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盛宠嫡女萌妻》嫡女商妻 YAOI 盛宠嫡女萌妻完结版

盛宠嫡女萌妻

现代言情连载中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盛宠嫡女萌妻》的小说,是作者满山红遍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马赛城,赛家,传承千年,而罗宋国尚不足百年,这差

|更新:2021-01-10 05:01:53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盛宠嫡女萌妻》的小说,是作者满山红遍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马赛城,赛家,传承千年,而罗宋国尚不足百年,这差

《盛宠嫡女萌妻》免费试读

马赛城,赛家,传承千年,而罗宋国尚不足百年,这差的不只是时间。

赛家及奴隶制在青岩群山根深蒂固,已经和坚硬的岩石长在一起,高手都很难撼动。

赛家正中间主楼,全部由青石建造,这就是一个小型城堡。由此可以窥见当年青岩最繁荣巅峰时的一角。

主楼地上三层,半地下一层,地面以上高二十五米,呈弧形、全长大约三百米。

主楼后面中间是一个大花园,左右即南北各一栋楼,比主楼还高一头。同样是青石建造,但主楼经历了千年风雨,格局、气质和现在颇为不同。南楼和北楼明显更年轻,像年轻人一样年少轻狂、年轻冲动,少了一些稳重。

赛家现在不需要稳重,天没黑,南楼、北楼就亮起无数灯,昭示着赛家的兴盛与辉煌。

进进出出、来来往往的奴隶,都穿着精美的衣服,拿着精致的物事,认真的伺候主人们开始又一个精彩又糜烂的**。

楼上、楼下以及地下,一阵阵愉快的、轻狂的或得意的笑声;间或还有骂声,激烈的对骂,激Qing的打情骂俏,激动的说笑带着脏话也像是在怒骂。这就是赛家的日常生活。

有笑便有哭。奴隶虽然不是人,生来命运就注定;但痛了哭叫流泪连畜生都会,挨打会哭,被凌辱会叫;叫声夹杂着变态的狂笑,不知道究竟谁不是人。

在赛家,一切由赛家决定。

这样的生活这样的模式,赛家人疯狂享受着,其他人麻木忍受着。

赛家主楼也亮起灯。因为太大,若是在所有地方点上灯都能累昏一批人;所以只有部分地方亮着灯,看着反倒不如南楼和北楼辉煌。

主楼代表着权利、地位,庄重略显压抑。忙碌的奴隶同样很多,却几乎听不到声音。

二楼中间宴会厅,赛家权利顶峰的一批人今晚在此聚会。

人数并不多,三十来个;一人一席,摆的很开,给与每人充分的空间。宴会厅很大,灯光很亮,陈设极奢华,又显得恰到好处。这里的人不仅决定着赛家的命运、崇州的命运、也影响着朝廷一部分人、还有皇帝。所以怎么样都是应该的。

首席坐的便是赛家主君:赛尔文。

赛尔文六十来岁,精神的像小伙子,脸比赛歌德还长。不知道他爹的脸?

赛歌德坐在他爹旁边,依旧阴冷恐怖,让人不寒而栗。

赛歌特位置和他爹隔了几个叔伯,依旧穿着金色的衣服,却狂暴不起来;每次看到赛歌德的时候,内心依旧狂暴,一边冷笑。

看赛歌德笑话的不止三五个,其他人没笑,也是深情看着他。

赛尔文是主君,先开口:“老祖宗今晚、最迟明天将突破,以后赛家将再无阻碍。”

众人都特激动。七层高手,整个罗宋国也没几个。以后赛家不仅称王崇州,还能走出崇州,谋取更多利益。充分发挥想象吧,一切就在明天。

赛歌德依旧阴冷,说不上高不高兴:“老祖宗是赛家定海神针,很多事还要我们去做。小事没必要让老祖宗Cao心。”

一个大叔终于发问:“你做的那些事究竟什么意思?”

一个大爷很怒:“白白害死那么多人,到时看你如何向老祖宗交代。”

赛歌德应道:“我自然会交代。不过人不是我害死,是咱墨国公害死。虽说流言用处不大,但众口铄金,积毁销骨,肯定能发挥作用。墨国公只是一个小畜生,皇帝为何不杀他?因为他气数未尽,不能杀。现在就把他气数耗尽。”

赛歌特问:“你还打算利用他,不怕养虎为患。”

赛歌德看着他弟的脸和鼻子,越看越废物:“养虎为患,就把他牙拔了、爪子磨平,让他无法为患。现在跳的越厉害,到时反差越强烈。”

又一个大叔说话:“话虽如此。但你原计划墨国公熬不下去就会乖乖服软。”

实际上大家都知道的,墨国公熬的挺好,一点儿软的意思都没有。

相反,赛家虽然让大家看到墨国公的残酷、残暴、残忍,同时赛家也被人当笑话看了。还是自己主导请人看的笑话。

又一个大爷说话:“等老祖宗突破,随手就能捏死那小畜生。”

所以赛大公子就别折腾了,没那本事就乖乖吃着等着。

奴隶们进来上酒菜,几个美貌的女奴被拉住,在宴会厅没关系,随便过把瘾也好。

赛尔文是有个女奴主动投怀送抱,但不是他喜欢的类型,随手推一边。

没人勾引赛歌德,甚至有人私下里说,等赛歌德做了主君,美人们将失去一条富贵路。

赛歌德吃着醇厚的稷谷酒,阴冷应战:“老祖宗一直希望子孙后代有出息。控制墨国公,可以牵制朝廷。最想杀墨国公的是朝廷,所以我传下话,朝廷那些高手现在应该已经到了青马酒店。”

好些人还在生气,说谁没出息?朝廷那个高手黄三健都死了,哼。

赛尔文说道:“若是墨国公还能胜出,损失的不是我们的人。”

赛歌德点头:“所以我们等着去救人,再等着老祖宗。”

众人一齐看向西南边,南楼传来一阵狂笑声,夹杂着少年的惨叫与求饶。

赛尔文回头问赛歌德:“若是墨国公还不肯送回赛歌玛怎么办?他毕竟是你弟弟。”

赛歌德阴冷的应道:“三弟伤了哪里我在身上砍几刀,三弟若是饿瘦了我就饿的比他还瘦。再让墨国公加倍偿还。”

“啊!”北楼又一阵尖叫,叫破这黑暗的夜。

今夜特别黑,夜黑风高好杀人。

青马酒店后边独院,高手足足围了三层,赛家高手又在外面加了一层。

院内淡淡的血腥味,古枫树下点着一盏灯,照得夜更黑。

屋里点了两盏灯,煮了一壶茶。中间地上坐着十来个人,中间还摆了一盘棋。

庄上弦坐在一边,俞悦坐在他身旁,后边还有咸晏、咸清等。

对面坐着三个高手,一个膝上放着刀,一个手边放着剑,一个满脸大胡子急着要杀人。

他们三个便是黄三健手下剩余的三个四层高手,今夜来杀庄上弦;然而庄上弦坐在这里,他们就只有坐下。

过了一阵,茶终于煮好。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盛宠嫡女萌妻》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