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相伴八年》相伴八年该说些什么 娘受 相伴八年完整版未删节

相伴八年

浪漫青春已完结

《相伴八年》作者:悦石语,浪漫青春类型小说,主角:王林溪,王沐晨,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文科班的三大金刚内斗的消息同步传达到老板耳中。 讲台上,老板头顶上见缝插针似的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卷发棒,红的、绿的、蓝的,什么颜色

阅文集团|更新:2020-07-08 12:09:1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相伴八年》作者:悦石语,浪漫青春类型小说,主角:王林溪,王沐晨,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文科班的三大金刚内斗的消息同步传达到老板耳中。 讲台上,老板头顶上见缝插针似的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卷发棒,红的、绿的、蓝的,什么颜色

《相伴八年》免费试读

文科班的三大金刚内斗的消息同步传达到老板耳中。

讲台上,老板头顶上见缝插针似的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卷发棒,红的、绿的、蓝的,什么颜色都有。学生从书本的缝隙里看到,老板的脸垂到了裤腰带,个个吓得都不敢吭声,几乎全部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什么事情都不知道的模样。即便是班内的“老睡客”也将拿倒了的书捂在脸上,摇头晃脑地忘情地朗读。

老板如此形象出镜,必有大事发生。班内睡眼惺忪的老戴对谢婉莹说。

谢婉莹倒是有点兴奋,眯着眼睛等待着老板的小宇宙彻底爆发。

李司文抹着眼泪从老板眼前飘过。老板厚重的眼镜片里射出一道X光线,将她通身扫射一遍。充满盛怒的脸上眉头紧锁,看来,老板根据独到的见解和丰富的经验得知,事情越来越复杂了。

“完了,完了……”老戴靠在墙上,发出怜悯的叹息。

“王林溪,你出来!”老板将讲桌敲得震天响。

趴在桌子上的王林溪微微抬起头,似乎并不打算响应老板的召见。

所有学生的目光在王林溪和老板之间徘徊着,安静地等待着即将擦起的火花。

“啊——”不知道谁打了一个哈欠,老板眼珠一转,哈欠声音戛然而止,剩下的半口气又被生硬粗暴地填进肚子里。

“老师,她肚子痛!”李司文站起来说。

“她自己没有长嘴,她不会说,你是她秘书还是嘴巴?”老板怒不可遏。

李司文撇了撇嘴坐下去。

“你的事情,咱们以后再说,现在没空,你记着就好!”老板指着李司文说。

李司文不敢吭声,把头埋在书里,不敢看老板的眼睛。

“王林溪,怎么着,让我给你请个轿夫抬你呢?快点,门口等你!”老板的话不容置疑,说完,背着手站在门口。

王林溪扶着桌子站了起来,她有点摇晃,李司文赶紧站起来扶了一把。

头上的如同下雨般滴落。

李司文见状,从座位上跳出来挽着王林溪的胳膊走到门口。

“咋了,你就是丫鬟命啊!”老板毒液扑面而来。

李司文瞪了老板一眼,眼泪从眼角滑落。

王林溪推开她的手:“司文,你去学习”

李司文手一撤回,王林溪感觉天旋地转。想要抓住门框,却已经来不及。

她重重地摔在地上。

平时和王琳熙的要好的哥们都冲到讲台上,瞪着老板。准备着要决一死战。

“林溪,林溪——”从门外的跑进来的八条看到王琳熙倒在地上,他拨开老板的胳膊,托着王林溪的头哭喊道。

“去叫救护车——校门口那有电话!”老板对讲台上的男生喊。

楼道顿时拥挤不堪,整个楼道的学生都开始向这边汇集。

“怎么了?怎么了?”

“文科班要疯啊”

“让开——让开——”王沐晨用胳膊和腿挤开一点缝隙钻了进来。

“你放下,我来!”门口处,八条正托着王琳熙的头。一个馒头卷发棒的女人掐着人中。

八条不去理会,跪在地上,将王琳熙的头轻轻托起。

他想要蹲下去,里边已经没有半点位置,他只能站着,看着他最爱的人躺在八条的怀抱。

“救护车来了,快让开!”校长跑过来冲着人群喊道。

人群依旧黑压压一片,东簇拥着向文科班行进。

“奥利奥,叫咱们的人出来!”打过电话的阿森站在门口喊。

话音刚落,从里边跳出来十几个男生。

“你们去把这一群***人撵回去,出了事我负责!”阿森喊道。

十几个人男生站在楼道,顿时,楼道的人开始逐渐褪去。

“没事吧?”校长走了过来问。

“应该没事,估计是女孩子……”老板抬起头不好意思地看着身后的校长。

两名护士跑到楼上,将王琳熙平放在担架上。一名医生模样的白大褂简单检查了一下,和抬着担架的护士交换了眼神,“你们通知她家人,得先交钱!”

“老师,跟着去,我妈是市医院副院长”八条站起来对老板说。

两名护士狐疑地打量着眼前这个瘦小的学生。这个不入流的高中里还有这么大能量的人嘞?

“呃,那好,你先去!”

