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打野对我穷追不舍》打野对我穷追不舍小说 同人志 打野对我穷追不舍Twink

打野对我穷追不舍

游戏竞技连载中

经典小说《打野对我穷追不舍》由桃野不李所编写的游戏竞技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傅明圳,虞菀,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虞菀跟虞择成到达L市的时候已经晚上八点多了。 父女两个都不是经得起长途旅行的人,虞择成坐高铁坐多了还好一点,虞菀是整个人都恹恹得

阅文集团|更新:2019-11-08 00:03:57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经典小说《打野对我穷追不舍》由桃野不李所编写的游戏竞技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傅明圳,虞菀,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虞菀跟虞择成到达L市的时候已经晚上八点多了。 父女两个都不是经得起长途旅行的人,虞择成坐高铁坐多了还好一点,虞菀是整个人都恹恹得

《打野对我穷追不舍》免费试读

虞菀跟虞择成到达L市的时候已经晚上八点多了。

父女两个都不是经得起长途旅行的人,虞择成坐高铁坐多了还好一点,虞菀是整个人都恹恹得提不起劲了了。

“菀菀先去休息吧,行李明天再收拾。”

秘书把虞菀的行李搬进了卧室便离开了。

虞菀点点头,从沙发上把自己撑了起来,然后一步一步走回了寝室。

明明今天也没有走几步路,高铁也是直达的,怎么就能累成这样呢?

虞菀保留精神,没在这个问题上为难自己的小脑袋,慢悠悠地泡了个澡然后窝进柔软的床上。

“呜——”

好舒服。

虞菀把自己呈“大”字形平摊在床上,然后翻来覆去,好像之前的精气神都扑腾回来了。

“对了,还没跟傅明圳说呢!”

虞菀想起傅明圳叮嘱过自己,下了飞机要跟他说一声。

虽然不懂傅明圳为什么这样说,虽然她现在已经下高铁很久了,但虞菀还是想跟他说一下。

虞菀:我到啦!

傅明圳看到了消息,脸色不太高兴。

他手里是有虞菀具体班次信息的,早在一个多小时前,虞菀就该到了。

他还想着,小姑娘一下高铁就会给他发消息报平安。

害得他好等。

傅明圳嘴角噙着一抹笑,不急。

傅明圳:嗯。

虞菀:其实我早就到了,但是太累了,完澡才给你发的消息。

看到虞菀解释了,傅明圳心里才舒服点儿。

傅明圳:嗯,早点休息吧。

虞菀:好!

傅明圳:晚安。

虞菀:晚安!

虞菀今天实在累极了,放下手机没两分钟就睡着了。

留下傅明圳一个人在深夜里对着电脑处理之前堆积的文件。

————————

第二天,虞菀照旧六点半起了床。

不过因为不熟悉附近的环境,便没有出去了,只绕着自家小别墅跑了几圈。

L市的物价比H市贵了不少,这栋小别墅是虞择成找了好多朋友才买到的,比H市的小巧了许多,但价格丝毫不逊色。

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虞菀不敢出门瞎走,于是跑完步还是回到卧室,在里面宅了一天。

她本来准备找傅明圳的,随后想起来他应该还在考试,只好作罢。

不过班群里一直有新消息弹出来,十分热闹,虞菀便点了进去。

夏流光[物理课代表]:卧槽,那还有谁在H市啊?

孟少刚:你们也太没义气了,考完试全跑了!

夏流光[物理课代表]:就是,老子还准备找你们出来打游戏呢!

文铎川[数学课代表]:不如,我陪你打?

夏流光[物理课代表]:卧槽!老子才不要你,你蔫儿坏!

文铎川[数学课代表]:[微笑][微笑][微笑]

孟少刚:你们俩能不能私聊?都挡我消息了!

夏流光[物理课代表]:凭什么私聊,我就不走!

孟少刚:……不跟你一般见识。

夏流光[物理课代表]:呵。

王涟漪[语文课代表]:有活动不早说,我前天下午就飞夏威夷了。

宋青阳:哟,小公主不怕晒黑啊?

王涟漪[语文课代表]:谁让你插嘴的?

宋青阳:你这个脾气就算夏威夷的太阳都没你爆吧?

王涟漪[语文课代表]:闭嘴!

宋青阳:你管我?

夏流光[物理课代表]:楼上两位注意一下影响啊。

文铎川[数学课代表]:不必理会楼上,请二位继续。

王涟漪[语文课代表]:……[再见]

宋青阳:[挑眉]

虞菀看了半天,就是这几个人一直水群,好像没有说到什么有用的东西。

最后还是班长出马了,眼看着群里几个人两两一对闹得不可开交,他不得不开启了全群禁言。

李照言[班长]:本来是准备趁着刚放暑假,大家都在,一起聚聚,去临省玩玩的。现在既然大家都走得差不多了,就算了。寒假再说。@全体成员

哦~虞菀终于明白了,原来是在吵这个。

虞菀觉得挺可惜的,相比于来L市,她更想跟二班的同学待在一起呢。

为免消息又被其他人刷屏刷走了,班长的禁言一直开到了第二天。

虞菀没有窥屏的习惯,更不喜欢翻聊天记录,现在通知已经看到了,于是退出了企鹅。

她百无聊赖地玩了会儿手机,隔一会儿便看一下时间,她在等傅明圳考完试。

傅明圳比她高一级,已经高二了。他也是理科生,比虞菀少考一门文综,所以两天便能结束了。

不过中午,虞菀还是没忍住先给傅明圳发了消息,问他考得怎么样。

傅明圳当时正在食堂吃饭,看到虞菀的消息立马就皱眉。

旁边孙亦坪和刘强以为又有人跟傅明圳搞事情了,都警觉起来。

孙亦坪:老大看起来像要去打架的样子。

刘强:玛德,哪个小兔崽子挑今天这个时候影响老大考试?看我不弄死他!

