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华缘到》华缘翰通忆q霆1簟壳刈 强强 华缘到耽美狼

华缘到

古代言情连载中

《华缘到》作者:顾念,古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颜二丫,颜家,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颜小丫投河了。 尸体捞上来的当天早上,颜家宗祠的木槿花开了,远远地看去,成片成片的粉红,云蒸雾绕之下,极为娇嫩,也极为清艳。 在

阅文集团|更新:2019-10-28 06:11:39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华缘到》作者:顾念,古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颜二丫,颜家,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颜小丫投河了。 尸体捞上来的当天早上,颜家宗祠的木槿花开了,远远地看去,成片成片的粉红,云蒸雾绕之下,极为娇嫩,也极为清艳。 在

《华缘到》免费试读

颜小丫投河了。

尸体捞上来的当天早上,颜家宗祠的木槿花开了,远远地看去,成片成片的粉红,云蒸雾绕之下,极为娇嫩,也极为清艳。

在所有人都以为颜小丫魂归地府的时候,她死了又诈尸,活了过来。

这几天,平静的颜家村就犹如炸了锅一般人声鼎沸。

后来人不断地向知情人打听,当时在场的村民们或得意洋洋或面带恐惧,却个个都应了要求一再讲述当时的奇景。

直到又一个午时来临,前来探望的村妇们要赶回家去做饭,顺带牵走了自家攀墙爬树要一探究竟的孩子,颜家四房的院子才真正的安静了下来。

“小丫,你还疼吗?让二姐看看。”

一个明眸皓齿的少女急急忙忙地将碗撂到了一边,也不去管剩余的一些药汁差点被打翻洒落,左手掀开了床上的被子,右手就要去摸妹妹的肚子。

眼见那只白皙的小手就要窜进来,颜舜华无奈地睁开了双眼,“没事,已经不疼了。”

“怎么可能不疼?你都被石头撞破皮了。乖,听话,让二姐看看。”

“真的不疼……”

颜舜华无语,那只热乎乎的小手终于掀开了她的衣服,摸上了她依旧有些红肿的腰腹,带来了些许酥痒。

“二丫,快把被子盖回去,妹妹还病着呢,你别总是闹着她。”

因为女儿的死讯与复生,妇人这几日哭得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惨烈。大悲大喜之间,不过几日光景,人就老了一圈似的,两鬓悄然染上了银霜。

“小丫还困不困?娘再陪你睡一会好不好?”

“娘,你在这里妹妹才睡不着呢。我们的床那么小,你根本就睡不下。更何况你还总是哭,她就算睡着了也要被你给吵醒。”

颜二丫一边说一边脱去外裳,“妹妹别怕啊,二姐陪着你哪儿都不去。”

看着床前的母女争先恐后地要来给她**,颜舜华有些哭笑不得,“我不困了,想一个人躺着。”

