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仲尼弟子列传》仲尼弟子列传主要内容概括 腹黑攻 仲尼弟子列传出柜

仲尼弟子列传

历史连载中

《仲尼弟子列传》作者:邘十七,历史类型小说,主角:伯牛,邑民,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邑民的新房没有在老房的基础上翻盖,是周书灿给他们一个个规划好的单独院落,就像后世的宅基地,基本上是一进院的房屋。他感觉这种房屋盖

阅文集团|更新:2020-03-16 00:06:07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仲尼弟子列传》作者:邘十七,历史类型小说,主角:伯牛,邑民,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邑民的新房没有在老房的基础上翻盖,是周书灿给他们一个个规划好的单独院落,就像后世的宅基地,基本上是一进院的房屋。他感觉这种房屋盖

《仲尼弟子列传》免费试读

邑民的新房没有在老房的基础上翻盖,是周书灿给他们一个个规划好的单独院落,就像后世的宅基地,基本上是一进院的房屋。他感觉这种房屋盖好之后,大概十多年不会再动,再预留出来一些二进院的高档住宅区,方便越来越富有的总管们发家致富。

等邑城墙建设好之后,把这些全部圈在城墙内,以闵家为主的小社会也就初具规模了。到时候,城门一开一关,日出而作日入而息,桃花源田园式的安稳度日好不惬意。这个年代,只要没有云梯,邑城墙完全可以抵御来自外来的入侵,根本不用担心什么,他在这里做一位滋润的地主,是要多美有多美。

伯牛领着一帮人在给邑民盖房子,邑民的房屋是比较普通的民居,房间面积比较小,盖房的速度快很多。为了冬日的保暖,周书灿让人在房间里加建了火炕,这是烧柴或者烧煤的火炕。

邑民的火炕和闵家的房屋取暖是不一样的,闵家用的是火墙,在墙外面烧,整个房屋都是暖和的。周书灿这么怕冷,肯定给自己用最好的。火墙需要的煤太多,邑民不可能用的起,另外还有烟熏的问题,烧火炕用的灶台在房间,再干净的火炕,灶台烧柴也会把房间熏的脏兮兮的,周书灿不能允许敞亮的房屋被熏成黑漆漆的。

伯牛原本该轮到他回山中狩猎,他私心想和周书灿多待一段时间,多套套近乎不让邱一枝独秀,另外他还想让他的小儿子识字。他让人给冉传信,等到下一个轮班再回去,让冉替代他继续守在山中打猎。

伯牛之所以敢不回去山中营地,也是和夏天天热有关系。打猎的野兽肉没有什么好的储藏方法,需要尽快分发吃掉。山中运回邑中的猎物,有时候因为延误运送,送回邑中时已经有味道。在邑里,变质的猎物肉也会被吃掉,不可能扔掉,周书灿明知道吃变质的肉不行,可也没有办法阻止,只能下令减少打猎的次数,这样也比肉放坏了强。

另外,山里的野兽总是有数量的,过度的狩猎也不是好事,这个道理周书灿的非常明白。铁器组现在打造的箭头是破甲箭,已经非常锋利,再加上般根据周书灿提供的《考工记》里的描述制造的弓,伯牛领着的狩猎组用这样的弓箭如虎添翼,狩猎成了一件相对轻松的事情。

周书灿也曾想把明弓和清弓的图画出来让般制作,但是又想用途仅仅是为了狩猎,还是尊重点历史吧。好歹他是学先秦史的,《考工记》已经是做弓箭的老祖宗了,之后做弓箭无不是按照《考工记》上面的记载进行改进的,再用明弓的图有点过了,只要箭头锋利就好了。

周书灿不是不想把后世的什么都做出来,主要还是他没有那个能力,他不是百科全书,不可能什么都会。其他的抛开不说,目前他就有一个愿望是非常强烈的——他要做冰窖!可是他做不来冰,他知道硝石溶水制冰,但是光知道有什么用呢?做不出来,只能等冬日再储存冰之后再说了。

现在是夏天,天热出汗的时候他也很想享受。他只能非常遗憾闵家不在鲁城,他知道现在不管是周天子和鲁侯都是有冰窖的,这是《周礼》上记载的。为此他曾经和导师专门讨论过,春秋时代周天子和鲁侯的奢靡生活。

想想周天子和鲁侯摇着羽扇,一边吃火锅一边喝冰水,一点也不比现代人差,他就生气。他一个现代人,什么年代才知道火锅和冰?什么时候才吃上火锅和冰?而比他早两千多年的春秋时代的人,都已经开始享受这种生活,不仅仅是他,他的导师也想呐喊:“老天爷啊,不公平啊!”

导师也是依靠高考跳出农门的人,和他是五十步和百步的区别而已,差别不大。

伯牛远远看到周书灿,从盖房的脚手架上下来,站在那等着周书灿走近。

“小公。”

“嗯。”

周书灿看看已经砌一人高的墙,惊讶说:“哟,这房子盖的好快啊,这墙都砌这么高了。”

“是。是按小公之前说的流水作业,一部分人专门挖地基;一部分人专门打夯;我现在领的这一部分人专门砌墙。木工组那边的大梁一好,又专门有人盖瓦。”

周书灿称赞道:“行啊,伯牛,你现在越来越专业了,比我分的还细。不过,分这么细的活有必要吗?”

“噫,有必要,真的是太有必要了。要是一处一处的盖房子,那速度真的没有这么快。别的不说,光说这地基,就耽误四天,再慢点的话都能耽误一星期。就是小公那句话,耽误的黄花菜都凉了。”

“哈哈……哈哈,你学我学的真快。”周书灿止住笑声,言归正传:“伯牛,你知道汶上那边我有一个叔父吗?”

“知道,小公。就是很多年没有见过他了。那孩子也长大了吧,哎,不能称孩子了,他也有二十三了。”

周书灿惊奇伯牛管他的便宜叔叔叫“那孩子”,这到底是预示着伯牛和便宜叔叔亲近呢,还是伯牛没有把便宜叔叔当主人?

“俄,那我这叔父是在汶上出生的,还是在这边出生的?”

“这边,他是在他八岁那年,被老主公送到汶上去的。”

伯牛说的“老主公”应该是闵子骞的爷爷。周书灿好奇,老主公为什么把自己八岁的庶子送去汶上呢?可这话他不能问伯牛,不合适,显得他很笨,没有上位者的智慧和眼光。

“行,伯牛,既然你知道他,又了解底细,你现在回我家去接待他吧,他们一行人来了好几位。俄,对了,能打发他们早日离开最好,我们现在正在分粮食,我不想节外生枝。尤其是他们看到我们盖的房子,如果是红眼病了怎么办?可不能让他们有留下来不走的想法。

这一切都是我父领着干的,他们凭什么来摘果子?我们前一段的饿肚子我可是历历在目,五黄六月竟然还能饿肚子闻所未闻。那么难我们都没有去向他们要粮食,可见我父也是不想和他们有往来的。你让人看住他们不要乱走动,尽量不要让他们知道邑中的情况。我现在去分粮食了,你赶紧去我家吧。”

周书灿说完话,不看伯牛瞠目结舌的表情,转身离开。

该说的话都说完了,至于做就是伯牛的事了。伯牛肯定是把便宜叔叔也归到闵家人这一行列里的,周书灿不想费口舌和伯牛多解释。

《仲尼弟子列传》 免费阅读章节

《仲尼弟子列传》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