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月老儿笔记》月下老儿是什么生肖 男妃文 月老儿笔记BL

月老儿笔记

古代言情连载中

经典小说《月老儿笔记》由宿兮诺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苏彦栩,苏家,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慕斓曦没了待下去的兴致,戳了戳苏彦栩的肩膀:“走吧?” 离开了喧闹拥挤的人群,慕斓曦伸了伸胳膊,一脸的慵懒。 太阳西沉,夕阳的余

阅文集团|更新:2020-02-04 12:04:2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经典小说《月老儿笔记》由宿兮诺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苏彦栩,苏家,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慕斓曦没了待下去的兴致,戳了戳苏彦栩的肩膀:“走吧?” 离开了喧闹拥挤的人群,慕斓曦伸了伸胳膊,一脸的慵懒。 太阳西沉,夕阳的余

《月老儿笔记》免费试读

慕斓曦没了待下去的兴致,戳了戳苏彦栩的肩膀:“走吧?”

离开了喧闹拥挤的人群,慕斓曦伸了伸胳膊,一脸的慵懒。

太阳西沉,夕阳的余光缓缓撒下,俩人的影子被拉的细长。

不多时,慕斓曦便跟着苏彦栩回到了客栈。

这次,慕斓曦没急着进房间,硬拉着苏彦栩到处走了走。

转了一遭才知道,这家客栈名为“喜福客栈”,表面看起来平凡无奇,内里却暗藏玄机。在最底下有一间宽阔的暗室,此处暗室不同于洛桑园的暗室,这里不关押人,而屯放了一些尚好的宝剑短刃,皆是上乘的江湖刀剑。这些兵器慕斓曦没见过,却依稀透过缝隙的光,看到锋利的刀刃,既然被他放到如此隐蔽的地方,想必这些极为宝贵。

现于人前的是两层阁楼,每一间厢房都是一样的布置,除了苏彦栩的那间……

“你的宝贝被本姑娘看了,不怕泄露出去吗?”慕斓曦冲他眨眨眼。

苏彦栩似有意外,挑了挑眉:“哦?那你会吗?”

会吗?

苏彦栩不答反问,慕斓曦下意识地想,不会!他这么问,是……信任她?!

慕斓曦的心田涌过汩汩暖流,这个傲娇的家伙,眼光还不错嘛!

约莫过了一盏茶的时间,房门被敲响了。

慕斓曦有些迫不及待,雀跃着拉开房门,向那红衣老头怀里扎:“老头儿!”

“小姑姑,小姑姑,还有心儿呢!”

慕斓曦弯腰,看着小姑娘不满地噘嘴,轻轻地刮了一下她的鼻子:“想姑姑了没?”

红心儿使劲点头:“想了!”

慕斓曦让开,将两人带进来,顺便关上了门。

“月老儿。”苏彦栩对月尘缘微微行礼。

“苏公子越发的英俊了!”月尘缘笑眯眯地盯着他看。

慕斓曦撇撇嘴,老头儿外向,怎么就没见过他夸自己呢?

“你不是要去锦城吗?怎么拐到了牙轩国?”慕斓曦疑问,“难道你知道我们的行踪?”

其实她们也是误打误撞入了牙轩国,本来是要去天禧国救陌肖离的,月尘缘恰逢此处,这也太巧了吧?

“是我给月老儿传的信。”苏彦栩道。

难怪,她就说不会这么巧吧!

慕斓曦想再问些什么,却看到月尘缘虎视眈眈盯着苏彦栩的模样,就像是一只饿到濒死的狼,忽然看到了一只肥胖的兔子……

是了,月尘缘每回下山回来,必要跟她唠叨,山下的俊男俏女,这是……又盯上了?

“老头儿,你正好无事,给他算算姻缘!”慕斓曦凑到月尘缘面前,揪了揪他的胡子。

苏彦栩眼底闪过一丝不被察觉的慌张,清了清嗓子,刚想开口,却听见月尘缘说:“这是苏家夫人求到你身上的,你让师父算,也太没诚意了吧?”

慕斓曦甩了一个白眼,这老头儿自己想省事儿就拿别人当借口,谁不知道他才是那个牵姻缘的月老儿?虽说什么他替她掌管月老儿一职,可这么多年都是他牵的姻缘,比只会给小畜生牵线的她强了太多!

“什么诚意不诚意的,只要给苏公子牵好姻缘,苏夫人定然会欢喜的!”

月尘缘一噎,看了眼红心儿。

红心儿会意,声音稚嫩地说:“小姑姑,爷爷刚给别人算了好些姻缘,他很累的!”

月尘缘见红心儿如此机智的救场,忍不住给她一个赞赏的眼神,装模作样地说:“哎呀,我这头,我这腿,我这胳膊,我这嘴,酸软无力呀!”

慕斓曦知道他在装样子,眨了眨眼:“是吗?那可都得好好治治!”

说着,慕斓曦上前,使劲掐了一把他的胳膊:“徒儿给你揉揉。”

她咬牙切齿的声音令月尘缘一哆嗦,偏偏慕斓曦脸上挂着一副关心的面容。

苏彦栩见状,低低地笑了出来。

“你还笑?本姑娘是在帮你!老头儿若是亲自帮你牵姻缘,你下一年就能抱娃!”慕斓曦转过头看那个到如今还不急的男人,真是恨铁不成钢!

苏家夫人急切,苏老太爷也着急,就连慕斓曦她这个局外人也着急,偏偏他这个当事人不觉如何,怎能令她不气闷?!

听了慕斓曦说的那句“下一年抱娃”时,苏彦栩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不急不缓地说:“下一年抱娃,我是没意见,只是不知道那姑娘愿不愿意。”

慕斓曦没注意到苏彦栩眼底的深意,说:“牵了姻缘,就跑不掉了,还怕她不给你生娃?”

“嗯,我希望你记住今日的话。”苏彦栩从心底升起一抹喜悦,连带着表情都温雅了几分。

慕斓曦不知他打的什么算盘,只觉得他的话怪怪的:“本姑娘当然记得住,只是你这断袖之癖除不了。恐怕,你的愿望要落空了。”

提及断袖之癖,慕斓曦又问月尘缘:“老头儿,你琢磨过如何去除他的断袖之癖了吗?”

“为师我的祖先也没有提及啊,曾经我们是不踏出古缘国的。”月尘缘摇头。

也是,既然不出古缘国,牵的皆是男女姻缘,至于牙轩国这种盛行男风的国家,定然不被他们所考虑。

这些年,仙族没落,月老儿这一脉遵循着老祖宗留下的秘术,因为没有仙力,所以没有把牵姻缘一术发展的更高深,这也是月尘缘把希望寄托于慕斓曦身上的原因。

慕斓曦顿感头疼,这些日子也不曾找过去除断袖之癖的方法,甚至晌午还差点儿被阿轩抢走。她愤愤地腹诽:苏彦栩就是一祸害!

“阿斓,我怎么就成祸害了?”苏彦栩无辜地看着她,颇有些受冤枉可怜的模样。

慕斓曦干笑两声,她怎么把他会听腹语给忘了呢?!

“你听错了,本姑娘,咳咳,没说话!”对,打死不承认,慕斓曦强装淡定,月尘缘和红心儿没听到不是吗?

“哦?是吗?”苏彦栩表现得略有怀疑。

“是的,是的。”慕斓曦点头,眼神有些飘忽。

就在苏彦栩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远野忽然落地:“主子。有消息了!”

《月老儿笔记》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