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绛衣郡主》绛衣图片 百度云 绛衣郡主君臣文

绛衣郡主

古代言情连载中

《绛衣郡主》是空巢老蛋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绛衣郡主》精彩章节节选: 正当这时,从外面急匆匆地跑来个下人,行个礼便说:“启禀王爷,门外有一驾轿子,车夫自称是宰相季昭家的长孙,正在门外等候。” “取我

阅文集团|更新:2020-08-12 12:04:33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绛衣郡主》是空巢老蛋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绛衣郡主》精彩章节节选: 正当这时,从外面急匆匆地跑来个下人,行个礼便说:“启禀王爷,门外有一驾轿子,车夫自称是宰相季昭家的长孙,正在门外等候。” “取我

《绛衣郡主》免费试读

正当这时,从外面急匆匆地跑来个下人,行个礼便说:“启禀王爷,门外有一驾轿子,车夫自称是宰相季昭家的长孙,正在门外等候。”

“取我衣来。”景王起身披上皮裘便往外走,“语雁,你还是个姑娘,就在这里等着吧。”说罢拉上季月心,夫妻二人一同出去了。

“‘自称是宰相家的长孙’?不是说外公要带着他过来么,难不成……”沉吟了一会之后,赵语雁猛然想起:“前些天听说今年的登科举子都要来清阳郡这边祭拜宏江,以应祥瑞。季潇湘是今年的榜眼,必然早已到了清阳郡,自己一个人过来倒也正常。”

“这样倒也好,我也不必太顾虑外公的面子了。”赵语雁轻轻叹了口气。季昭尽管知道语雁并非自己女儿亲生,却一直对她很好,甚至还会故意在赵语雁面前责骂季月心对这个女儿不够上心,这些举措无一不让赵语雁对这个老人平添几分好感。

“多谢姑父、姑姑冒雪迎接。”正当赵语雁独自思量的时候,从外面传来一个低沉却中气十足的声音,顿时吸引了赵语雁的注意。

“这人就是季潇湘么?听声音不像是什么恶人。”赵语雁正在纳闷,眼见几个人推门走进来,慌忙起身上前迎接。

来人二十出头的年纪,高而挺拔的身材,一身乌黑金纹的衣裳。漆黑如夜的长发用洒金的头巾竖成一股。两道如黑墨刷成的三角眉下生着一双朗星般明亮的双凤眼,英气十足的白净面庞棱角分明,眉宇之间透露出一股刚毅霸道的气场凌人而来,显得在他身旁的景王夫妇像个普通百姓。

“这位是……?”

季潇湘眼中赵语雁更与寻常女子有些不同:弯弯细眉如三月新柳,澄澈凤眼如秋水映月;淡施脂粉,好似画中佳丽,一颦一笑,宛若云上仙子;一袭红裙羡煞群芳,万缕青丝雾鬓云鬟。虽身在富丽堂皇的王府厅堂之中,却彷如隔世般清新淡雅,周身环绕着江南烟雨一般的诗意。

“侄儿,这便是你表妹语雁。”景王呵呵笑道,“这丫头自幼不怎么出过家门,因此有些怕生。儿啊,还愣着干什么,快快行礼。”

“小女子赵语雁,见过表哥。”赵语雁微微欠身道了声万福,心中疑惑道:“只听说他在京师飞扬跋扈,不曾想竟生得如此俊俏。不过,他既然面无恶相,却为何总让我有种敬而远之的冲动?”

季潇湘不紧不慢地还了个礼,微微笑道:“刚刚不知是表妹,有失礼节,还请勿怪。”

“哪里话!侄儿冒雪远来不易,快些落座吧。”景王有意要促成这桩亲事,见这两个人之间气场有些尴尬,便打了个圆场,心想女儿初次见同龄男子必然怕羞,等这顿饭吃完了熟络一些也就好了。

“这女子生在王府中贵为郡主,穿着打扮却没有浮侈富丽的意思,简单的一身红裙穿在她身上倒是好看的很。”

季潇湘游刃有余地应付着景王夫妇,不时用余光扫一眼赵语雁,见她一副拘谨羞赧的样子,愈发觉得兴致盎然。“我在京师这些年都是满眼的珠光宝气,还不曾结识过这等女子。”

几句话未完,后厨早已将宴席摆好,四人举筷吃饭。席间赵启和季月心多次用言语促使赵语雁和季潇湘对话,却都因语雁沉默而失败。

好在季潇湘话也不多,除客套话外几乎没主动说过什么,这二人之间倒也不怎么尴尬。

吃完了饭,府里的下人来将残局收拾干净,摆上火盆、茶壶、杯盏等物,提来早已用火烤化的雪水注入壶中煮茶。

几个侍女各自往身旁的熏炉里添上火炭、麝香,几缕烟雾从四个熏炉中冒出来,不一会儿便将整座厅堂熏得香气扑鼻,飘然如仙境。

季月心见季潇湘百无聊赖地坐在那里不时偷瞟一眼赵语雁,便知这事有些意思,准备给这两个年轻人找个话题,“侄儿,听说你这次科举高中榜魁,果然不愧为我季家儿郎,与你二叔一样才华横溢。”

季昭的二儿子季煜年轻时化名李昱参加科举,却不料连中三元举国震动。先皇为此以公主赐婚,招他为驸马。季月心将季潇湘比作二叔,用意便是提醒他这时也该寻一门婚事,不要忘了今天到景王府的目的。

季潇湘何等聪明的人,怎可能听不出季月心话里的意思?只是他平常对景王并没什么好感,若不是对赵语雁有意,恐怕早已告别而去。

“姑妈,侄儿不过在会试考了个榜首,又有什么用?陛下还不是在殿试上点了那个叫杨叡卿的呆子。”季潇湘颇具磁性的低沉嗓音中带有几分怒意,看来他还没能从自尊受到打击的愤懑中走出来。

“你五岁识经书,七岁作诗词文章,十一岁便以一手锦绣文章倾倒无数文人墨客。放着如此才华,圣上应当是另有思量才没点你为状元。”

“姑妈过奖了,些许小事,不足挂齿。”从季潇湘的语气中可以听出来他是真的没把这些当回事,这使得季月心略有些尴尬。

正当这时,从门外急忙忙走来一个下人跪在阶下:“禀王爷、王妃,翰香园梅雨阁失火,现已被众人扑灭。烧坏桌椅一套,别并无别的损伤。”

话一说完,景王脸上顿时阴云密布——这分明是叫他在季潇湘面前丢人。他刚要开口呵斥,却被身旁的季月心打断。

“放肆。看不见坐上宾客么?如此小事哪值得闯进来禀报?”季月心将胸中的些许不悦发泄到了这个下人的身上,“速速退下!”吓得那人连连叩头,心惊胆战地快步走出去了。

这一切都被季潇湘看在眼里,已经有了些瞧不起景王府的意思:“府中正款待来客,这些下人却能胡乱走进来说话,看来赵启这人做了亲王也不过如此。”

早年间赵启未受封时曾被先皇寄养在官僚之家,当今皇上即位之后季昭上书劝他大封皇亲,这才敕封赵启为景王。这件事季昭也只在教季潇湘念书时提过一次,却不想自己的孙儿聪明过人,将此事暗记在心。

“爹爹,若是翰香园失火,孩儿理应去看一看,谨防火势蔓延。”

赵语雁正愁无计脱身,觉得用这件事当借口刚好,却没想到自己说的这句话,竟使在座的三个人惊诧不已。

《绛衣郡主》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