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道之扉》穹之扉冥沼地道 圣水 道之扉下克上

道之扉

仙侠已完结

主角叫灵晶,支符笔的小说是《道之扉》,它的作者是归帆斜阳里最新写的一本仙侠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我喘着大气来到幽夜身前,蹲下在他身上一阵摸索,外面一片哗然:这人太无耻了,赢了还偷别人东西。他身上有好几块灵晶,还有件剑状法器,

阅文集团|更新:2019-11-15 00:05:47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叫灵晶,支符笔的小说是《道之扉》,它的作者是归帆斜阳里最新写的一本仙侠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我喘着大气来到幽夜身前,蹲下在他身上一阵摸索,外面一片哗然:这人太无耻了,赢了还偷别人东西。他身上有好几块灵晶,还有件剑状法器,

《道之扉》免费试读

我喘着大气来到幽夜身前,蹲下在他身上一阵摸索,外面一片哗然:这人太无耻了,赢了还偷别人东西。他身上有好几块灵晶,还有件剑状法器,虽然很想顺走,但众目睽睽之下也觉得不好意思。终于摸到个小瓶,打开一闻估计是治奇玉伤的药,很坦然样举起小瓶,脸上小羞涩状:大家别介啊,我为我兄弟找药呢。施施然来到奇玉前,叫他把药服下运功疗伤,只听有人叹道:真是有情有义啊!一会儿幽夜醒过来,摇摇晃晃站起来,满脸不服地喊道:“你卑鄙!”,“我呸!输了找什么台阶下,你妈没教过你打架要专心吗?”幽夜一听大叫一声又被气昏倒了。我嘀咕: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这些高深的道理还没教给你呢?昏什么昏。抬起头看见蛮楚材一脸古怪看着我,“你什么眼神”我不满道,蛮楚材尴尬一拜:谢谢张先生,楚材受教了。受什么教啊,莫名其妙,我有点不爽。奇凤在旁边开口了:先生你赢了,快到月族那儿去,月玲珑在等你呢。我一愣,这事大条了,想想赶紧开口:我没报名,不应算数吧。催促奇中天一齐架起奇玉飞般逃向客栈,就象被狗追似的,留下面面相嘘的众人和满脸失望加愤怒的月玲珑。

第二天一早起来,一行人看我的眼神都怪怪的,估计都知道昨天的事,奇楠大叔豪爽地边拍我肩膀边哈哈大笑:有个Xing,我喜欢,不愧是----。还没说出口被老族长一个眼神瞪了回去,又讪讪说:我代奇玉那小子谢谢你。我真诚说道:奇楠大叔,你和我见外我会伤心的,我和奇玉是兄弟。奇族在我最无助的时候帮助了我,我的感恩之心无以言表。老族长很欣慰地看着我调侃:有好事你躲什么,你有麻烦了哦。我摸摸头一脸无奈。

不一会儿月娥大婶找上门来,媒婆进门准没好事,我头有点大,但还得陪着笑脸。“月娥大婶好,月娥大婶今天气色不错哦,月娥大婶------”,我只得装糊涂,没话找话说。“行了,我不好,很不好”月娥大婶没好气地开口,“你说你干的什么事嘛,月玲珑哪儿不好,要身材有身材,要人材有人材,要钱财有钱财,哪儿配不上你,你是心气太高还是犯傻,打赢了你跑什么?,唉!本来是说给奇玉那小兔崽子的,但他没那福气,便宜了你还不知足”,哦,感情在她眼中我只是备胎啊,我装着无奈说:“我没报名,不合规矩嘛。”,“不合规矩的事你在村还干少了?你就装吧”,月娥大婶有点恨铁不成钢。哟!在她眼里都快成“装家”了,这不行,我得改变形象,“月娥大婶,你看我和玲珑小姐从没见过面,这个那啥要讲缘分,讲感情是吧”,月娥大婶一副了解的样子:知道你们读书人害羞,你看你大老远来这儿,这就是上天注定的缘分,这个感情嘛,什么感情?我和你奇楠叔没感情也过得很好,孩子都这么大了。今晚老地方,就这么定了,去不去一句话。你和奇楠叔那叫没感情?不用在我面前秀恩爱吧,再说我敢不去吗?

