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医品毒妃,狂夫太难驯》至尊帝妃狂夫难驯网盘 冰山攻 医品毒妃,狂夫太难驯鬼畜

医品毒妃,狂夫太难驯

婚恋连载中

主角叫云悠,凌亲的小说是《医品毒妃,狂夫太难驯》,它的作者是帆一最新写的一本婚恋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太后说的没错,云悠容貌丑陋这是不容争辩的事实,被大火毁容后的一段时间里,她害怕被人提起,介意别人拿她的容貌说事,可是现在,她的心

|更新:2019-11-30 18:03:09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叫云悠,凌亲的小说是《医品毒妃,狂夫太难驯》,它的作者是帆一最新写的一本婚恋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太后说的没错,云悠容貌丑陋这是不容争辩的事实,被大火毁容后的一段时间里,她害怕被人提起,介意别人拿她的容貌说事,可是现在,她的心

《医品毒妃,狂夫太难驯》免费试读

太后说的没错,云悠容貌丑陋这是不容争辩的事实,被大火毁容后的一段时间里,她害怕被人提起,介意别人拿她的容貌说事,可是现在,她的心早就已经随着那场大火远去,至于容貌……本就是身外之物。

“回太后,月有阴晴圆缺,人有生老病死,月亮尚不能日日团圆,更何况活生生的人呢,谁没有年老色衰那一天呢,饶是倾国倾城倾天下的美女,也经受不住岁月的洗礼,一天比一天老。臣妾只不过比她们早几年感受色衰而已,这天地间,又有谁能逃得掉?”云悠跪在地上,目光平视着高坐着的太后,她不想伤害任何人,也不想与任何人为敌,可是为什么,为什么这些人就不肯放过自己?

“咳咳咳……”正喝着燕窝的太后不小心被呛住,眉宇间顿时染上一丝不悦,突然间一拍眼前案几,“大胆!”

云悠在心中冷笑,她心里明白,方才那一番言语包含了天下间所有女人,自然也包含尊贵的太后,这次召自己前来,不就是想要惩罚自己的嘛,既然这样,何不痛痛快快的,反正自己不管说什么都是错的。

“臣妾知罪。”云悠眼睫轻垂,在来之前就已经做好了应对任何事件的准备,对太后的发怒一点都不觉得意外。

“既然知罪,那就下去领板子吧!”太后继续喝着燕窝,眼皮抬也未抬,这么识趣的女人倒是头一次见,换作旁人早就咋咋呼呼地求饶了,忍不住多看了她两眼。

如果遮住被毁掉的那半张脸,只看另一半的话,绝对算得上绝世美人,可惜了!

云悠并不是不想求饶,而是她知道,求饶是没有用的,敌人不会因为你的求饶因为你的软弱而放过你,相反,他们会更加疯狂的折磨你,嘲笑你。

她缓缓站起身,朝着殿外的方向,在太后面前领板子是一件很不尊敬的行为,她满心的骄傲告诉自己,不能把自己最软弱的一面暴露在无关紧要的人眼前。

只是这样的生活究竟什么时候能结束,她真的好想,找一处僻静的地方,就自己一个人,自生自灭。

不知为何,方才自暴自弃的时候,心口像是被什么东西划了一下,他说过,不能给他丢脸……

夕阳的余晖从殿外斜洒进来,那灿如烟霞的光芒巧不巧地照在那只玉晶石镯子上,本就美轮美奂的玉晶石,在晚霞的照映下更加流光溢彩,美得不可方物。

倏地,一旁的粗使嬷嬷朝着太后递了个眼色,贪婪的目光一直盯在云悠手腕上的玉晶石镯子上,那可是稀世珍宝啊,打杀了一个小小的王妃不要紧,要紧的是这价值连国的宝贝,不能便宜了一个丑女人。

太后巡着目光看过去,腾地一下站起身,激动地连站都有些站不稳。

果真是玉晶石,方才探子来报的时候,自己还有些不相信,只当是萧凌煌拿出来糊弄旁人的,没想到,这真的是玉晶石啊。

云悠能感受到身后不同寻常的目光和上下起伏的呼吸声,玉晶石手镯在手中把玩几下,然后收起自己悲天悯人的心思,气定神闲地朝大殿外继续往前。

不想给他丢脸,那便勇往直前吧。

太后一见这玉晶石,立马两眼放直,瞬间一句话说不出来。

天呐!

原来这世上真的有这么一大块玉晶石,她苦苦找了好多年,天天盼着得到这东西,因为有了它就可以彻底治好困扰自己几十年的失眠多梦症,可以安安稳稳地睡上一夜好觉。

想想自己多年来极难入眠,每夜辗转反侧,翻来覆去两三个时辰才能睡着,睡着后又特别容易惊醒,惊醒后就再无法继续入眠,只能两眼盯着床幔,直到天亮。

太医院开的药方,完全就是一群庸医,治标不治本,刚开始还能勉强睡上一两个时辰,越往后越没用,增大了药量也还是没用。

都说是药三分毒,她足足吃了几十年,体内的抗药性早就容不下任何的药物了。

后来听说这世上有一种玉晶石,无毒无害,若终日佩戴在身上,不出两月百病全消,可这东西急难寻觅,后来她听说皇上派出去的人找到了指甲盖那么大小的一小块,对于她多年的失眠症来说,简直就是福音,可那么小的一块无异于杯水车薪,最后还被皇后用计弄走了,她有气没地方撒,最后便没在打玉晶石的主意,谁知,今天竟然看见了这么一大块!

没想到,竟然被萧凌煌找到了!

