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农女太彪悍》农女太彪悍:夫君惹不起 年下攻 农女太彪悍忠犬攻

农女太彪悍

古代言情连载中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农女太彪悍》的小说,是作者小盘古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这里的疯子一般有两种,一种是发疯折腾自己,不会打人,叫做文疯子。 一种是发疯了,不折腾自己,就折腾别人,会动手打人,叫做武疯子。

阅文集团|更新:2019-11-11 00:06:21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农女太彪悍》的小说,是作者小盘古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这里的疯子一般有两种,一种是发疯折腾自己,不会打人,叫做文疯子。 一种是发疯了,不折腾自己,就折腾别人,会动手打人,叫做武疯子。

《农女太彪悍》免费试读

这里的疯子一般有两种,一种是发疯折腾自己,不会打人,叫做文疯子。

一种是发疯了,不折腾自己,就折腾别人,会动手打人,叫做武疯子。

冯郎中一边摆弄药材一边将在站自己面前几人说的话给在脑子里面过了一遍,大概明白是什么情况了。

感情自己是被小徒弟用来当了挡箭牌,不然他怎么不知道他自己除了会医术之外还有什么发家的方子?

“行了,都该干嘛干嘛去,那丫头运气好挖了一株何首乌,你们要是也想要方子,自己去大山里边挖何首乌去,不过要成了人形的,那可要上百年呢。

给我弄来一株我也给你们五两银子,外加一个发家的方子。

但咱们事先说好了,要是被野兽撕了吃了,我可不管。”

随着他的话落,几个泛酸来试探的妇人和汉子就蔫了,那可是深山,谁能不怕死的往里面去,如今又不是那灾荒吃不上饭的时候。

虽然吃的不多也不咋好,可番薯还是能吃上的,只要还有一口吃的,谁会冒着被野兽要死的风险往那深山里去。

没看李家那小子成天跟着他爹李贺打猎,昨天还一身是血的从山里出来,那样子,简直吓死个人,据说腰间都被野兽给咬下碗大的一块肉。

这碗大的一块肉自然是在传言中慢慢扩大的。

众人见他那样子,谁还敢不要命的往山上跑?

别说,还就有那不要命的,等人都走了,一个穿着满身补丁的十四五岁大男孩,身后跟着一个十二岁的女孩子和一个九岁的男娃进了冯郎中家。

冯郎中在这村子里十五年了,没有什么事是他不知道的。

就眼前的三个孩子是胡家二房的遗孤,胡老二夫妇三年前死了,那胡老二就是上山上给他娘子找人参被野兽咬死的。

结果听到消息的胡二娘子本就意外流产,又没有养好秋末去洗衣服掉进了河里,这下子再被这消息刺激人就没了。

留下了三个孩子要看着大房的脸色过活,他可是去过他们家给眼前这个大的叫胡德利的,治过病。

当是这孩子烧的都糊涂了,老胡家要不是怕他死了,估计都不能给他请郎中抓药。

身后的小丫头叫胡桂花的,今年应该是十二岁了,脸上的那块疤也是他看的,当时他就在不远处看的清楚,是她那叫胡红娟的堂姐故意用石头打的她。

可怜的女娃那个时候才十岁吧,要不是自己就在附近,及时给她止血上药,估计疤比现在还深。

小的胡德才今年九岁,看他那瘦骨嶙峋的样子,就跟个骷髅架子差不多,这胡家真是太不地道了。

“德林,今天怎么来这里了,可是谁生病了?”

胡德林古铜色的皮肤也看不出脸红不脸红的,就见他低着头有些不好意思,随后抬头目光坚定的问冯郎中

“冯郎中,我,我能看看那何首乌长什么样子吗?”

说完又像是怕冯郎中以为他觊觎那何首乌一般,赶紧解释道

“我不是要觊觎那何首乌,我,我就是想看看长什么样子,回头我,我想进山。”

他的话才说完,身边的女孩子胡桂花就握住了他的胳膊声音里带着恳求

“哥!你不能去!咱爹是咋死的你又不是不知道,你要是有个万一,你让我跟德才怎么活?”

一旁的胡德才也带着哭腔,三年前的事他还记得,而且爹娘死后他过的什么日子,小小的他在心里早就将胡家大房给恨上了。

这会儿听到大哥要进山,心里的恐惧一下就迸发出来了。

如果大哥死了,那他跟大姐在胡家岂不是更要被欺负死?

胡德才也上前几步死死拽住他哥那打着一层层补丁的衣服,饶是如此也担心将衣服拽破,他哥没有衣服穿。

“哥!别去!”

冯郎中嘴角抽了抽,这还真有被逼急要进山搏一搏的,可他哪里知道什么方子,死丫头回来看他这个当师傅的不好好教训她,让你她拿自己挡箭!

而且,他去哪里给他们拿出一根百年的何首乌?

胡德林却是目光坚定的看着弟妹,同时也是说给冯郎中听的

“小妹,弟,我这次必须进山,只有进山了我们有可能从胡家分出来单过,不然,不然小妹就会被卖给山里的人家做共妻,你,你,”

面对弟弟那双像极了母亲的眼睛他有些说不下去,可还是咬咬牙将他偷听到的说了出来。

“他们想让你进宫做,太监!”

“什么?他们怎么能这么恶毒?我们也姓胡,身上流着胡家人的血,他们这样对我们就不怕报应吗?”

胡桂花愤恨的握着拳头,她实在是没有想到她都隐忍了三年,这三年胡家的家务活全都被她给包了,冬天用冰水洗衣服,手上的冻疮就没有好过,就为了能吃上一顿热乎的饭菜。

可他们竟然连最后的活路都不给他们留吗?

看着小弟惊愕呆愣了表情,兄妹二人知道这个消息对他的打击有多大。

他们家一直就没有分家,大伯一家有五个儿子,一个女儿,相比他们,爷奶也更喜欢大伯一家的几个堂兄堂妹。

而他们则是一直在帮家里干活却得不到一点温暖,之前他不是没有提出分家,可大伯他们都不同意,不过就是想要让兄妹三人给他们当一辈子的奴隶。

而他也担心自己带着妹妹和弟弟分出去之后要如何过活,他们可是明说了,要出去只有净身出户一条路。

如果他能采到那个何首乌,不但有五两银子,还能有个赚钱的方子,他就不怕带着弟弟妹妹一起净身出来会饿死。

“哥!我们分家,大不了净身出来,就是当乞丐要饭也比在那个家里强,我,我不要去给人做共妻,呜呜~”

“我也不要去当太监,我怕疼,呜呜~~”

冯郎中额头划下三条黑线,这胡老大家可真是够极品的,那样恶毒的心思也有,真是让他不知道说什么好。

“那个,何首乌我已经卖掉了,”

不想看到他们失望的脸,便接着道

“要不等吴家的五丫头回来,让她带你去山里挖?”

《农女太彪悍》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