月上柳梢头,我缓缓来到坊市后区,不管怎么说,这事都得有个交待,不知莽山各族有没有稀奇古怪的风俗,但愿别犯忌。远远看到月玲珑站在树下,一身水湖色长裙,身材婀娜多姿,曲线玲珑,人如其名,放在前世绝对是女神级别。晃然间觉得有这样一个姑娘陪伴一生,何尝不是天大的幸福,不仅有点怦然心动。但我不敢,我不知道这个世界是不是我的因果,我不敢沾上未知的因果,我怕梦醒后,还有个女人在我梦中伤心欲绝,如果再有孩子,在我梦中悲伤呐喊,我的灵魂将永远难安。苦笑着走了过去,月玲珑没有想象中的羞涩和柔弱,很大方开口:张大哥,昨晚你为什么要跑,我是不是长得不漂亮?我连忙说道:“你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姑娘,昨晚我主要是急着回去给奇玉治伤”,伤害女孩的自尊心是不对的,善意的谎言是必须的。月玲珑很开心拉着我的手道:真的!那我们去逛夜市。一路逛来,我手上拿着不少她买的小玩意,我也不时给她讲些前世的小故事和笑话,当然也招来不少羡慕嫉妒恨的目光,表达着好白菜被猪拱了的愤怒,很晚后把她送到月族住地,红扑扑的小脸上写满了兴奋和幸福,看着她走向门口突然又转过身来,清彻的眼睛望着我说:帆哥,你有心事?在怀Chun少女的直觉前,我眼中淡淡的忧伤是藏不住的,可能再加上和莽山人不同的书卷气息,对眼前生活在憧憬中的女孩杀伤力太大了。我一震,我不想沾上的因果来了,但谁又是谁的因果?“没事的,回去好好睡觉,做个好梦”,我向她挥挥手,转身走进黑夜,就象走进内心的孤寂与彷徨。

第二天一早,月玲珑又过来找我,老族长笑呵呵地偷偷塞给我十几块灵晶,叫我把玲珑陪好,刚走到门口,耳边传来老族长的传音:加把劲,明年吃你的喜酒,后年抱大胖小子,为族里添丁加口也是你的责任。我一个踉跄,为老不尊的老玩童,我又不是**。

陪着玲珑闲狂了一会,突然想到马上就要回去了,制符还缺一支符笔,再得买几匝符纸回去,又来到散市符录摊前,“老人家,我想买支符笔和些符纸”,摊主生意并不好,正眯着眼打盹,看了我一眼道:货都在摊上,自已挑吧。想到只有十几块灵石,挑了支最便宜符笔,低等符纸到买了不少。开始和摊主讲价:老人家你看我是老主顾了,何况量大从优,打个折怎么样。“本来就没几个赚头,还遇到你这样讲价的,我吃什么?”,老头很不高兴,想想又道:看在这位姑娘的面上,十块灵晶一口价,不买赶紧走。看着呵呵直笑的玲珑,我那个郁哦,看来还是漂亮姑娘脸值钱。付完灵晶我装作随口问道:老人家,上次在你这儿买的镇纸石用着挺顺手,我想多买两块备用。“我又不会做,就那一块”,“那哪儿买得到?”,“没得卖,那是多年前我采妖兽血制符砂时,无意中追进一个深坑捡到的,当时卖给你的皮书就裹着它”,“那你还记得在哪儿捡到的?”,“大山深处谁能记得”,我失望的往回走,但我总觉得莽山有秘密,也许就是我回去的关键。

终于要回村了,玲珑到船边送我很是不舍,被月娥大婶打趣得满脸通红,我内心微颤,这么好的姑娘却要被伤害,强装笑脸拿出一封信给她说:等我走了再看,不然不灵的。秦凤在旁边娇笑:这么快就送情书,好肉麻哦。玲珑妖羞地接过信,但眼中明显闪过一丝不安,据说月族的人直觉都很强。船远去,月玲珑打开信纸,我的信只有一句:不要迷恋哥,哥只是一个传说,忘掉我吧。

站在船头,隐隐有哭喊声传来,我心一痛,放手是最痛的爱,望着泪流满面的我,老族长没有说话,也没上来劝慰,人老成精的他也许早就看出会有这样的结局

《道之扉》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