既然找到了,那么接下来就是顺理成章地将它拿到手了。

只有经历过彻夜难眠的人才知道失眠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情,太后两眼冒光的盯着云悠手中之物,什么刁难威压统统抛在了脑后,整个世界都只剩下玉晶石。

这东西太过罕见,没几个人知道其妙用,一旁的冯嬷嬷轻咳几声,示意太后这样突然间站起来很失仪态。

可她哪里知道太后望见玉晶石后心中的狂喜之情,手一挥,朝着云悠大声一喊“站住!”

云悠立刻停住脚步,淡定自若的脸上露出一抹不易被察觉的微笑,转过身看见太后快要哭出来的表情,当即就明白自己的计谋起作用了。

她是个医者,望闻问切无一不精,自打见到太后的第一眼,就看出她睡眼惺忪,黑眼圈严重,说不上几句话就打哈欠,一看就是严重睡眠不足的样子。

世人都知道白晶石可保尸身不腐,可极少有人知道白晶石的药用价值,消除忧虑,加强睡眠,延年益寿,她是个医者,自然懂得这些。

想当年,太后还是贵妃的时候,萧云烨每日都因为母妃的失眠愁眉不展,她翻阅无数精品典籍,了解到了玉晶石的存在,可是这东西可遇不可求,最后也就不了了之。

幸好,太医院前院判辞休前跟太后说起过白晶石的功效,这才让她苦苦寻找多年。

其实这世上哪有什么失眠症,只不过人活的太复杂,追求的东西太多,脑子想的太乱,所以才夜不成眠。

云悠有意无意地往上翻了翻袖口,整只玉晶石镯子便显现在太后面前,她一只手握着,好似怕被什么东西磕了碰了,恭恭敬敬地弯下腰,“太后唤臣妾所为何事?”

“太后,您叫凌亲王妃过来不是要话话家常的吗?”太后的行为实在太异常了,完全不是一个太后该有的样子,冯嬷嬷不得不借着摆弄燕窝的机会出声提醒着。

可太后的视线一刻都未曾离开过她手上的镯子,深怕一眼看漏了,下一秒就消失不见了。

很显然,冯嬷嬷方才的提醒没有奏效,太后似乎有些变本加厉,像是一个没见过世面的市井小民,直勾勾地盯着那只镯子。

要知道天璇国皇宫有多少宝物,像这样的玉镯子,没有一千也有八百。

可玉晶石做的玉镯子,天下间仅此一个。

所以她满脑子都在想着如何从云悠手上把那玉晶石弄到手。

终于,神游太虚的太后回了神,收起自己贪婪的目光,淡定地坐下,后背慵懒地依靠在椅背上,“凌亲王妃,哀家看你手中的镯子色彩艳丽,好看的紧,心中难掩对它的喜欢,能不能借给哀家把玩几天?”

太后一脸神气地望着底下的云悠,她不相信凭自己太后的身份,借一只镯子把玩几天对方会不同意!

到时候归还的日子到了,便随口找个理由,丢了,摔碎了,被下人偷去了,总之拖着不还就是了。

难不成为了一个区区的镯子,一个小小的凌亲王妃还敢大闹康宁宫不成。

“太后说的可是臣妾手腕上的这只?”云悠扬起胳膊,半截皓腕裸露在外面,曝光出这只玉晶石手镯。

太后高兴不已,虽然极力掩饰自己,却还是激动地点头,“没错,就是这只,不知凌亲王妃肯不肯割爱?”

“不行!”多余的一个字都没有,也没有一个字的解释,云悠拒绝的很干脆。

不行?

太后当即被惹毛了,猛地一拍桌子,大声嚷道,“凌亲王妃,你竟敢跟哀家这么说话!你眼里还有哀家这个太后吗?”

云悠不紧不慢,“这只镯子是王爷给臣妾的定情之物,王爷再三交代,绝对不允许臣妾弄丢了、摔坏了、被人偷了,太后想要臣妾身上的任何东西都可以,唯独这只镯子不行!”

太后打量了一下云悠,一身素衣,一支银簪,全身上下也就只有这只镯子值钱,再找不出第二件,“倘若哀家就想要你手上的玉晶石镯子呢?你给还是不给?”

暗夺不成,太后只有明抢,可云悠哪会那么容易就让对方抢去,她不卑不亢,“若太后执意如此,那臣妾就只有玉石俱焚,以谢王爷厚爱了!”

说着,云悠便朝着一旁的石柱上撞去,这可吓坏了太后,生怕殃及到她看中的宝贝,赶忙出言制止,“好了!哀家不过跟你开个玩笑,也想试探一下你跟王爷之间情谊深浅,你反倒当真了!既然你不肯借,那就当哀家没说过!”

本以为凌亲王妃是个软绵易揉搓的性子,可谁知道竟然这般傲气,若是真把逼急了,把玉砸了,摔了怎么办,这世上可再也找不出第二块了。

惩治她的事情,还得要拖一拖,来日方长,先把这玉晶石弄到手再说。

所以这个节骨眼上,还是不要跟她拉仇恨,本就势同水火,万一招惹她个不痛快,事情就不好办了。

太后沉浸在自己小九九中,脸上表情千变万化,时而严肃,时而认真,时而咧嘴笑。

大殿中的脂粉气息越来越重,云悠吸了吸鼻子,肆无忌惮地打起喷嚏来,拿蛇拿七寸,现在对方的七寸掌握在自己手里,她时不时将玉晶石露出大半个在太后面前晃荡,搞得

《医品毒妃,狂夫太难驯》 免费阅读章节

《医品毒妃,狂夫太难驯》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