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我的灵主夫君》怨灵夫君txt 健全文 我的灵主夫君别扭受

我的灵主夫君

现代言情连载中

主角是晏池,莫寒的小说《我的灵主夫君》此文是西西西巢原创的现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断华山脉,锁云涧上。 一冰蓝一月白,两道身

|更新:2021-01-20 10:02:23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是晏池,莫寒的小说《我的灵主夫君》此文是西西西巢原创的现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断华山脉,锁云涧上。 一冰蓝一月白,两道身

《我的灵主夫君》免费试读

断华山脉,锁云涧上。

一冰蓝一月白,两道身影并排静静站着,一动不动。直到日头沉沉西去,玫瑰色的晚霞染遍了天空。

数不清的修灵者试图登山瞻仰两人的风姿,却被晏池秋手下的兵士强行阻拦在了山脉脚下。

哪怕是那些世家子弟,也没有例外。

半天下来,山上再也没有传出任何动静,看热闹的人已经抱着遗憾散去了大半。只剩几个执着的人依旧守着。

比如叼着草根盘腿坐在地上的顾清清,比如几次三番想要不管不顾闯入山脉的阮凌云。

只不过,每个人的目的总有些不同。

锁云涧涯畔,晏池秋眉头微皱,眼中的光芒越来越幽暗。寒气不断自他体内溢出又收回,身畔的空气因此时而无色,时而呈现出一片堪称绚烂的冰白。

前日北荒取药时被重伤,今日又强行自闭关中醒来,晏池秋当然无法如往常一般将那一身灵力安然收敛在体内。

只是这样剧烈的灵力散逸……

莫寒手中的扇子微微晃动,嘴角含了一缕悠然的笑意:“你着急了。”

晏池秋并不答话,只是垂眸定定望着脚下翻涌的云雾。

方才涧底的灵力疯狂暴动,二人都没有错过,他们自然也都清楚,现在的云九洛,绝不是涧底那一群怪物的对手。

除非,茯流主动出手。

而直到此刻,灵力暴动已有许久,他们依旧没有感知到茯流那一股极致纯净的生命力。

如果他们知道,云九洛以她微末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灵力修为生生杀出了嗜灵藤的重重包围,哪怕是见识过无数天才的灵界少主与仙界皇子,也一定会惊讶无比。

莫寒桃花目中眸光微动,露出一丝诧异。晏池秋神色一紧,脱口便道:“何事?”

莫寒脸上笑意敛去,渐渐透出凝重:“我放在她识海中的仙力消失了。”

识海掌管着人的精神和灵魂,其重要性甚至大于储存灵力的灵海。毕竟,识海若是破碎,就只能一辈子做个白痴了。

莫寒仙力深厚,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云九洛的识海关闭了。

与此同时,涧底的灵力暴动瞬间平息。

晏池秋心中狠狠一痛,再也忍不住,直接一步踏前,纵身跃入了锁云涧中。

他的身后,莫寒手中的折扇轻轻点着薄唇,低声喃喃:“竟然没有出手么……?”

……

云九洛与余青萝在同一个洞穴的同一个石床上缓缓张开了眼睛。

不同的是,此时洞内燃着火把,显得温暖又安全。

云九洛试着活动四肢,很快就惊喜地发现竟然没有什么大碍,甚至之前明明已经失去视觉的双瞳,此刻也被一阵暖意包裹。

“姐姐!你醒了!”

熟悉的声音自身旁传来,云九洛宛若被九天玄雷狠狠劈了一记,直接愣在了当场。

她不敢置信一般有些僵硬地转头望去,少女眉眼弯弯,整个人趴在她的身边,盈盈望着自己。

是活的余青萝,是活着的青萝!

云九洛双目忽的有些湿润,比起自己独自在痛苦和自责中了却残生,余青萝还活着,是对自己多么大的安慰。

她伤的极重,又反复透支灵力,榨干了本就脆弱的灵海。此刻一直令她悬心的事忽然解决,她甚至来不及问这是哪里,便歪头再次睡了过去。

总之,青萝不会害她便是。

余青萝轻轻抚着云九洛显得脏乱的头发,眸中闪过极浓的愧疚和心疼,最终统统化作了刻骨的恨意。

茯流坐在一旁的黑暗中自斟自饮,云九洛没有发现她,她便没有凑上去说话。

琼华翠酿一杯接着一杯下肚,她也并未用灵力化去酒力,少女的双颊逐渐飞上红云,目中也是一片氤氲的迷蒙。

近乡情更怯,怕就是如此模样吧。

一人昏睡过去,两人各怀心思,洞中昏暗的光芒明明灭灭,只有火把偶尔发出一声噼啪的炸裂声。

茯流是真的醉了,直到洞外响起几乎难以听到的脚步声,她才心中一惊,逼出酒力,回过神来。

晏池秋强忍着闯入洞穴中的冲动,素来冰冷的玉颜上浮着一层薄薄的焦急。

翠色光芒忽然自空气中四散汇集过来,最后凝成了少女的样子,翠色长发,翠色眼眸,翠色长裙及地,正是茯流。

“不知晏大少主,怎么有空踏临我这贱地。”茯流唇角微翘,眉眼透着极致的讽刺和厌恶。

这些年来,茯流对晏池秋的感情,早已从浓烈的恨意变成了冰冷的淡漠。看她今日仿佛又回到几百年前那天的样子,晏池秋哪里还会不明白。

他微微沉默,哑声道:“她怎么样?”

“难道不是你们将她送到这里?!我再晚去一刻,你就准备收尸吧!”

茯流清楚看到对方身体猛的颤了一下,心中竟生出无限的畅快。

她一字一顿道:“我当年就说过,晏池秋,你会有报应的。”

看着对方眸中似曾相识的压抑和痛苦,茯流忽然觉得有些无趣,她转身向洞内走去,声音已经恢复了冰冷和淡漠:“你要是进来,我就把当年的事情原原本本告诉她。”

晏池秋怔了一下,唇畔的笑意有些苦涩,他收回已经迈出的左脚,静静站在那棵巨大的琼花树下。

她当年最爱琼花,所以茯流在这里种上了琼花树。一晃几百年过去了,琼花树已经如此挺拔,她回来了,却已经不记得他。

男人身上的月白衣袍纤尘不染,长身玉立,青丝流光,深邃的眉眼冰冷中透着威凌。

可是任谁都能看出他周身弥散着浓郁的悲哀和孤寂。

一片琼花瓣飘飘摇摇落在他的肩上,随即附上一层薄冰。晏池秋将它捻起,放在掌心看了半晌。他最终轻叹一口气,随手将花瓣上的冰凌化去,丢在了风里。

咳!咳咳!咳!

晏池秋漠然看了一眼帕子上殷红的血液,面无表情将它收起。

再次动用灵力,他已经伤及肺腑。

管不了那么多。

他站在琼花树下望着黑暗中唯一散发着光芒的洞穴。

这一等,就是一夜。

《我的灵主夫君》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