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旧家时》旧家新家 主角是小妮,叶妮的小说 旧家时玻璃

旧家时

短篇连载中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惠雁原创的短篇小说《旧家时》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小妮,叶妮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4、藏奸 春日清晨,夜雨湿街,空气清新,偶或

|更新:2021-01-31 15:02:3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惠雁原创的短篇小说《旧家时》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小妮,叶妮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4、藏奸 春日清晨,夜雨湿街,空气清新,偶或

《旧家时》免费试读

4、藏奸

春日清晨,夜雨湿街,空气清新,偶或新叶落地,叫人不胜怜惜。叶妮一路走来办公室坐定,一杯咖啡的徐徐飘香里,打开电脑写作。叶妮习惯将断续的思索弹奏、击刻在电脑。她要静享、并捍卫这每一个书案前的早晨。

门里突然冲进一个人影来,叶妮眉头一皱,故意不看进来的是谁。

门被关上了,叶妮一回头,却见是小妮,晨妆未理,一件米色长风衣

潦草地裹着,哆索着叫了一声姐,便破碎似的哭开了,仿佛瓶浆迸裂。

叶妮的心一下揪起来,小妮虚弱无法站立,叶妮连忙扶她坐下,

无端泪下道:“咋了,你给姐姐说!”叶妮脑子里划过惊惧的一道闪

电:妹妹是查出了不好的病?几天前小妮打电话说单位体检,她懒得

去,想让叶妮去。

“姐,我活不了了!我怎么活呀!”

“别怕,咱再去复查!是什么病?”

“不是!”小妮扭着身子,竟在痛哭中闪过了一丝苦笑。叶妮的心松了一下:“那是怎么了?你别吓人了!”

小妮时高时低,断断续续说出的事的确仅仅次于死亡。要让小妮

说话放低声音,放慢语速,那还真得是关乎存亡之事。

就在昨晚,秀延区委宣传部副部长李小妮在一次小聚散场后,去某个私密场所与某重要人物相会,在去往相会场所的路上,恰好接到《北山日报》社政文版编辑康女士打来的电话,寻问上午某活动中报道有关事宜,并通知报道将于明天一早见报。这是一次极为寻常的通话,电话之后,小妮也将近到了那个秘密的场合。小妮记得是将电话放进提包里,对着走廊里的镜子迅速理了理妆容,轻捷地走上楼梯,敲了敲那个房间的门。门开了,里面是一个穿着睡袍的男人,他说:“桃花带雨春欲滴,小妮,你可真是鲜艳欲滴。”这个男性的声音在会议上,甚至电视上常出现,圈内的人大都能听出这个声音。

这自然是一个春色滴,春潮动的销魂时刻,闻其声便可知其细微景致。

小妮将近子夜时回到家里,睡前要关手机,才发现了要命的事实:康女士打给她的电话一直开着!小妮惊惧地叫出了声,扑火似的按灭了电话。

丈夫麻军问:“怎么了!半夜三更的。”

“化妆水倒了。300块没了!”

小妮在天旋地转中捱过了一夜,反复核对手机里与康女士的通话时间是9:05——11:45,这要命的2个多小时里,一场最为保密的事件却在现场直播。

世间竟然有这等荒唐事,偏偏就出在件件精明的李小妮身上。

叶妮听了,长出一口气,重重地跌落在椅子上。旋又起身冲了一杯咖啡推到妹妹手边。沉默许久之后,叶妮自语似的说:“康编为什么不挂断电话,并且要坚持到2个多小时之后?康编会不会也和你一样根本就没再想起碰一下电话,只是无心地未挂断电话。手机放在包里,虽然并未合上拉链,但包里还有其他物件,未必能听得见,或者未必能听得清。来,我们现在就做个实验。”

小妮叫道:“别试验了,我已经试验过了,声音肯定有。再说,康编那人又那么鬼诈。我今天早晨就想着去见康编辑,想试探她,可我不敢!”

“这要不了命,别怕。”叶妮冷静看着妹妹。

“这还要不了命,我都不想活了!”

“如果你确信康编听到了,那就立刻去找她,并且把这件事告诉那个人,并且尽快找机会带着康编去见那人。让他来处理这件事。”

“姐,你想干什么?康编比我年轻,比我漂亮!”

“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只是事已至此,这是唯一有效的补救方法,只有他有能力捂住这件事。再者,你还愁人家身边没有比你年轻漂亮的,想和帝王谈爱,你别糊涂了!事情只有看到本质才好轻松顺利唱念做打。”

“姐,我不敢告诉他,我怕!”

“必须要告诉他,你一个处理不了这事,他不知情,事情会发展到无可补救,没准可引发更严重的后果,会牵连到他。你去,你就对他这样讲。”

“现在,你立刻找康编谈一谈。看她到底听到了,还是压根没听到。没听到最好!”叶妮说着立刻端来一盆热水要她洗脸。

“姐,我不敢去。”

“这是能怕过去的事嘛,就要雪崩了,你还不快跑!”

小妮胆怯地走近报社大门,感觉院里所见之人,简单如常的问候里仿佛都有讪笑之意。走进康编辑办公室,康编在看见她的刹那眼神里突然闪过一丝躲避,并且把头低了装作没看见她。小妮头皮上滋的略过一丝电流,知道一切都是水落石出了,要不是碍于有他人在场,小妮恨不得上前揍她一耳光。想起姐姐的话,小妮单刀直入地说:“康编!这两天有个人要单请你吃饭,我先通知你一声,你可千万不要不到场。”还想再说点什么,竟然不能应付,只好负气地转身走了。

康编辑满腹打鼓、憋气,当天午饭后就接到了小妮打来的电话,电话里却是那个重要人物的声音,柔和慈祥的语气里尽是亲切关怀,工作上有无困难?开会时好像见过,要与小妮搞好协调沟通,与小妮共同做好区上宣传工作等等之类。

康编辑听着,一一应声,满腹憋气只剩下了偃旗息鼓,甚至有了一种轻飘飘的欣然。康编辑不知自己何以怒气消得这么快。

下午,小妮到赋新路18号“千叶罗裳”店去和姐姐密谈。姐妹俩来到公园一角的树阴下坐着,叶妮说:“这事只是暂避风险,以后终归不会是密不透风。我考虑你最好自此打住,干干脆脆退出!时间久了,是福是祸可不是你能把控的,况且,这不是事关你一个人。”

“你怎么会这么想?”

“我一直在暗暗担着心,早就想劝你结束!可没想到会出这样的事。你现在断了还来得及,不能再晚了。”

“也不全是因为什么权啊不权的,毕竟,我,们有感情的,有好感的。”

“你真的是糊涂了,你把我急死了!我要怎么说你才能明白!小妮!”

“我什么都不想听了,累了,想好好安静几天。”

“你是应该安静了,你好好想想!快让这事自此打住,一切结束!”

“别说了,我现在真想把康编一下子捂死!”

“别信口胡说,许多刑事罪犯都是无意识中顺手完成的。”

( 2208字)待续

《旧家时》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