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断魂坡》断魂枪原文 女王 断魂坡YAOI

断魂坡

灵异连载中

火爆新书《断魂坡》是张之若所创作的一本灵异风格的小说,主角江成焕,夏可欣,书中主要讲述了: 黑影,究竟这是个什么人,为什么半夜三更跑到病房里来。 当江成焕和卞海波听到夏可欣的叙述之后,一头雾水。显然,这个黑影是有备而来,

阅文集团|更新:2019-12-09 06:03:44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火爆新书《断魂坡》是张之若所创作的一本灵异风格的小说,主角江成焕,夏可欣,书中主要讲述了: 黑影,究竟这是个什么人,为什么半夜三更跑到病房里来。 当江成焕和卞海波听到夏可欣的叙述之后,一头雾水。显然,这个黑影是有备而来,

《断魂坡》免费试读

黑影,究竟这是个什么人,为什么半夜三更跑到病房里来。

当江成焕和卞海波听到夏可欣的叙述之后,一头雾水。显然,这个黑影是有备而来,那么,同床上女孩是什么关系呢,又要做什么呢?

显然,这个黑影,同之前在林荫中看到的那个黑影,很可能同属一个人。

发生这种事情后,夏可欣说什么也不愿意继续看护下去。

马尚魁劝小姑一样劝了半天,也没办法彻底说服她,无奈之下,他只好同城关派出所协商,增派了一名女辅警陪护,并安慰她说,尽快搞清楚这个女孩的情况,便做下一步安排。

你道女辅警是谁,原来就是兔子。

江成焕知道之后兔子便去派出所当了一名辅警,说是要跟虎子在一起,看着他,别让他被别的小妖精拐走了。噢,忘记介绍了,虎子在城关派出所干辅警有三个年头了,同江成焕很合脾气。呵,虎子真是好运气,有这么一个死心踏地跟着他的女孩,真是幸福。当然,兔子父亲也是极力支持的,说是正好练胆,将来好接班。

江成焕笑了,不曾想那晚是兔子送他上断魂坡,不曾想,今儿个是派她来帮助夏可欣看护,有那么点缘分的意味。当然,这种话不可以随便说,俩人相视一笑,没有吱声,但一切尽在脸上。

夏可欣总算默认了,但提出了一个条件,即江成焕每晚上半夜必须在医院待着,下半夜才可以回去。听了这个要求,江成焕一时头大,转来转去,反倒把他转进去了,他死活不愿意。的确,他的事务太多,如果每晚上半夜都消耗在医院里,对他来说,确实说不过去。马尚魁似乎也没有这方面打算,沉默不语。见夏可欣坚持这么说,便退了一步,说她可以不参与走访了,专伺看护一项。

那夏可欣果真能缠,她并没有见好就收,干脆说,若是不答应她的这个要求,她就不来了。

江成焕心里一惊,用这样的口气同马尚魁说话,也是女的有这个本钱,换了男的怕是要遭大霉。正好,借这个机会看看马尚魁如何去化解,正是进一步观察俩人关系的最佳时机。

“嘿,嘿……”

片刻,马尚魁那原本较为严肃脸慢慢流露一脸无奈来,接着嘿嘿两声。

“女人哪,就是麻烦,”马尚魁起先故作矜持之态,皮笑肉不笑,接着,掩饰不住内心复杂的心情,提高嗓门说道,“谁说‘妇女能顶半边天’啊,到这份上了,一片天都看不见,只剩下隐隐的一小片。”

江成焕虽然不知道马尚魁这么说话究竟是什么意思,但直觉告诉他情况不妙。果然,接下来,马尚魁把目光转向了他,脸色瞬间变化成一种严肃的表情来。

“女人指望不了能做什么,关键时,得靠我们男人,江成焕,你就辛苦一点,晚上抽空上医院跑一趟。”他一边说着,脸色越来越沉,“应该时间不会太长。”

江成焕心中虽然是一万个不情愿,但面对面的,能说什么呢,说什么都得罪人,并且,得罪得不是一般的人,他只有忍气香声点了点头。

江成焕以为就这么定了,心中老大不快活,大概脸上表情也显露出来。令他料想不到的是,马尚魁接下来说的话大大出乎他的所料。他说把痕检员张可华抽出来,他俩一晚一个负责上半夜陪护。

江成焕脸上表情顿时阴转晴,他朝夏可欣翻了翻白眼,然后流露一丝笑容来。

然而,夏可欣却没有迎合他的笑,而是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这一眼瞪的,让江成焕不知究竟,为什么好端端的要瞪一眼,但他仅仅觉着奇怪,没心思继续琢磨下去。反正,从今天的情形来看,他基本上可以断定,夏可欣这个女人同马尚魁这个家伙的关系肯定不同一般了,不是现在,也是过去。

唉,陪夜就陪夜吧,自己反正是一个人,不少一块肉。说心里话,一个大小伙晚上闲暇无聊时能名正言顺正大光明地陪年轻女人独处,畅所欲言,不可谓不是件愉快的事情。

想开了,就那么回事情,见好就收,是为人之上策。

俗话说得好,男女搭配,干活不累,这话一点不假,自从江成焕决心陪护,整个人的心境发生根本变化。虽然说,陪着两个女孩子仅仅只是聊天、对眼,更深层次的活计,没他什么事,但是,愉悦的心情是根本,和谐的氛围是保障,轻松的话题是润滑剂,每晚都是充实的,也落个乐不思蜀,流连忘返。江成焕每每望着两个青Chun靓丽的女孩子偎依在一起,一双贼亮、贼亮的丽眼滴溜溜地转动,对江成焕的直接触动,就是一身发热、发烫。

