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重生手札》世女重生手札 调教 重生手札现代言情小说

重生手札

现代言情连载中

主角是陈初,陈锦莲的小说《重生手札》此文是爱偷懒的鱼原创的现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像是这种密室一般人家都是不会轻易透露出去,何况还

|更新:2021-01-08 20:02:21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是陈初,陈锦莲的小说《重生手札》此文是爱偷懒的鱼原创的现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像是这种密室一般人家都是不会轻易透露出去,何况还

《重生手札》免费试读

像是这种密室一般人家都是不会轻易透露出去,何况还是这么机关重重的密室。可以说男人有时候太不会表达自己的感情,特别是这个年代的男人,虽然这个年代的男人,也已经逐渐走进内室,会和家里的晚辈互动说笑,可是大多数他们还是以外面为主。所以就算陈湬水对她是关心的,可是他有时候也不知道怎么插手女人间的庶务。他只能用这种方式表达他的关心。想到这里陈初暝的鼻子忽然一阵的泛酸,因为在陈湬水的身上她也看到了自己那个不在同一个时空的外婆对她的关心。,她再也看不见外婆了,不知道外婆知道她的死讯后会不会伤心欲绝?

“丫头,想什么呢?你难道不好奇爷爷这回淘到了什么?”陈湬水拿着一卷有些残破的古画来到她的面前。他顺手还点亮了一盏油灯。小心的罩上罩子,深怕灯芯上的火沫子伤了画。

“这还用猜吗?不就是你手中的破画?”陈初暝为老爷子一把年纪了还和她玩这种幼稚的游戏而感到好笑。

“这可是宝贝,你别看这个画外表破烂。”这卷画虽说年代久远,看上去有些狼狈,不过颜色依旧还是很亮丽。色度至少比它表现出来的那种残破要明显的亮上一度。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这快是陈初暝的职业病了。

陈湬水将画递给她。她将画慢慢展开,画上的颜色是一种旧的黄,还伴随着几不可闻的纸张独有的味道,展开是一张富丽堂皇的人物仕女画像,画的上方还有多种印章,这些印章表明了这张画曾经的归属,从印章上来看,收藏这张画的名人还是相当的多的,既有侯爵,也有当代的名人。

画中几名女子簇拥着从宫殿中出来,带头的女子穿着华丽的宫装头上戴着华美的头冠,她眉眼之间有一种淡淡的哀愁,脚步欲走又停,而在她身边簇拥的最边上亲近的几个服侍比起前面的女子简单了很多,色调也要暗沉一些,头饰更是简单,看的出是最前面女子的贴身侍女。表情也都不一,有担心的,沉思的,好像心境都是为着画中主角而描写。最外围的众女子不论是表情和动作,则是木讷了许多,像是对周遭全无知觉的行尸走肉。从这幅画就可以看得出,同是女人社会地位的差距,导致生活质量的差距。

最外围拿着蒲扇的几个女子就是当时社会最底层的存在,而她们对生活表现出来的麻木也从她们的表情中表现的淋漓尽致。可见画师是一位极其擅长人物画的大师,对周遭的生活也观察入微,否则不会将人物的一娉一动画的如此的细致入微。可惜...

陈初暝就着灯光看的极其的细致入微,人物的每一个衣服褶皱都没有放过。“可惜...这是一幅低仿的东晋画家顾恺之的作品。”我看着画,开口。还是一副做旧过的古画。顾恺之的画以神著称,特别他画的眼睛,像是会活过来一样。画龙点睛说的就是他。其画人物衣纹用高古游丝描,线条紧劲连绵,如Chun蚕吐丝,Chun云浮空,流水行地,自然流畅。其实民国时有没有他的画出现我不能肯定,但是后世流传下来的最远古的是唐宋的临摹本,其真实作品早就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包括在皇宫中清帝王所收集的画作,也不过是名人临描的赝品。

唯一流传下来的是他的画论,其中心组成部分有:传神论、以形写神、迁想妙得等。“传神”即重视精神状态的表达。他认为“手挥五弦”尽管是很细致和难于掌握,但比之“目送飞鸿”的精神状态和内心活动的表达却要容易。在画论中明确提出“以形写神”的概念,其目的是达到形神兼备。“迁想”是画家观察对象体验生活中的揣摩、体会,以至构思,即想象思维的过程。“妙得”就是巧妙地把握对象内在的本质。“迁想妙得”要做到主客观的统一和作者与表现对象及读者相互间思想的交融。这些论点实为谢赫六法论的先驱。对后来的中国画创作和绘画美学思想的发展,有很大的影响。而这仅仅只是三篇的残卷罢了,由此可见他对画的理解称为是为画而生都不为过。

原本陈湬水也没有想陈初暝可以为他鉴宝,他只是觉得得了副画非常的开心,想要找人分享,在这个宅子里,他和萧岚是话不投机半句多的,而和父亲没有共同语言,和媳妇...

那是不合礼数的,所以陈湬水也唯有找自己的孙女来唠唠嗑,展示展示。得到一件宝物却是在家里连一个倾诉的对象也没有不得不说老爷子满凄惨的。

可是现在一个九岁的娃一本正经的对他的宝物说是赝品那不是说笑话吗?

“我说,初啊,你看看就好,不要乱评论,你不懂的。”要知道这张画,明天他就要拿到老朋友面前去献宝,而且已经经过多方鉴定,虽然是赝品可也是高仿呀,现在就算皇宫里摆放的都是高仿品罢了。

见陈湬水不相信,陈初暝也不多说了,只是卷起画将画还给了陈湬水。刚刚也不过是随意说之,如果真让陈湬水知道一个九岁的小孩能鉴宝,恐怕会将她当做怪物来看待吧,所以她根本就不指望。

“爷爷,这些东西都是您一个人收藏的吗?”陈初暝好奇的问道。从藏品就可以看得出来陈家是极其富有的,将这一室的珍宝换做钱,估计都能让陈家不吃不喝好几代。一想到这些以后都是那位眼界小,脾气大的戏子的,陈初暝心中就涌上一股不舒服的感觉,不是她小气,而是看不惯陈锦莲的作风罢了。前世手札中所记周芝芳不明不白的死,脱胎玉被陈锦莲所夺走。在她儿子出生以后,陈初暝母女的日子更加难过。那时整个陈家都差不多是这位戏子的天下。虽然陈初暝在那本手札中所提这段日子都只是聊聊数语,可是字里行间都透着一种深深的无奈。

现在想来也难怪陈初暝知道周芝芳死去以后会跑到这间密室,将古董摔得摔,撕的撕。那时也肯定是她恨极了,与其将这些留给陈锦莲还不如毁掉,让她什么都得不到。仿佛在这一刻时光重叠,让陈初暝感受到手札中字里行间中所表露的那种暴虐情绪。

《重生手札》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