如果不是因为身体酸软无力,一直反反复复地发烧,她早就跑到外面去一探究竟了。

这几日,昏昏沉沉的她只是模模糊糊地知道了颜四房的大致情况,对于自己莫名其妙就来到的这个地方却一无所知。

颜家四房的主母颜柳氏与二女儿争执不下,最后都留在了屋子里,一个温言软语,一个插科打诨,殷殷切切地哄着她入睡。

颜舜华无奈地挤出了一抹笑容,有一搭没一搭地与她们说了几句话,这才闭上眼睛强迫自己继续睡觉。

白天很快就在昏昏然中过去了,当夜色降临,颜舜华的温度终于是平稳了下来。虽然仍旧不被允许到家门外去溜达,颜柳氏却也终于让她下地走动了。

在颜二丫的陪同下,她饶有兴致地将整个家里里外外都走了一遍,得出了一个结论——颜家四房,谈不上家徒四壁,却也看得出来,绝对不是什么家境殷实的人家。

当然,跟富裕虽然沾不上边,目前看来,却也暂时不愁吃喝就是了。

尤其是,他们家的房子很大,大概占地有四百平方的模样,勉强可以分为第一进与第二进。

第一进住着已经成了亲的四房长子颜昭明,及其妻子方柔娘,还有三周岁的女儿颜小妮。

因为对这个长嫂的第一印象并不太好,因此颜舜华只是随意地转了一圈,就由颜二丫扶着走了回来。

第二进主卧住着父亲颜盛国与母亲颜柳氏。东厢房由大女儿颜大丫居住,西厢房则是由颜二丫与颜小丫共同居住。然后便是书房、厨房、客房、杂物房、地窖之类。

她去主卧拜见了颜盛国,对方正手执长卷在看着什么东西,让她眼热得很。

只是他虽然双腿残疾半靠在躺椅上,看起来却很有些沉默寡言不怒自威的样子。初来乍到,她压根就不敢造次。

因此父女俩没说几句话,她就被一句“好好养伤”给打发了出来。

原本就想这么一无所获地回去了,不料颜二丫却胆大心细,偷偷地带着她从一个狗洞里钻出去,然后蹑手蹑脚地绕路回到了屋后的菜地里。

“小丫,二姐对你好吧?就知道你天天躺在床上憋坏了。等你真正的病好了,二姐一定天天都带着你出去玩。就算是赶集,二姐也不会再丢下你哦。”

颜二丫小心翼翼地往四周看了看,这才微微地弯了弯腰,低头凑到了她的耳边,自以为小声地快速说道。

“待会我们回去也要跟之前一样静悄悄的啊。只要娘不知道,二姐就有把握让大姐就算发现了也不会去告发。”

星空璀璨,夜虫唧唧,一个十岁的小女孩,正用得意的语气向她邀着功,清脆的嗓音让她的心一下子就软了下来,暖呼呼的,犹如凉凉的初秋饮了一杯温开水,熨帖得紧。

“恩,我会悄悄儿的。只是,你带我来这儿干什么?”不用看,她也知道对方此刻一定是满脸的骄傲。

孩子嘛,助人为乐,虽然违背长辈好像不太对,初心却不能打击,必须鼓励。

“哎?都三天了,你不想大花吗?”

“谁?”

她还在疑惑中,就被颜二丫给往前推了推,“你该不会忘记你的好朋友了吧?我听娘说,大花最近几天都不肯好好吃东西,它肯定是想你了。”

正说着,颜舜华就后知后觉地闻到了某种动物粪便的味道,接着,旁边的猪圈里便响起了一声声越来越热情的呼唤。

她懵了。

然后根据颜二丫绘声绘色的解说,她这才知道,从前的颜小丫是个每天天不亮就会爬起来,自己穿衣梳头,自己洗漱吃饭,然后便乖乖地去陪母猪的小孩。

她最爱干的日常大事之一,就是对着猪圈讲故事。故事内容是什么,家里每一个人都有试图了解过,但是最后却没有任何人清楚地知道她在讲什么。于是便不了了之,成了颜家四房的一个不解之谜。

颜舜华完全想象不出自己对着一头母猪情有独钟约会不辍的样子,更别提此时此刻让她天马行空自言自语地给弓着身体哼哼乱叫的大花讲故事了。

于是乎,第一次外出的她深深地郁卒了,直到姐妹俩偷偷地回了家,上了床安歇的她也没能从这样的打击当中回过神来。

“我去跟大姐挤,免得睡觉不老实压到你。小丫,你要快点好起来哦,到时候二姐一定会带你出去玩儿的,乖,闭上眼睛。”

颜二丫帮着她脱去了外裳,然后将她从头到尾都用被子盖得严严实实的,这才蹑手蹑脚地离开了。

不管怎么样,既来之,则安之。

世上就没有过不去的坎,只有不想跨过去解决问题的人。

她还是赶紧地养好身体,然后再来考虑如何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颜舜华杂七杂八地想着,在自我催眠下思绪很快就重新昏昏沉沉了起来。可是就在她快要沉入梦乡的时候,她却突然大口大口地喘起气来,脸色青白,两眼直翻。

更加诡异的是,她突然凌空飞起,没有任何支撑地漂浮在半空!

不,说是漂浮并不准确,还不如说有一只无形的手扼住了她的咽喉,将她提离了床铺,让她无法说话,更无法呼吸!

她拼命地用手在空气中扒拉,两腿狂蹬,却没有抓到也没有踢到任何东西。

气息渐弱,在神智模糊之际,她隐约听见了一个尖细的嗓音,然后便被扔破布似的狠狠甩到了床柱上,痛得就如一只刚入锅的龙虾……

《华缘到》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