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论我和土著的二三事》我和偶像二三的事 别扭受 论我和土著的二三事父子文

论我和土著的二三事

玄幻言情连载中

主角是袁琴,桑婆婆的小说《论我和土著的二三事》此文是阿瑜儿原创的玄幻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此时天色已是傍晚,魔兵的攻击并没有因为时间长而有任何犹豫,反倒是西难人,如果不是族长大巫靠着吸取截门中的力量给战士们撑住,早就溃

阅文集团|更新:2020-02-21 06:03:24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是袁琴,桑婆婆的小说《论我和土著的二三事》此文是阿瑜儿原创的玄幻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此时天色已是傍晚,魔兵的攻击并没有因为时间长而有任何犹豫,反倒是西难人,如果不是族长大巫靠着吸取截门中的力量给战士们撑住,早就溃

《论我和土著的二三事》免费试读

此时天色已是傍晚,魔兵的攻击并没有因为时间长而有任何犹豫,反倒是西难人,如果不是族长大巫靠着吸取截门中的力量给战士们撑住,早就溃不成形了。

袁琴琴在一片混乱中冷静的思考:为什么魔兵的攻击如此错落有致?

他们是早有预谋,按照计划行事,还是这里面有一个统领队伍的主将?一思及此,她赶紧爬上屋顶,认真的观察着魔兵进攻的方式——,果然,看到了!

那个看起来像是女性的魔族人,虽然在魔兵中一起进攻,却有意无意被身边的族人挡住袭来的危险。

她穿着紧身暴露的黑甲衣,鼻子以下乃是昆虫的口器,脸上俱是邪魅狠辣的神情,皮肤上覆盖着紫红深红的厚甲壳,头上没有头发,只有两根套着金属圈的触角,活像一只顶着天线的大甲虫。

在一群长相怪异的魔兵中,这红甲虫虽然不显眼,却还是被袁琴琴辨认出来。

毛毛身上有些伤痕,来的时候遇上了些难缠的东西,它之前老远就看到自己的大哥一脸惊惧的看着战场中间,看着那些源源不断的魔兵,心中升起愤怒,是谁让你们吓坏她的!谁准你们吓坏她的!

看到毛毛靠近,袁琴琴心头一喜,赶快下来,招呼它:“毛毛,来!”

毛毛叼着箱子猛地降落在妇孺们前头挡住,头一甩箱子落到大哥身边,回头就是一阵怒吼。

“吼!——吼!!!——”大地震颤,所有听得见的人,都不得不暂时捂住自己的耳朵。来不及捂耳朵的,都在一这声怒吼过后,轻易地被对手割断了喉咙。

穷奇暴怒的吼声震天慑地,蚂蚁一般聚拢来的魔兵不得不在这声音中停下了脚步。

魔兵们畏惧这样暴怒的穷奇,只好纷纷拿出手中的投掷武器,向着这边投来,穷奇不给他们机会,大翅膀鼓起一阵飓风,毫无保留的吹向敌人。投掷的武器纷纷偏了方向,落在地上。

袁琴琴在这样强劲的掩护下,毫不费力的一手夹住大箱子,胖胖的身形矫健的穿梭在人群中,简洁的告诉了人们自己的想法,此时没有人再去管之前的芥蒂,大家稍一迟疑便认同的点头。

口口相传下所有人都知道了她要做什么,从前无法相处的双方此时拧成了一条战线,成为生死相连,相互配合的战友。

一直以来她依靠着小货车上的货物,在两个孩子面前扮演着哆啦A梦的角色,然而消耗品总有用完的一天。

这是最后的武器了,东西用完,也就是她彻底和自己的世界告别的时候,来不及伤Chun悲秋,她只希望,物尽其用!

一箱十响一根的礼花炮,里面还混装着冲天炮,手持烟花,擦炮和摔炮。而她的裤兜里,还装着最后一挂鞭炮,袁琴琴手中不停的动作着,人们能为她争取的时间不多。

啪!啪啪!有些零零星星的怪声从脚下响起,魔兵们被惊了一跳,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实质的伤害。

她把孩子玩的这些东西通通分给女人孩子们,大家学着她的样子攻击,一时出现了令她自己都觉得颇有喜感的一幕,如果现实不是真的这么残酷,她真要以为自己穿错了片场,来到了儿童剧。

人们手中的“弹药”不多久就扔完了,魔兵开始绕过穷奇,向着人们冲来。

暮色已沉,袁琴琴身边站着一名手持弓箭的力士,两人都紧张的看着下方。

袁琴琴手中冒汗,再近点,近点。

到了!

“点火!”

袁琴琴站在高处,率先朝着目标扔出自己手中的冷烟花。

只见人群中突然窜出了一朵朵美丽的烟火,人手一根,不管不顾,跟着那第一时间出现的亮色,向着红甲虫的方向投过去。

魔兵们出现了一阵不小的**,红甲虫也挨了一下,初时的惊慌马上消失了,这样的小伎俩层出不穷又怎样?

冷烟花看起来可怕,打在身上却根本没有痛感,更别说他们大多数还自带甲壳。

“哼”,冷哼一声,她声音沉沉的命令道:“继续前进,杀了他们!”

袁琴琴则轻声问旁边的弓箭力士:“看清楚了吗?”

对方年轻的脸上露出肯定的表情点点头。

“好,准备,瞄准她,就是她!三、二、一!”

咻——咻——咻!嘭!嘭!