“我也去!”王沐晨站扶着担架说。

“别浪费时间,咱们走!”医生呵斥道,“班主任和你上车!”白大褂指着八条说。

警笛声越来越小,再也寻觅到不到。

王沐晨靠在门框上,望着担架消失的方向。滚烫的眼球灼烧着眼眶,热量烘干了泪水,眼珠的每一次转动,都需要用尽全力,靠着眼皮的推动才能微微调整方向。

若不是门框的支撑,他兴许早已瘫软在地。他感觉自己是被抽了骨头的一摊肉,没有意识,没有悲伤,没有形象,他瞪着眼看着屠夫拿着刀在他什么任意宰割。

他突然感觉自己失去了一切能力,不会说话,不会写字,甚至不会摇头,不会转身……

就在那一瞬间,他感到自己除了一个尚有意识的大脑,其他的都变得一无所有。他无力操控自己,无力面对生活,无力面对未来!

这是他从来没有过的感觉。

“嘿,八条他妈妈真的是医院副院长?”有人小声问陆谦。

陆谦没有扭头,拉了拉王沐晨的胳膊:“走吧,进去吧,该上课了。”

可想而知,这几节课是怎么熬过来的。数学、地里,历史老师频繁提问,结果都遭遇滑铁卢。三大金刚全部哑火。一个不在,学生说英雄救美去了,两个身体虽在班级,但明显地魂不守舍。

对老师来说,这几节课也相当煎熬,好不容易看到了些许曙光,现在又开始面对黑暗。

王沐晨心跳加速,整个胸腔像是一面鼓,剧烈跳动的心脏像是不安分的鼓槌撞击在鼓面发出“咚咚”的声响。他咬着牙压制着过快的心跳,可是,这根本没有一点效果。所有他触摸到的物体都能将鼓声扩大然后再传到他的耳朵,震动着他的耳膜。

他往后撤了撤凳子,不敢去触碰桌,不去与任何物体发生接触。

他的呼吸越来越粗,胸腔里炙热的气体似乎要把口腔、鼻腔冲破,得以痛快地释放。

“沐晨,你不舒服?”地理老师俯下身子问。

他摇了摇头,“没事”。

他无法掩饰自己的狂躁,现在他对在意的是医院,医院里发生了什么,他不清楚,他甚至幻想着自己能有千里眼顺风耳的特异功能,去窥视医院发生的一切。可是,现在,他哪里也看不到,甚至窗外的那两颗松树也和自己作对,两棵树完美融合,之前缝隙里清晰的校园门口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他痛恨自己,无能,懦弱,无知……他将自己骂个狗血喷头,他将自己踩在脚下……

你怎么不去医院?你为什么要上课?你为什么……?

他不停地在脑海里问自己为什么,从自己到家人,甚至上升到对父母的埋怨。别人的父母可以是院长,自己的父母为什么是个小商贩呢?他不理解,他感觉不公平。

可是现实如此,他不能任何改变。

他痛恨自己,他痛恨院长,他痛恨医生……

下课铃声响了,他逃出班级,他要去医院找她,他要去保护她。

身后,陆谦紧紧跟随。

医院里。

王林溪早已苏醒,八条站在她的面前微笑着端着一杯红糖水。水杯上赫然写着“某省杰出专家型院长”几个字。

王林溪尴尬地看着他,两个人不知道如何是好。

“我怎么到这了?”王林溪首先打破尴尬的局面,她的声音有些颤抖,很显然她也不适应这样的场景,这不应该是韩剧里的画面吗?现在……

“你晕倒了,我和老板把你送过来的”八条笑容可掬。

他越笑,她越觉得别扭,两个人说完,有陷入了一阵沉默。

王沐晨碰到了准备下楼缴费的老板,三个人一起到了收费窗口。

“你好,刚刚急诊送过来的那个女孩需要交多少钱?”老板客气地问。

“什么?问清楚再来!”满身肥肉的收费员根本没扭头,继续和对面的人聊着天。

“就是急诊……”

“我说你这人怎么回事,急诊那么多人,我能知道是哪个?你们老师怎么教你的,话都表达不清楚”坐在对面的收费员板着脸说了一大堆。

老板尴尬地站在低矮的窗口。

“老师,你们在这啊,我可找到你们了……”谢婉莹喘着粗气说。

王沐晨心里叹了一口气,哎,真是冤家路窄啊。

王沐晨和陆谦站在老板的身后,这一幕简直是不可想象,竟然还有人如此对待叱咤风云的老板。

“你先回去吧,我们一会就走!”老板扭头对谢婉莹说。

窗户里的一个护士看了看王沐晨的校服。小声对着窗口的收费员说了几句话。随即,那个收费员站起来,弯着腰,笑着,脸上了褶子像是被熨斗烫平,如果你要用手抚摸一下,肯定要被她的脸灼伤。

窗户外的四个人一脸疑惑地看着这突如其来的热情。

“你们是启明中学的啊?”

“对不住啊,刚才态度不好,今天和老公吵架了,不要放在心上,您大人不记小人过”胖收费员说完便恢复了热情洋溢的笑容。

“呃——我们来缴费”老板显得相当大度。

“不用,不用,不用!”胖收费员摆着手说,“贾院长打过招呼了,放心吧!”

看来,这个贾院长应该是八条的妈妈了。

“好嘞,去看病人吧,有啥事您说话啊!”胖收费员依然笑容可掬地将四个人送到楼梯拐弯处。

“真他妈势利眼!”王沐晨骂道。

陆谦和老板扭过头看了看他,发现谢婉莹依然跟在后边,摇了摇头,没吭声继续低头走路。

他们四个人到病房的时候,医生正在病房查房。

“你是林溪母

《相伴八年》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