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若冬白了夏》若冬白了夏免费 虐文 若冬白了夏字母文

若冬白了夏

现代言情连载中

《若冬白了夏》为鲸鱼爱吃酥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上车后,林辞若一直乖乖地坐在副驾驶,像是被施了法

|更新:2021-01-08 10:02:17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若冬白了夏》为鲸鱼爱吃酥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上车后,林辞若一直乖乖地坐在副驾驶,像是被施了法

《若冬白了夏》免费试读

上车后,林辞若一直乖乖地坐在副驾驶,像是被施了法术一般一动不动。

想着自己刚才依偎在宁白的臂弯中,听着他心脏强有力地跳动,周身充盈着宁白呼出的气息,散发着男人独有的荷尔蒙味道,让她沉醉其中,无法自拔。

宁白将她轻轻地放在副驾驶上,谨慎小心,仿佛手中是一件不可多得的稀世珍宝。

轻柔的帮她关上车门,宁白动作迅速地回到驾驶位,微微侧过身面向她,两只手撑在林辞若的身侧。

“你你你,你要干嘛。”男人的呼吸萦绕在自己的周围,不断灼烧着自己的脸庞,还没退散的红晕仿佛要将她整个人照亮。

看着面前的小姑娘像一只受惊的小兔子,等待着自己这只丧心病狂的大灰狼一口吞下。

“呵,你的安全带,紧张什么。”宁白轻笑一声,手上并没有动作,只是这样用双臂将她困于一方天地。

意识到自己刚刚好像被某个人挑逗了,林辞若一瞬间有点气急败坏,这个人简直坏死了,就知道欺负自己,也顾不上自己还难受虚弱的身体,猛地抬手把宁白推向一边。

“嗷,疼死我了。”宁白整个人撞到车座的椅背上,本来椅背都是软软的,一般的司机都会放一个靠垫,让自己更加舒服,偏偏宁白自己作死在椅背上放了指压板……

还记得宁白和段暄跑了好多地方,人家都用一种看神经病的眼光看两人,段暄都快崩溃了,也不知道这老哥是抽什么疯,非要在靠背上放指压板,害得自己也得接收别人一样的眼光。两人逛了很久都没有买到,最后还是跟指压板厂商约好定制的。

宁白美其名曰,开车太无聊,不小心睡着怎么办,有了指压板,困的时候向后一靠,马上精神。

结果现在,宁白超级精神,简直精神到飞起好不好!

林辞若看着宁白疼得叫出来,整个人都手足无措起来,“对,对不起,你还好吧,我不是故意的。”说着紧紧咬着自己的下唇,她也没想到自己哪里来的力气,明明就是那么轻轻一推,结果就这么大力?

“没事,不是你力气大,是我后面椅套里面放了指压板。”宁白只是疼了一瞬间便把自己的身体错开,所以现在便没什么太大的感觉,尤其是看着小姑娘自责的咬着下唇,更不忍责备。

林辞若听见宁白在椅套里放了指压板之后整个人的眼神都变了,宁白仿佛看见了当初那些卖车配件的老板的眼神,“咳,安全带系一下。”宁白很懂得适可而止的道理,今天也算是实现了重大突破,抱了自己心里的姑娘,小姑娘身子软软的,整个人依偎在自己的怀里时,仿佛天地间只有自己是她的依靠,那感觉简直美爆了。

林辞若扯过一边的安全带默默地系上,两人一路无话,其实宁白是想说话的,可是用余光暼向身侧的小姑娘昏昏欲睡的样子,便很自觉地闭上了嘴。

宁白开车很稳,并不追求速度,和他骑摩托很不一样。林辞若歪着头看着正在开车的男人,心想宁白真是很奇怪,开车的他和他平时给人的感觉很符合,翩翩公子,温润如玉,可是骑摩托的时候他便放纵自己不断追求着速度,追求最纯粹的刺激。

想着想着林辞若忘记了腹部的疼痛,靠着座椅整个身子懒洋洋的。

一直到宁白停车,林辞若也没有醒过来,脸上挂着浅浅的笑容,露出两个小梨涡,相比较把她叫醒,宁白更喜欢把她抱上楼。

林辞若很轻,宁白抱着她乘坐电梯到了家门口,才轻轻地喊醒她,“若若,醒醒,钥匙在哪儿?”宁白压低了声音,话语间透露着浓情蜜意。

“唔?”梦中,林辞若变成了一只大花猫,肚皮朝上,懒懒地晒着太阳,忽然不知道从哪儿飘来了一片羽毛,搔得她鼻尖发痒。

林辞若挥了挥手,想要把羽毛拍走,却直直打到宁白的脸上,不过力道很轻,像是从宁白的脸上抚过,宁白整个人心猿意马起来。

“若若,钥匙在哪里,嗯?”林辞若稍稍清醒了一些,但是整个眼睛还是闭着的,只嘟囔说了一句在包包里。

宁白只好抬起腿支撑着她,腾出一只手费力地拿出钥匙开了门。

进了屋子,宁白直接朝着卧室走去,看着床上铺着自己之前换上的床单,嘴角扯过一抹淡笑。将她轻轻地放在床上,随手帮她把鞋子脱下,轻车熟路地去到卫生间用热水将毛巾打湿,出来帮林辞若擦了擦脸,婴儿般的肌肤上未施粉黛,勾人的双眸紧紧闭着,煞是好看。

林辞若睡的安稳,宁白小心戳了戳林辞若的小脸,林辞若嘟囔一声把他的手拍走,翻了个身,背对着他。

宁白扯过被子帮她盖上,失笑着轻语,“你对我还真是不设防啊,睡得像小猪一样。”

宁白窗帘拉上,顺便把空调的温度调好,不至于让林辞若觉得热,也不会让她受凉。

默默地说了句,“好梦,我的女孩。”便蹑手蹑脚地走出去,轻轻关上了卧室门。

林辞若这一觉睡的很舒服,这些天晚上,自己总是在想着宁白的事,大多后半夜才涌现些许睡意,早上又要早早起来去上班,每天的睡眠时间可能只有四五个小时。

许是今天得知了宁白没有女朋友这个事实,她整个人都放松下来,也可能是万恶的大姨妈实在将她折腾得没有了精神。总之,她这一觉睡的很沉。

梦中的自己把扰人的羽毛挥走后,又重新享受着阳光的沐浴,时不时舔一舔自己的小爪子,觉得十分惬意满足。

林辞若醒来时已经接近晚上五点,看了看屋子,一瞬间有点转不过脑筋,自己怎么回家了?睡前的记忆只保留到自己坐在车上盯着宁白看,天马行空地想着一些有的没的。

“天啊,自己居然就这么睡着了。”敲了敲自己的头,想让自己清醒一点。

忽然意识到自己的屋里暗沉无光,以为自己睡到了后半夜的林辞若急忙拿过放在床头的小闹钟,看着时针指向五点,林辞若呼出了一口气,暗暗庆幸了一下,还好自己只睡了几个小时。

《若冬白了夏》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