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凤皇陛下很嚣张》陛下很好很强大 网盘 凤皇陛下很嚣张NP文

凤皇陛下很嚣张

玄幻言情连载中

《凤皇陛下很嚣张》由网络作家拾奕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凤惊虞,雾海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而在遥远的天极之地,雾海凝滞不动,万籁俱寂。 在一个小小的角落里,金衣女子席地而坐,双眼紧闭,手捏兰花指。她手腕上一只古朴的手镯

阅文集团|更新:2020-06-07 12:04:56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凤皇陛下很嚣张》由网络作家拾奕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凤惊虞,雾海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而在遥远的天极之地,雾海凝滞不动,万籁俱寂。 在一个小小的角落里,金衣女子席地而坐,双眼紧闭,手捏兰花指。她手腕上一只古朴的手镯

《凤皇陛下很嚣张》免费试读

而在遥远的天极之地,雾海凝滞不动,万籁俱寂。

在一个小小的角落里,金衣女子席地而坐,双眼紧闭,手捏兰花指。她手腕上一只古朴的手镯,微微闪着光芒,与笼罩着她的结界上的光芒交相辉映。

凤惊虞此刻正在转神体的关键阶段。

她额头之上冒出了细细的汗水,脑海中,烛阴所授的功法一字一句的划过,随着功法的深入浅出,淡淡的清光透体而出。清光穿过结界,化作千丝万缕,在雾气中游走,然后冉冉升起,飞出雾海,直达天际。

烛阴睁开一直微眯的双眼,看着清光散在天际,一向严肃的脸上,露出了清浅的笑容。细细算来,山海之间,不过过了半年。纵使天极与山海之间,时光的流逝不一样,但凤惊虞的速度,真的算得上是天赋异禀了。

笑意不过须臾便散了,他再次阖了眼。

这不过是神体初成罢了,更大的磨炼还在后头呢。那老鬼,想必不会轻易就此作罢。想到此处,烛阴也不由得黯然神伤。

这份黯然,因何而起,终往何处,也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凤惊虞神体初成,从入定中醒来。

满身清华随着凤眸的张开而尽收体内,看上去与起初并无太大的差距,只是眉间的凤翎印更加的深邃了些。

她抚上腕间的手镯。这次若非是它,她可能就真的死于那不知名的东西手上了。

说起那个饱含悲恨的雾影,她环顾四周,周边一片安宁,丝毫未见那个雾影的踪影。轻轻撤了结界,她执了一朵凤凰火,弹了出去,如愿听到了一声惨叫,然后再次趋于无声。

她就知道,这看似安宁祥和的雾海之中,绝对隐匿了亡灵。

就是不知道,那个将她打了个半死的亡灵,会不会也在其中。说起来,听他所言,还是师尊的仇人呢。

那声惨叫之后,凤惊虞能感知到有什么东西在窸窸窣窣的退去。凤凰火能克制阴邪之物,亡灵首当其冲。

老鬼隐在雾海之中,看着那神体初成的女子。

愤怒、嫉妒、不甘接踵而来。

有些人,天生便是如此好运。有人为他们筹划好了路子,他们只需按着走,就能走上那无上大道。

这个女子便是如此。

她沉疴缠身,血脉不纯。来自父母的血脉在体内喋喋不休,凤凰血脉虽然牢牢的压制了另一方的血脉之力,但也会让她时常头疼不止,甚至会导致她神志不清,直至疯癫。

烛阴借助自己对他的恨意,引诱他对这个女子下狠手,打散了沉疴,糅合了血脉。让她借助这天极之地,一举迈入神境。

不难想象,烛阴他必是要带此女踏上无上之道。

他,意难平!

恨恨的看了一眼那试探前行的女子,老鬼雾影散去,消失在这无尽的天极之中。

凤惊虞似有所感的看了看老鬼离去的地方,白茫茫一片,什么都看不见。她虽已是神体,但在这天极之地,似乎并没有什么太大的作用。

所以,师尊当年就是凭借肉身的力量,从这里杀出一条血路的吗?

