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修魔者》修魔者修追随本心 女王受 修魔者69文

修魔者

玄幻言情已完结

新书《修魔者》全文在线阅读,作者魔汁鱼,主角吴昊,水鄂,是一本玄幻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指尖鲜红的血液滴到镜面上,连血花都没冒出一个,瞬间就被吸食的干干净净。 吴昊尝试着用心神去沟通那只铜镜,可却一无所获,难道是血太

|更新:2019-11-05 06:03:2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新书《修魔者》全文在线阅读,作者魔汁鱼,主角吴昊,水鄂,是一本玄幻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指尖鲜红的血液滴到镜面上,连血花都没冒出一个,瞬间就被吸食的干干净净。 吴昊尝试着用心神去沟通那只铜镜,可却一无所获,难道是血太

《修魔者》免费试读

指尖鲜红的血液滴到镜面上,连血花都没冒出一个,瞬间就被吸食的干干净净。

吴昊尝试着用心神去沟通那只铜镜,可却一无所获,难道是血太少?

划开手臂,噗哧腕上溅出大股大股鲜血不停地冲刷着镜面,可奇怪的是没有一滴血液流出镜面,全都被铜镜吸收掉了,魔道就是魔道,连个鸟法器也要吸人血!吴昊心中恼怒,可又不愿半途而废,只要咬着牙继续祭炼着,约莫有几个呼吸的功夫,就在吴昊感到有几分眩晕的时候,他恍惚间感觉自己跟铜镜之间产生了某种奇妙的联系。

成了!止住喷涌而出的鲜血,吴昊将冥火焚鸦诀的法力注入铜镜,突然之间,镜面黄光闪烁,竟然盖过了洞顶夜明珠的光辉。

下品法器?可谁能告诉我这镜子到底是进攻性的还是防御性的?吴昊憋屈的很,他打定主意,有时间一定打听到这些修行界的常识秘闻。

有宝在手,可却不知道怎么用,这种事情实在是太无奈了。

翌日一早,阵阵清脆的钟声响起,吴昊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急忙来到洞外,向附近的几个中年道人请示道诸位师兄,这钟声是什么意思?

身穿明黄色衣衫的道人原本面露不耐,可当他看清楚问话的人是吴昊之后,急忙热情的解释道师弟你有所不知,这是传讯钟,今日是七月十六,是每年猎杀血食的重要日子,在今天,会有一名真传弟子带着我们下山捕捉血食。

血食?吴昊不解。

就是给血蝠准备的食物!

噢!吴昊有些懂了,感情昨天孝敬完血蝠老祖,今天又得把那些飞天蝙蝠给喂饱,这他娘的哪里是什么修仙门派啊,整一个作威作福的土皇帝!

走吧师弟,去看看今年是哪位师兄带头

有什么区别吗?吴昊依然不解。

那是自然黄衣道人刚要解释却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面色一变,尴尬地笑道具体哪些不同,等师弟多待些年头就知道了!为兄就不多嘴了。

吴昊心中诧异,却也没有打破沙锅问到底。

一路无言,清脆的钟声响过七七四十九下之后便没了动静,吴昊赶到现场的时候,正看到面色阴郁的血沥手持铜钟,高高地立在一块巨石上。

许是感觉到吴昊来了,紧闭双眼的血沥冷笑一声,幽声说道今年的血食猎杀将由我来主持,诸位有什么意见吗?

开玩笑,血沥的嗜杀谁人不知谁人不晓,他的实力与地位摆在这里,没有熊心豹子胆,谁又敢招惹他?

我等并无意见,诸多记名弟子并不敢多言。

那好,留下几十人侍奉师尊,其他四十九人随我下山,你,吴昊,一起来,提到吴昊,血沥凶残地笑了起来。

血沥这老小子是动了杀心,不过吴昊并不畏惧,对方不一定会落下脸面亲自动手,那么只要防着他的阴招就行,实在不行就撒丫子走人,不伺候这帮鸟人了还不成吗?