夜色里,烟花绚烂,美丽炸裂下,爆炸声惨叫声不断,红甲虫在这样威力的炮轰下,露出了痛苦难忍的表情。

礼花还在炸裂,袁琴琴自己也从未见过这样的情景,美丽和残忍在这一刻,如此贴近。

身边的力士早已放下了弓箭,在他肩上不断发射的,是袁琴琴改造的一整箱礼花炮捆扎在一起形成的超级礼花炮!

“再点火!”听到了袁琴琴的指挥,后方女人们把早就熬化的兽油铺天盖地朝着对方泼去,人们泼出手上的兽油,扔出手中的火把,射出手中的火箭,心中均是快意,穷奇翅膀猛扑间,狂风带着大火无情的扑向魔众。

退了!

大多数魔兵基因里带着畏火的本性,在这样灼热的炙烤下,许多都散发出了肉类的焦味。终于本能战胜了一切,魔兵退了!

人们在心里大喊着:魔兵退了!

大火烧着了房子,也烧着了房子旁的**者。大火持续燃烧着,犹如野兽的愤怒。

袁琴琴来不及高兴,一只手从旁拉住她,是敖索,他急急地说:“快跟我一起去拦住大巫,她这样下去,会酿成大祸的!”

什么?

两人艰难地穿过后方涌动的人潮来到大巫身边。

向前方战场一看,袁琴琴捂住嘴,顿时泪如雨下——她看到了无比惨烈的一幕:那前面抵御魔兵的人们早已千疮百孔,没有一个完好的人。

然而他们个个身上、眼中都燃着蓝色的光焰,像是永远不死的战神,这样的战斗中此起彼伏,倒下又站起,站起又被打倒,他们折磨着敌人的神经,或许不能叫他们了,是“它们”!

“它们”依靠着不灭的意志,依靠着大巫拼命的祝祷,保卫着自己生前的家园,保卫着自己所爱的人,这里是他们的家园!

魔兵被这样不要命的打法震慑了,魔族主将做出了一个暂退的手势,魔兵们向后潮水般褪去。

所有“战士”冷冷的看着**者的离去,他们统统站的笔直,没有手的,没有头的,没有腿的趴在地上的,都坚定地力挺着腰背,似乎饱含着灵魂。

战士们冷冷注视着对方离去的背影。

那眼神似乎能看穿身躯,看穿心脏,将诅咒埋进敌人的生生世世。

魔族主将心中一慌,咽了咽口水向着身边的副将说道:“快走,快走,先离开这里。”

袁琴琴哭着想要去拉桑姥姥那无风自动的衣摆,然而她身上那强大的力量将她弹得飞起。

“婆婆!婆婆!可以停下了,可以停下了!魔兵已经退了……。”可是桑姥姥听不见,也不能再给她任何回应了。

袁琴琴泣不成声。

族长大巫的身体被笼罩在蓝光里,黑石串早就被蓝色光焰烧的通体发亮,生出一道道裂纹来,她没有动,所有的战士都没有动。只有那截门中炽烈的蓝光,不断地向这个老人身上涌来。

后方的人们反应过来,纷纷涌向前来。人们看到这惨状,纷纷掩面痛哭起来。

那里面有每个人的亲人,朋友,爱人。

空气中响起了薄瓷碎裂的声音。

那些站在前方的战士们的身体,就好像上等的瓷器一般,轻轻地一个接着一个的生出了裂痕。

突然一个战士的身体彻底碎裂了,他的家人在后,痛哭着叫他的名字。

接二连三的,战士们的身体碎裂,连带着灵魂一起烟消云散。

不知谁先哭着唱起了大祭祀的祝词,一声声为亲人送行:

“时不遂人兮,争战起。

悲我家园兮,伤别离。

夜夜不寐兮,魂返去。

……

归去兮,归去兮,反故居

……”

袁琴琴搂着小豆丁,听着这古朴苍凉的调子,心中想的是那个一步步爬上凤巢峰找寻女儿的老人。

是那个睿智中带着顽皮的“老婆子”,是那个祭坛上仙人般的人物,是那个维护后辈的亲切老人,最后定格成为眼前这个保卫家园的战士。

周围的光线突然一亮,袁琴琴发现自己已经抱着小豆丁,进入了一个纯白色的空间。

“阿琴。”桑姥姥站在自己面前,跟初次见面的时候一样的打扮,袁琴琴冲过去抱住她大哭:“婆婆,你没有事,太好了!”

“阿琴,我不能再守护西难人了。我的时间不多了。”

“什么?”

“老婆子用涅槃珠引下了截门中的神魔之力,谁知截门不稳定,神魔之力失控了。西难岛,保不住了。”

“老婆子有两件事要拜托给你”

“这第一件,是要你保管一样重要的东西,”她拿出一个精美的小吊坠,这个吊坠的造型和祭坛上那个火焰包裹球的雕塑一模一样。

“这是天命人的东西,名为无穷,内中的无穷珠,据说生生不息,无穷无尽,先民没有说它的用处。

我原本以为,是你的。现在天命人,老婆子没有命去找了,我把这无穷交给你,你能替我保管它吗?哪天遇到了天命人,替我交给他。”

袁琴琴意识到这是桑婆婆在交代最后的话了,她除了点头什么也说不下去。

“这第二件,我这里有先民留下的一样法器,是传说中女娲救人于大水之中的神物,

当初先民就是靠了它,才得以越过怨海,西难岛马上就会被失控的神魔之力摧毁,老婆子和这岛上的魔物一起同归于尽,也是件大好事。但我西难人要生生世世的传承下去。我希望你能带着他们,穿过怨海,回到元鼎大陆。”

空间中白光大盛,桑婆婆似乎有些累了,慢吞吞地

《论我和土著的二三事》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