孙亦坪:……得了,搞得好像老大不打架就能及格似的。

刘强:你特么闭嘴!

刘•毒唯傅明圳•强在线暴躁怒视孙亦坪,孙亦坪朝他翻了个白眼,继续闷头扒饭。

此时的傅明圳自然无心旁边两人的交流,他全部心思都用在如何回复虞菀这件事上。

思来想去,傅明圳决定老实交代。

傅明圳:一如平常。

虞菀收到消息,还以为傅明圳考得不错,一如平常那不就说明考试不难嘛!

虞菀:[棒]

……

傅明圳怀疑虞菀在嘲讽他,并且掌握了证据。

于是难得翻出来一个emoji表情发了过去。

傅明圳:[微笑]

这下,轮到虞菀疑惑了,这个微笑的表情看起来不像高兴的样子啊……

不对不对,虞菀摇头晃脑地想着,傅明圳从来没有发过表情,说不定根本不知道这些表情背后的含义呢,可能以为就是单纯的微笑而已。

而且孙怡婷也说过,现在年纪比较大的长辈都喜欢发这个表情,在他们眼里,这个就相当于可爱笑。

这么一想,就能解释通了。

虞菀便也回复了一个微笑emoji给傅明圳。

傅明圳看着虞菀发来的微笑,眼皮一跳。

完了,小姑娘不是生气了吧?

一直到吃完饭,傅明圳都没回复虞菀的信息。

一边吃饭还一边想着自己刚刚是不是说错了什么,简直味同嚼蜡。

孙亦坪和刘强两个人见状交换了个眼色。

孙亦坪:老大咋了?

刘强:肯定是那个兔崽子拿到老大把柄了!老大现在气得饭都吃不下了!

……

孙亦坪艰难地扯起嘴角,给了刘强一个皮笑肉不笑的微笑。

孙亦坪和刘强各自在心里想着傅明圳为何如此反常,却不敢问出来。

倒是傅明圳先开了口。

他先是皱着眉扫视了两人一眼,孙亦坪和刘强赶紧放下筷勺,正襟危坐,活像被老师临堂抽到背诵。

“我有一个朋友……”

傅明圳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在心里盘算着如何开口才能不让别人联想到他身上。

而孙亦坪和刘强把心都提到嗓子眼了。

孙亦坪:老大这是要打他朋友吗?

刘强:不可能!老大最重义气了!

“我那个朋友也是今天考试。”

孙亦坪:所以考完试再打?

刘强:算这个兔崽子还有点眼力见!

“我朋友的朋友问他考得怎么样。”

孙亦坪:怎么又来了一个朋友的朋友?

刘强:你管那么多干嘛!一个也是打,两个也是揍!

“我那个朋友说跟平常差不多。”

孙亦坪:老大这个朋友还挺会装的。

刘强:难怪老大要揍他!

“我那个朋友的朋友就夸他棒,我那个朋友心情不太好就回了一个微笑,结果我那个朋友的朋友也回了一个微笑。”

孙亦坪:啊?

刘强:这……打到底谁啊!

两个人等了好一会儿,傅明圳都不再开口。

刘强在桌子底下踢了一脚孙亦坪,用眼神示意他赶紧问。

孙亦坪无奈,只能开口,“那……老大,是打你那个朋友,还是朋友的朋友啊?”

“什么玩意儿?”

傅明圳像看傻子一样看着他。

“我问题的重点是,我那个朋友的朋友是不是生气了。”

还打谁?怎么着,还想判主了?

孙亦坪承受着傅明圳的眼风,都要哭了。

这……这到底打谁啊?感觉这也没老大什么事啊?

等等——对啊!这跟老大有什么关系啊!

孙亦坪隐隐觉得自己快要摸到头绪了,不料一旁的刘强比他还急,开口打断了他的思绪,他气得想踹他两脚。

“老大,不管谁生气,您没生气就行!”

刘强还露出一个自以为爽朗的笑容。

傅明圳看着刘强,缓缓深吸了一口气,他刚才险些没忍住把餐盘砸在那张脸上。

问这个蠢货自然是没用的,于是他站起身,将餐盘扔到回收处,便先回了教室。

留下孙亦坪和刘强两个人丈二和尚,摸不著头脑。

那……还打不打了?

——————————

下午考试的时候,傅明圳随便在试卷上写写画画,不到半小时就交了卷。

监考老师也是认识他的,自然没敢阻拦,傅明圳就这样大摇大摆地离开学校回了自己的公寓。

将手机扔到床上,傅明圳还在纠结那个微笑。

这种事情又不能随便问别人,中午的结局就是很好的例子。

最后,傅明圳打开了度娘。

“女孩子给你发微笑表情是什么意思?”

看来有很多人遇到过同样的情况,竟然有两万七千多条回答。

傅明圳扯了扯嘴角,颇有点同病相怜的意味想:女人果然难搞。

想着,他点进去第一条回答。

“四五十岁的人觉得这是礼貌的象征,年轻人觉得这是冷漠的表情,生气的时候也会用这个表达,类似于呵呵。”

……

看完了十几条回复,基本上都差不多。

微笑=呵呵。

傅明圳觉得自己得补救一下,还不知道小姑娘气性多大呢,万一一直不理他怎么办?

傅明圳:在吗?

《打野对我穷追不舍》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