当然,在这种愉快的氛围中,有个不可忽略的重要因素不得不提,即,床上那个昏睡的漂亮女孩,那个亦人亦鬼且至今仍搞不清楚身份出处的女孩子。这是他们能够相聚在一起根源,也是他们相聚在一起的缘分,是重中之重,江成焕望着病榻上的女孩子,脸上流露一种复杂难解的表情来。

找寻不到家人,家人也没有报警。这种奇怪的现象还真是少见的,所有报失人口不在其中。这个女孩显然是本地人,却没有人报走失,江成焕判断,这其中一定大有讲究。

突破口一下子集中到那晚蒙面人身上。

显然,这个黑影是冲着床上女孩去的,并且,理应不是苟且,或者说,不仅仅是苟且,这其中一定有讲究,依江成焕的判断,十有八九是在打探女孩恢复的状况。若果真如此,那么,这个黑影就是关键,或许,这就是关键的突破口,抓住了黑影子,一切迎刃而解。

因而,接下来,马尚魁决计抽调警力围绕这一重要线索,展开针对Xing的排查。不仅在医院病房里有部署,在医院外围也有重兵把守。当然,这个部署,江成焕他们是不太清楚的。之所以不告诉他们,目的就是为了让他们在不知不觉中执行自己的职守,不要有半点疏忽。

之后,调取了医院和附近的监控,围绕这个人的外貌特征展开了摸排走访,寻找蛛丝马迹。然而,监控资料毫无有价值线索,就在此时,床上女孩演绎了一场匪夷所思的情形来。

那晚,正好轮到是江成焕陪护,围绕陪护这个话题,他跟夏可欣扯些芝麻绿豆之类荤素搭配的闲事。那夏可欣原本就是个外敛内骚的货色,在这般Chun华秋月的美好夜晚,自是Chun心荡漾,不会错过这般上好的调侃消遣的良机,自顾拈着江成焕是好一通纠缠,情哥哥、辣妹妹、心肝宝贝的,恣意妄为,令一旁的兔子忍俊不禁,咬紧牙关流露满脸十分夸张的奇特表情来。

谁也不曾注意,病床上的女孩不知什么时候居然坐了起来,并用专注的眼神聆听着他俩的调笑。正好兔子是对着病床坐着的,她的目光是对着女孩。一开始,兔子也没有反应过来,女孩在床上坐着,她看见了,只觉是一旁听着,没当一回事。渐渐地,她反应过来,怎么昏睡的人醒了来,且一声不响地听着他们的聊天,顿时,脸色聚变,她惊惶失措地向江成焕和夏可欣投去奇怪的目光,并用变了调的声音嘟囔了一下。这处古怪的表情和动作,引起了他俩的注意,待他俩回转身来,见此情形,不约而同地腾地一下站了起来,同时,发出惊人的惨叫声。

女孩见大家把目光都转向了自己,并且,都是这种目光和表情,忽然流露一丝不好意思的表情来。这让江成焕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心想,这是什么状况,难道说,这个女孩完全清醒了嘛,因为害羞是一种正常人的表情。夏可欣和兔子早已搂抱在一起,看得出来,身子微微颤抖。

孰料,女孩见状,脸色突然大变,如临大敌一般,胸脯剧烈在起伏着。

“你,你们怎么还在我家里,你们在我家究竟想干什么?”

女孩一边责问着,一边嘴里直噗气,仿佛即将要发生一场重大变故一样,用手指着江成焕,“你,你真是个冤魂不散的魔鬼,是你害了我……”

江成焕一楞,盯着她,把眼睛睁得大大的,似乎要同她抗争到底。

“哼,我认识你,烧成灰也认得你,你这个坏东西,专门坑害女人的坏东西……”

这话说得太难听了,尤其当着两个女孩子的面说这样的话,让他无地自容,他开始后退,尽量离她远一点,担心继续僵持下去,不知会发生什么意外来。

“你别走,你想溜之大吉,门都没有,你这个坏东西,是你害了我,你要对我负责……”

她几近歇斯底里,她一边胡言乱语,一边用脚猛踹被子,一头乌发也因这种狂躁的举动变得越发散乱,披头散发,外加那夸张的表情,果真有几分女鬼的模样。

当然,谁都知道,这不是鬼。虽然恐怖,却心中有数。

呵,呵……

“我怎么成了坑害你的坏东西了呢?我江成焕都不认识你,居然说是我害了你,我害你什么了,你让我上哪儿说理去。”

江成焕心中暗笑。他有说不出来的苦,这其中的道理没法讲得清楚,究竟是真的讨厌被坑害呢,还是希望被坑害呢,反正,我江成焕是没有坑害你。不过,从内心,是希望有坑害的机会呢,,不过,只是一种想头。你若果真希望被坑害,岂不是俩厢情愿。你是希望被坑害而没有人敢坑害,我是想坑害,却不敢坑害,如是倒也是人间一种遗憾。

当然,再强调一次,这仅仅是内心的一种念想。但他听了这样的话之后,心里不免有点发毛,生怕因此造成不良影

《断魂坡》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