她一边摸索着前行,一边思考。走了一会,她停下了,然后召唤出凤凰弓,警惕的看着前方。

前方,有动静。

没出片刻,雾气涌动,一头形如鹿的雾影缓缓而来。

凤惊虞识得他的气味,便是那老鬼出现之前,用雾针予她示警之人。

居然是一头鹿吗?

鹿,生活在大荒。凤惊虞没有亲眼见过鹿,听长老说过,鹿是瑞兽。鹿生千年是为苍鹿,苍鹿再历经五百年的磨难,便为白鹿。

白鹿极为难得,且自带祥瑞。

就是不知眼前这雾影,是不是真的鹿了。

“多谢你之前的示警。”虽然知道是眼前的鹿影可能是抱着善意出现在她面前的,但是凤惊虞依旧一手握弓,一手搭弦,保持着随时战斗的姿势。

鹿影在停在双方刚好能看清彼此的距离之处,然后四蹄一屈,趴在了地上。

“不必多谢。我无非是想求个善缘罢了。”鹿影趴着,无非就是想让她知道,自己于她有所图谋,让她放宽心,不用拿着那凤凰弓对着他。凤凰弓于他们亡灵来讲,跟那天雷没什么两样。

善缘?

凤惊虞思及烛阴之言,天极中的众多亡灵,潜心修炼才有生机。与她结善缘,难不成她还能带亡灵出去不成。

“这位前辈,善缘一说许是不能当真。我师尊曾说,天极中的亡灵,唯有潜心修炼才会有一线生机。前辈求善缘,倒不如静心修炼。”

鹿影豁然战起,撩起前蹄,在地面蹭了两下。“小丫头,有时候,善缘就是这般简单。你说的这句话,于我们不善争斗的异兽来说,就是善缘。”

鹿影似乎极为满足,白雾凝聚的脑袋向她微微颔首,转身便要离去。

凤惊虞还在思忖之中,这个“善缘”就是这般个善法吗?觅得她这一分神,那鹿影却变了个样子,四蹄猛然化刃,迎头砍下。

凤惊虞躲闪不及,情急之下,凤凰弓迎上,挡住利刃,护住要害。同时凤凰火遍布全身,以防有雾影藏匿附近,来个偷袭。

利刃重重砍下,被凤凰弓格挡住,犹如千钧的力道让她不由得踉跄几步,那力道虽然被她卸了几分,但依旧击碎了神力所化的凤凰弓,刺伤了肩头。那伪装成白鹿的兽影一击不成,便要逃跑。凤惊虞怎么会给他逃跑的时间,他散影再快,也没快过凤惊虞凝弓引箭。火箭穿透那雾影,惨叫声中,凤凰火滋滋作响,没一会儿便将他烧了个精光。

看着肩头咕咕冒血的伤口,凤惊虞苦笑。

果然,在这里真的是一刻也不能放松啊。本以为是个瑞兽,没想到是个赝品。

她捏了个法诀,封了伤口,以防它继续出血。她没忘老鬼所言,这里,觊觎这血肉的凶灵,可多着呢。

“受伤了?”烛阴的声音,虚虚实实的在耳畔响起。

凤惊虞点头,又想到烛阴此刻并不在她旁边,便说道:“一时不查。”话音刚落,就察觉到了不对。

身体一拧,脚下微滑,同时心念一转,她人已不再原地,徒留一地蓦然窜起丈高的凤凰火。随后,便是凄狞的惨叫,伴随着滋滋的烈火焚烧的声音。

真是狡猾。

居然趁她疗伤之际,假扮烛阴的声音。若非她及时反应过来,烛阴的声音并非在脑海中响起而是在耳畔,怕是又要着道。

《凤皇陛下很嚣张》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