第十一章我喜欢血蝠洞所在的万蝠山绵延万里,波澜壮阔的泯江穿梭其中,让大片蛮荒丛林弥漫在水雾之中。以血蝠洞为中心方圆近百里的范围内没有一只大型凶兽,多数都是些灵智未开的食草兽。

真正有威胁的食肉猛兽早已被捕杀殆尽,更别提那些灵智已开的妖兽了,对它们来说,血蝠洞等同于催命的魔神。

因而要想猎捕到合适的血食,血蝠洞的弟子们必须跋山涉水远离血蝠洞,到那些人迹罕至的南荒丛林中去找寻强大的精怪。精怪越强大,它们体内蕴含的精血也就越旺盛。

就到这里吧,吴昊,你下来血沥毫不掩饰自己的厌恶,嘴里道南荒丛林太过险恶,你这点修为不够精怪塞牙缝的,喏,拿着储物袋,好自为之吧,说罢,他丢下个布袋样的物事,扬长而去。

吴昊接过布袋,心里头破口大骂,这是赤裸裸的羞辱外加打脸,娘的,不就修为高一些么,早晚让你尝尝火鸦的厉害!

小师弟你可要好好活着呀,师兄我可是在你身上下了极大的赌注,就赌你能活下来!别让我失望这是某位无良道人在叮嘱吴昊。

废话,六年后人家就是真传弟子了,这里距离血蝠洞不过六百里,顶多有些百年修为的精怪,要是连这点危险都克服不了,那不是打师尊的脸嘛,依我看呐小师弟也应该再深入南荒六千里才对,不然配不上真传弟子的身份呀刻薄刁钻的话语在诉说着道人对吴昊的羡慕嫉妒恨。

卢乘风驱动蒲扇正要离开,可迟疑片刻还是补充一句,储物袋注入法力即可启动,南荒丛林危险重重,记住六十日之前一定要返回山门,不然悔之不及!

吴昊点头,是敌是友他分的很清楚,敌人要狠狠地灭杀,而朋友必须厚厚地报答。不过血沥这是在宁肯错杀不可放过吗?

自生自灭?好狠的心思,不过我喜欢!吴昊掂量着手中的储物袋,这可以是件宝贝呀,血沥虽然可恶了点儿,卑鄙了点儿,但竟然舍得拿一件储物袋做牺牲品。

有了这宝贝,万一吴昊捕捉到巨大的精怪再也不怕携带不便了,只要略施法力,打开储物袋,将猎物放入其中,嘿,轻便!简直就是出门旅行、升级杀怪的必备工具呀。

火鸦,出来!在沉闷的门派里待了几天,吴昊觉得自己浑身上下快要闷出霉来了,还是自由自在来的舒服。血沥这招借刀杀人很合吴昊的胃口。

呱几日不见,火鸦身上的羽毛又清晰了许多,虽然不懂得交流,但眼睛流转,已经有了几分灵动的意思。

宝贝就是宝贝,短短几日,吴昊敏锐地感觉到火鸦又变强了,如果不是爱惜法力,他真想尝试一下火鸦到底强到了什么程度。

高大的树木遮天蔽日,丝丝明亮的光线艰难地穿过枝叶的阻隔射落到地上,吴昊摸出夺自黑虎的无鞘短剑,拿着血蝠老鬼赏赐的玄黄境,一时间雄心万丈,觉得天下虽大我皆可去!

不过吴昊终究不是未经世事的毛头小子,有勇气是一回事儿,真正做起来又是一回事儿,眼下他对南荒丛林一无所知,贸然深入绝对是件危险之际的事情。

吼吼一阵阵低沉的兽吼声透过丛丛树木隐隐约约地传了过来,吴昊面色一喜,先拿这家伙试刀!

