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小嫡妻》小嫡妻by小醋txt百度云 玻璃 小嫡妻小说大结局

小嫡妻

古代言情已完结

《小嫡妻》是蔷薇晚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小嫡妻》精彩章节节选: 朱色双门被人打开,屋内的烛光一瞬涌出门旁,韶灵手攥桂枝,斜着探出身子,好奇望向门内走出来的人。这么晚了,七爷如何还会见客?! 一

阅文集团|更新:2019-11-21 18:03:14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小嫡妻》是蔷薇晚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小嫡妻》精彩章节节选: 朱色双门被人打开,屋内的烛光一瞬涌出门旁,韶灵手攥桂枝,斜着探出身子,好奇望向门内走出来的人。这么晚了,七爷如何还会见客?! 一

《小嫡妻》免费试读

朱色双门被人打开,屋内的烛光一瞬涌出门旁,韶灵手攥桂枝,斜着探出身子,好奇望向门内走出来的人。这么晚了,七爷如何还会见客?!

一名少年,十一二岁的年纪,着一袭通透如火的红衣,疾步走来。

长廊上的彩灯摇曳,那男孩眉目冷峻,眼神死寂,却是生的俊俏逼人,唯独他嘴角碎裂,血丝毕现,步伐无力,像是曾经被谁蛮横对待。

他走到一半突然止步不前,望向一旁繁茂枝叶的闪动阴影,心神狐疑,他正想一探究竟,随即听到野猫连绵不绝的叫声,阴冷而妩媚,实在令人烦躁不安。

不过是只猫——男孩眼底的敌意闪退,不以为意,这才继续朝前走,离开了院子。

良久,才从桂花树下钻出一人来,韶灵面目无光,眉头紧蹙,这时再望向七爷的屋子,才惊觉已然恢复一片漆黑。

七爷睡下了。

为何那个红衣男孩,在无人深夜从七爷的屋子里出来?他跟七爷,又是何等的关系?为何她觉得如此古怪?

要是深夜撞见个美丽妖娆的女子,她兴许不至忐忑。她心窍早开,很多事,并非真的不懂。

她抿紧了唇,陷入沉思,静静站在秋风中,心头攒动莫名情绪。

这些年来对七爷这个男人,越来越看不透,他像是一个谜题,她始终猜不出答案。

韶灵端着一杯银耳羹,徐徐走来,弯腰将描金瓷盅,青釉汤匙,端端正正摆放在年轻男子的面前。

他挑了挑眉看她,随即垂眸,一口一口姿态优雅地品尝。

男子墨发垂泄,披着藕紫色外袍,可见白领里衣,周身透着一股子慵懒气息。

韶灵站在一侧,脑海里却满是昨夜红衣男孩的情境,突然听到七爷淡淡说道:“昨儿个外面的猫闹得实在凶——”

她回过神来,一边收拾东西,一边笑着打趣:“主上,要不我去把那吵人的野猫好打一顿,它定不敢扰人好眠?”

一刻死寂安然。

他沉默不言,只是唇畔的笑意不曾泯灭,那双迷人魅惑的眼,死死盯着她的灿烂笑靥,良久,唇边才溢出两个字,轻描淡写却又隐藏着笑。“好啊。”

七爷这么一看,像是要洞穿她所有心思,陡然间有些心虚,韶灵急忙避开视线,笑而不语,殷勤给他斟茶。

这个男人总是这么一副气定神闲的懒散狂狷,在女子中,她向来是大胆放肆的,却不敢在他面前造次——只因四年过去了,她依旧忘不了他倚在门边看她在墙上刻画的眼神……那种识破她笑声之中苍凉和骄傲的犀利,那种藏匿在骨子深处的尖锐,实际跟冰冷的刀刃没任何两样。

她的羽翼还未丰满,决不能再轻易树敌,让人轻易拔掉她身上所有羽毛,再度坠入鲜血淋漓的噩梦。

七爷兴许是她人生的贵人,但说不准,他也能轻易毁掉她。

韶灵从未看透他到底在她身上打着何等算盘……哪怕他金银无数,挥金如土,为何愿意在她身上一掷千金?他为她重金请来的那些师傅,个个都是技艺厉害,有些名气的。

七爷从韶灵的手边接过这一盏茶,眼底幽深,若有所思,几年时光在他们身上都有了不小的改变,她从九岁孩童长成纤柔少女,他从翩翩少年长成风发男儿,唯独他俊美无匹的容颜依旧,但那种习惯于驾驭权力所特有的气度已经取代了他少年时的淡漠清冷。

她常常觉得七爷不只是一个贵族少爷这么简单。

他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冷峭眼神,执掌生死的无畏,总是一瞬间就把她推到千里之外去。

“每个师傅都说你是个求学若渴的好徒弟,看来爷的银两没白花。”七爷懒洋洋的语调,混杂在清冷秋风中,今日的他,格外意兴阑珊。

求学若渴。

她受不起。

韶灵眼神机敏,朝他一笑,长睫之后的星星点点的笑意,透着谦逊有礼,温然文雅。“七爷的照拂,我感激不尽。”

“学这么多门功课,不累吗?”他的目光停留在她的裙上,一袭碧绿对襟长裙,裙摆绣着团团粉色蔷薇,姿容俏丽明艳,正在最好的豆蔻年华,无处不透露出刺眼的青春和风华。

她是善于抓住机遇的女子,给她一线生机,她苟且偷生,他年前年后给她找了许多名师傅,抚琴作画,下棋骑马……让她学什么,她就学什么。

前年她的院子总传来折磨人的琴音,魔音穿耳,就连老马也跟他耳边抱怨,说让她学什么都好就不能让她学琴,这简直是要人性命,半夜三更还让不让人歇息,比杀猪声音还难听……但如今,她居然将坊间向来推崇的前朝琴师朱子启的巅峰之作《化魂》的调子都熟记于心,上回演奏了一曲,流畅的很,听得教琴师傅都连连点头,自此往后,老马也不再说她的琴声好比烹猪了。

想到此处,七爷唇畔的笑意更重,她的耐心,简直到了人神共愤,不达目的决不罢休的地步。

“我想多学点东西,日后有一技傍身,总会有用的。”韶灵说的云淡风轻,唯独“有用”两字,有一种很难察觉的黯然,她突地敛去眼底惆怅,朝他甜甜一笑。“等我成为有用之人,必会报答主上。”

茶杯碰了桌子,他冷淡一笑,审视的目光若有若无地扫过她。“溜须拍马的功夫,倒是一流。”

他依旧不愿袒露心中计划,城府何其之深!一整年她吃掉的人参药丸不计其数,更别提栽培她就像是将金银源源不断地丢入一个无止境的漩涡,他又会如何盘算赚出本钱?!又该如何算计收到回报的利钱?!

韶灵的心绪翻涌,唇畔笑花依旧不曾崩落,她并非懵懂痴傻。她想成为有用之人,而七爷则是想她成为对他有用之人吧。

各怀鬼胎。

“女子无才便是德,爷逼着你日夜学习,你就没有半句怨言?”他这么问,像是不过随口一提,漫不经心。

“我爹说,女子跟男子,都是一样的。男人能学的,女人就不见得学不会,学不好。”她明眸亮齿,微笑的时候露出洁白贝齿,偶尔也会显露娇憨少女的姿态。

《小嫡妻》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