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深宫缃妃传》深宫乱 妃天下 GL 深宫缃妃传平胸小受文

深宫缃妃传

宫斗已完结

主角是那太监,戚雪的小说《深宫缃妃传》此文是雪冰卿原创的宫斗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翊坤宫凤仪阁殿试现场,历代大选之处,各民间女子聚集于此,由圣上或后宫中人主持,殿外有重兵把守,庄严肃静,不可喧哗。 因太妃生病,

|更新:2019-08-12 00:15:08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是那太监,戚雪的小说《深宫缃妃传》此文是雪冰卿原创的宫斗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翊坤宫凤仪阁殿试现场,历代大选之处,各民间女子聚集于此,由圣上或后宫中人主持,殿外有重兵把守,庄严肃静,不可喧哗。 因太妃生病,

《深宫缃妃传》免费试读

翊坤宫凤仪阁殿试现场,历代大选之处,各民间女子聚集于此,由圣上或后宫中人主持,殿外有重兵把守,庄严肃静,不可喧哗。

因太妃生病,宫中递上晋升名单已耽搁太久,尹天启决定亲自殿试,移驾凤仪阁,缓步径直入内,停步于龙椅前,转身,端坐于上位,静待。

太监公公忙着高声传报,“皇上驾到!”周边众人纷纷恭身行礼。“吾皇万岁万万岁。”随后得了旨意,公公尖锐嗓音响起“宣新进秀女。”

而今天须参加殿试的,仍处秀女之位的亦沉落,却是一个人静静地看着梨花小筑外的景色,心里还真是有些不舍得,亦是留恋。

习教姑姑清晨早已来告知过她,以前就提醒的要殿试之日,便是今日,可她心里却犹豫着,殿试了……若是搬到了那里,会不会不习惯呢?可现在她想这么多有什么用?还是不是空谈?

侍女芯琳早已起了床前来为她梳妆,只是她心里却莫名地矛盾起来,可惜这容貌若不得到帝的宠爱,有用么?不就是让别的女人嫉妒,她早已不稀罕,戚雪说过,大师姐也说过,若是她成了妃子,对他们帮助大得很,可惜她就是被别人主宰的羊羔么?她肩上的重任,可是一弱女子能承担?可惜,谁要叫她自己入这深宫,一切的一切,都是她自己的错罢了……

一番梳妆后,亦沉落款款起身,看这天色,怕是要开始了,早去点无妨,便缓缓向凤仪阁走去。

似是转眼就到了,她小心翼翼地望望四周,果然是皇宫,一切都是凡人索无法想象的,心里忐忑不安地想着,默默走到殿外,等待召宣。

但初听闻召宣,她心里犹如小鹿乱撞,不知如何是好,安了安神,低眸,莲步走入殿内。

她额前的青丝款款垂下,一袭淡粉色的宫装,一个月牙髻,亦没有过多的装饰,只是淡淡地浅笑,依旧是不敢抬头,只是用余光打量殿上之人,笑靥不减,当做什么也没发生似地,缓缓屈膝,恭声:“秀女亦氏沉落,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耳闻泠音有些熟悉,尹天启随即出声,“抬头让朕看看。”当她抬起头的时候,他顿觉惊喜,但面上依旧装作平静,一丝笑容。

“起来回话!那好朕先问你,如果你遇见太监与你答话,会怎样处理?”他记起与她的那次有趣的相遇,和现在的她一样,恬静优雅,没有过多的装饰,却是娇颜不粉而黛,更显温婉、动人。

亦沉落闻言,一丝笑意涌上心头,缓缓起身,太监……难不成是那次“饮绿轩”一别,这叫她怎么说,这不是故意为难么?一上来,不问家世,不问才艺,直接问她这个该怎么说?罢了,就说一句又何妨,大不了落个罪名?

“回皇上的话,沉落未出过宫,哪会遇上什么太监?”她定下神,淡然续言,“那太监是无事干么?来找沉落答话,亦是答话了,沉落又何妨?沉落既没有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答了,又怎样?只是那太监,忒不识相了……”

尹天启闻言,想笑但又克制住,这丫头其实挺好玩的,顿了顿,复言道:“嗯,这个就算你答过了吧,果然是巧嘴一张,进前几步回话,家世如何?有何才艺?”

亦沉落细细地听着,连自己都觉得有些好笑,能让他忍着不笑,倒还是为难他了,莞尔,遵从道:“是,谢皇上……”

随后,她缓缓走近几步,连皇宫,果然不同于普通人家,每走一步,都是那么心惊胆战,努力让自己放松神情,深吸一口气。

“回皇上的话,小女是中州商人之女,才艺嘛……算不上,不能与这众多的嫔妃姐姐们班门弄斧,只是幼年时家母辅导过几曲曲子和几只舞蹈罢了。不知,皇上想要看何?”

尹天启渐渐对眼前人有些许好感,只是不想一语道开,却在闻及她似无才艺之意,顿觉有些失望,显于面无表情懒懒道:“既然是家母教导,朕得看看你舞姿。”说着,边端起茶水轻轻喝上一口,挥手示意开始。

亦沉落感觉自己说错了些什么,面色一惊,深吸一口气,道:“是……”话音刚落,舞步响起,两只衣袖一同扬起,好似蝴蝶飞舞,若有若无地笑容始终荡漾在脸上。腰身灵活地扭动着,好似夏日里的荷花,宛如芙蓉出水,好生凉爽,多少爱恨情仇,都在这一秒停止,无数人的诧异,衣袖缓缓落下,像落叶,只是,落叶落了,终要被人踩踏,后宫的人生,好似落叶,舞毕了,身躯轻巧地停下,不带走任何芳香,只取自己的,不拿别人的,浅浅一笑,微微福身,柔声道:“沉落献丑了……”

尹天启观赏她的舞姿,频频投去赞许的目光,在他眼帘里,她时像蝴蝶般的在花丛飞舞,时像出水芙蓉洒脱。

直到一舞毕,他仍在眷顾,微微点点头,又有下问:“好舞姿朕还想问你你为何进宫?”

亦沉落见他投来暖目眸光,心下暗暗欢喜,静静地听着,回以巧笑嫣然,“谢皇上……小女进宫,一是为了求生,二嘛……”她脸颊微微泛红,半晌,才道:“二是为了服侍皇上……”

尹天启听完微微点头,仿佛遇到宝般赏心悦目,又发觉她微微泛红的脸,似是含羞待放的花蕾,惹人注目,对于她,他是不知不觉中在心里留下了痕迹,思量片刻,旨意下。

“今天的殿试就到这里吧,朕很高兴,你也很出色。亦沉落听封,朕封你正八品更衣,即刻迁往永和宫居住。”

亦沉落闻言,不禁喜上眉梢,笑靥若花,福身行礼,欣喜道:“谢皇上。”

想起御书房可能又有一堆奏折待批阅,尹天启望了一眼佳人,舒心一笑,便缓缓起身,欲离开时,走到她身边,停了步伐,复又看一眼她的娇颜,稍显不舍,方离去。

公公熟知皇上的日常习惯,且早有备记在案,随之高声唤道:“摆驾御书房。”

余下众人纷纷屈膝施礼,异口同声,恭声:“恭送皇上。”

《深宫缃妃传》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