急匆匆的刚跨了三步,吴昊飕地停住脚,仔细打量了一下四周的环境之后他破口大骂尼玛,这儿连个东西南北也分不清楚,我又不会飞,到时候该怎么回山?脑筋转了一圈儿,他冷然一笑拿着短剑在树干上削下了记号,似乎生怕一个记号不够,他竟然把附近十多棵树木都用短剑削出了深深的痕迹。

这下子该不会迷路了吧,做完这些,吴昊才循着兽吼一路急蹿,说来也怪,路上遇见的野兔山猪全都望风就逃,没有一只充当拦路鬼。

看他们亡命狂奔的样儿似乎是害怕什么?吴昊只是稍稍一想就明白了,感情这些家伙是害怕火鸦,嗯,这样也好,省的这些小杂鱼浪费了自己的时间。

追了约莫有一刻钟的功夫,吴昊面前豁然开朗,一道波澜壮阔,宽达百丈的河流汹涌地咆哮而过。

浓郁的水汽扑面而来,吼声就在附近,踏在青嫩的苔藓上,吴昊收起火鸦小心翼翼地沿着河流往下寻找着。

又走了一会儿,波涛汹涌的大河在一道拐弯处陡然分了茬,清澈的河水哗哗地流淌着,吴昊心中一喜,他感觉到,那只虎豹就在附近。

日当正午,烈日当空,耀眼的光线照在水面上映射出绚烂的色彩,大河的分支流到这里之后似乎也变得温顺起来,全都汇聚到了一处湖泊之中。巨大的湖泊周围正有许许多多的野兽在饮水,这是一处峡谷,谷内不知名的草木苔藓铺天盖地到处都是,踏在上头,脚底会发出沉闷的声响。

站在高大的巨石上,吴昊清晰地看到,在湖泊南岸饮水的都是些鹿羊之类的食草兽,而在湖泊北岸只有两只巨大的兽类在做殊死搏斗。

色彩斑斓个头巨大的猛虎,四肢粗壮下颚凶狠的水鄂,不知道是谁挑起的这场争斗,此刻正到了最紧要的关头。

吴昊收起火鸦,往前进了十多丈,如此一来他离湖边只有一百多步。

鳄鱼的双眼已经瞎了一只,它甩着粗壮的尾巴一下一下地拍打着地面,可每一次都被猛虎灵敏地躲了过去,而猛虎火红色的身体上也是鲜血淋漓,似乎某个部位受伤不轻。

野兽受伤之后更见凶残,烈虎仰天咆哮,巨大的声浪冲碎了无数的草木苔藓,噼里啪啦吴昊瞧着稀罕,原本莽牛般大小的烈虎在咆哮过后竟然又变大了。

水鳄也不甘示弱,它抖了抖鳞片,浑身上下好像罩着一层土黄色的水波。

真正的殊死之战来临了,烈虎灵敏凶狠,而水鳄皮糙肉厚,双方势均力敌,谁也奈何不了谁。

一刻钟过去了,烈虎移动的速度越来越慢,水鄂张合的下颚也越来也没有力度,湖泊南岸的鸟兽差不多快要走光了,吴昊瞅准时机,唤出火鸦之后就冲了上去!

急速飞翔的火鸦流星一般撞向水鄂,原本纠缠在一处的虎、鄂顿时大怒,它们没想到这种王者之间的决斗也会有人敢插手。

烈虎摇着巨大的尾巴,它发现了吴昊,就是这个家伙坏了它的好事吗?

吴昊紧紧地攥着短剑,眼中没有一丝畏惧之色,猛虎怕个毛,两百多年的黄蝰都干掉了,还怕你这畜生!

似乎察觉到吴昊的蔑视,烈虎勃然大怒,脚下生风恶狠狠地高高跃起,巨大的身影好像一座小山,要将吴昊碾成碎片。

吴昊眼中战意凛然,来的好!毫不畏惧地挥刀直劈,凶狠地砍向来势汹汹的

章节在线阅读

《修魔者》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