就是这里的茶香味道,让人心神宁安。

“先生!你可长得真好看!就像韩剧的美男一样!以后我要嫁给先生,这样我们的孩子就能长得好看了!我才不要我的孩子跟寨里的人一样又黑又胖的!难看死了!先生你答应我!等我明年的之后来娶我!”这彝族小姑娘自说自话,我也根本插不上嘴,不过这小姑娘的汉语倒是说得很好,只是带点口音之外没什么问题。

“乌妞,不要叨扰先生了。”这时门口的布帘被掀开,一看上去十分精瘦干练的老人走了进来,老人的汉语很是流利,光听声音还以为本就是汉人,老人头发挽成一个发髻,粗似螺髻,左耳穿孔,戴金耳环,身上斜挎用细牛筋编织而成的佩带,并没有佩刀,胡须剃得很干净,但最令我在意是老人因为岁月褪色的双瞳,沧桑之下却是从容。

这叫乌妞的小女孩没再说话,开心地跑到我床边上的椅子坐了下来,由于个子小巧,腿没法着地,调皮地前后踢着,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一直都在傻笑。

“多谢老前辈相救。”我撑起身子对老人家道谢,老人家却只是看着我手上的屠魔乾坤咒,好一阵功夫才心情复杂地说道:“我们魂七道深受郑家恩惠,怎么会见死不救呢。”

原来是凉山魂七道的人救了我,这魂七道我外公曾提过,和刘郑两家降尸门一样,魂七道也是一巫门,基本上以凉山彝人为门人,其名讳来源于彝人一流传下来的刀法为魂七刀,据说只有七种变化,但绝对是拼命厮杀的刀法,以凶狠为主,而正好魂七有七路门人,都以魂七刀为门术,所以被总称为魂七道,但据说后来门人也都散了,如同刘郑两家一般渐渐淡出历史舞台。

“请问老前辈是魂七道哪一道?”我问道。

“唉,什么哪一道啊,如今魂七道已散,当年晋身六大族巫门的我们,如今是死的死散的散,我这辈分也就我一人独活了,魂七道也只剩下我们番蓝道了。”

老人说话满是沧桑,似乎不经意回往了一下那逝去的岁月,他最后看着我身边的旱烟斗奇怪地问道:“请问先生,这旱烟斗的来历是?”

我如实回答那是我外公去世前留给我的,老人再得知刘成普是我的外公,脸上的惊讶更是增加,但又得知外公已经去世,再加上世间已无刘姓传人,又是良久地说不出话来。

我也不忍打断他的思绪,只是一旁安静地等待着,最后老人家叹了口气说道:“我见到先生手臂上的屠魔乾坤咒便知你是郑家后人,没想到还有刘家血统,难怪先生样貌堂堂,也算刘郑两家之喜了,不过先生又怎么会跟青苗赶尸门落下瓜葛的?身上还有这么深的蛊毒…….”

于是我一五一十地将我离开刘家大宅之后的事情给老人家讲了一遍,老家听后一脸的后悔,最后他说道:“这赶尸门自古就不是什么正道,发明了那么多恶毒的蛊术不多,明庭之时又看是利用赶尸贩卖毒品,当时官民眼见赶尸晦气,便不愿招惹,如今又不知道在做些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当年令尊也曾提醒我们魂七道,说这赶尸门进入四川恐怕有所图,当时郑家虽衰,但刘家叶家依然势大,那赶尸门便很是收敛,如今刘家也已……只剩根本不再过问巫门是非的叶家,难怪他们现在是猖狂起来了……可惜我们魂七道远在凉山,根本奈何不了他们,要不是这次无意间撞见他们鬼祟行踪,恐怕先生和先生朋友都得被害才是。”

“朋友?什么朋友?”我好奇地问着老人家。

“那个跟先生一起被关进卡车的里的女人不是先生朋友么?”

……

我下了床,随着老人家一起出了房间,外面是一片大的空地,摆满了茶桌,地上全都是零零散散的瓜子壳还有烟头,这里是个茶馆,这个时间点应该是刚刚关门停业,几个妇人正在收拾着,见到我们都礼貌地鞠躬。

魂七道宅院很大,外人走起来都有点晕,不过旁边乌妞仍然轻松地蹦蹦跳跳的,不时过来蹭我一下,然后又带着一脸傻笑地往后躲去,这似乎对于她来说很与意思,可能是这魂七道寨远离汉人,她很少见过汉人吧……

终于来到了我“朋友”的房间,可还没进房间就听到一彝族大妈用彝语说着什么,语气十分着急扼腕,而于此同时那彻夜折磨我的单调撞击声又出现了,我侧目往屋内一看……那不是上次救我的那个拾荒瘾君子么?

此刻她正浑身颤抖地蜷缩在墙壁旁边,不停地用脑门撞着墙壁,我现在终于弄清楚那声音的由来……那彝族妇人想要去扶她,却不料她推开妇人继续在那里撞墙,很快墙上就有了她新的血迹,我旁边的老人家说道:“你这朋友毒瘾不浅啊……”

虽然我不知道她是怎么被赶尸门盯上的,但毕竟对我有恩,于是问老人家是否有救,老人摇了摇头只说了一个字……难。

《最后的降尸人》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