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灵姬千鸟》焰灵姬1080高清壁纸 百度云 灵姬千鸟NP文

灵姬千鸟

职场已完结

亦如尘新书《灵姬千鸟》由亦如尘所编写的职场风格的小说,主角云恪,母妃,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王爷府里,纪千鸟裹着被子坐在床上,灵犀则蹲在床边上,时不时的用爪子隔着被子轻拍纪千鸟,它看着纪千鸟哆哆嗦嗦的样子,喵呜喵呜的说话

|更新:2019-10-14 12:11:03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亦如尘新书《灵姬千鸟》由亦如尘所编写的职场风格的小说,主角云恪,母妃,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王爷府里,纪千鸟裹着被子坐在床上,灵犀则蹲在床边上,时不时的用爪子隔着被子轻拍纪千鸟,它看着纪千鸟哆哆嗦嗦的样子,喵呜喵呜的说话

《灵姬千鸟》免费试读

王爷府里,纪千鸟裹着被子坐在床上,灵犀则蹲在床边上,时不时的用爪子隔着被子轻拍纪千鸟,它看着纪千鸟哆哆嗦嗦的样子,喵呜喵呜的说话。

“灵犀,我没事了!”

“喵呜~”

“没事了,一会就好!”

纪千鸟说完,看着床前站着的云恪:“我没想到你会来救我。”

“你这里似乎是没什么朋友。”

“我说过,我失忆过,所以除了当铺的慕老板,其他的人都不熟悉,所以根本就没想过会有人来救我。”

“所以你害怕成那样?”

“没什么,我有些冷而已。”

“哦,如此,那么今天你就在这里睡下吧,我安排人来照顾你。”说完他顿了顿:“还有那条狗精,他叫凌云吗?”

“嗯。”纪千鸟点点头,没再去看云恪。

云恪也识趣的转身准备离开:“我明天再来看你。”

夜里,纪千鸟看着眼前的食盒,这是云恪差人送来的,看样子十分可口,比起她平日吃的那些算是有天壤之别,纪千鸟却只夹了几口给自己,就又回到床上。

望着窗外竹影摇夜莺争鸣,纪千鸟感觉从屋外渗进皮肤,渗进骨子里的冷。

在这里,她没有朋友没有亲人没有记忆没有依靠,一个人佯装坚强佯装冷漠,佯装云淡风轻,佯装无所谓,却在牢房的潮湿阴暗里,看到自己孤独寂寞的影子,在一个人的牢房里无助的等待,无助的看着墙壁对面自己的摇晃的影子,跟自己一起哆哆嗦嗦的颤抖。

眼泪毫无征兆的甚至不需要一声呜咽,就顺着眼角滑落,一颗颗落在自己的手臂上。

灵犀一边叫着一边走过来,爬到纪千鸟的怀里,轻轻的叫。

“千鸟,别怕,没事了,不要再想当时的事了。”

纪千鸟看着灵犀的样子,伸手去挠它的下巴,却是笑了。

“若非是你将部分灵力借给我,怕是我连保护自己的能力都没有。”

“喵呜。”

“也许是上天垂爱吧,我醒来的时候就在森林里,身旁一片漆黑,你就在我身旁,当时那个老虎就看着我,差点就要咬过来,是你瞬间凝结了空间,我才从老虎牙下活了下来。”

灵犀看着纪千鸟的神情,不由得感怀,少见的以人言开口:“当时我也一起醒来,就在你旁边,你身上有我的气味,看你马上就要被老虎吃掉,我只能帮你逃脱虎口,否则你肯定会死。”

“但是,我害怕呀!每一次上街,都要忍受别人嘲弄的目光,我就像一个没有皮毛的老鼠,灰溜溜的在街上穿来穿去,只是为了吃一口饱饭。”

“有我灵犀在,不要怕。至少你拥有了我的部分灵力,当别人欺负你的时候,你可以保护自己。”

纪千鸟将灵犀紧紧的抱在怀里,用脸去摩擦,卸下伪装的她像个无家可归的乞者。

“灵犀,你说我的家到底在哪里?”

“喵呜。”

“我该怎么找我的家人,我的过去和未来应该在哪?”纪千鸟的声音满是颤抖和哽咽,云恪在窗外却将她说的每一字听得分明。

每一字都在嘲讽他当时的试探,每一个字都在撩拨着他的怜惜。

月色如水,云恪悄无声息的来到庭院的亭子下,借着圆月的寒光,他从怀中摸出一个坠子,这坠子翠绿的颜色,上面绘着银色的纹路,他一遍又一遍的抚摸,轻轻的呢喃:“母亲,您可知,我似乎找到了一丝关于舅舅的线索。母亲,您可觉得宽心了些?”

云恪的侍卫也悄悄的献身,附在他的耳边禀告:“那条狼犬,已经派人医治了,它出奇的平静和配合,大约半月有余,身上的伤就能好了。”

“可能自由活动?”

“它的两条后腿都受了不轻的伤,应该是被钝器反复砸伤导致,所以不能自由活动。”

“好吧,好生的看管着。”

“是!”

翌日,云恪在廊下看着纪千鸟施施然的走来,她的脚步极轻,脸上挂着淡漠温暖的笑意,惊慌了云恪的心神。

出身皇族,见多了那些满腹心机的女子,也见多了以色侍人的伶人,但是无一例外的一旦有了机会她们都要将自己最委屈的一面翻出来,以脆弱不堪或者委曲求全的柔弱表象去求得一个同情,去换的一个新的筹码,步步为营运筹计算。

然而,纪千鸟的淡漠和平静却是为了遮掩自己的脆弱和不安,她不需要同情不需要维护,却硬是要装作一副精明计算的模样去保全自己的安全,哪怕是忍受着嘲讽也要坚强的活下去。

她是不同的。

纪千鸟在廊下被阳光镀上一层明辉,她看向云恪,眼神里闪动着坚韧的温柔:“云恪,谢谢你。”

“以后你不是一个人了,一切都不用怕。”

这一刻,纪千鸟几乎想要狂奔过去,然而她伸出的左手最后还是矜持的落下,云恪的脸在晨光中耀眼的看不清楚,她依旧用很轻的声音说:“谢谢。”

云恪转过头去,阴沉着脸说:“我说了,无妨的。”

说完他径直走过来,牵起纪千鸟的手就往后院走去,哪里的一个小房间内,正关着养伤的凌云。

此刻的凌云以人的姿态躺在床上,头上的伤口已经清理干净,早已没有了血迹,只是有些红肿淤青,两条腿无力的瘫在床上,身上盖着一条蓝缎子的被子,他看到云恪牵着纪千鸟的手进来房间内,眼神跳跃了一下,随后笑了笑。

“你们来了?”

云恪放下了牵着纪千鸟的手,眼神徘徊在凌云的身上。

“你叫凌云对不对?”他的语气里有着不可置信的惊喜和急切。

凌云颦眉看着云恪:“如何?不可以吗?”

云恪一字一顿的说:“不可以,你可知道云是王姓,应避讳之。”

“我……”

纪千鸟看看凌云再看看云恪。

“你之前的主人是谁?”

“我……为何要告诉你?”

“你可知道一个人,他叫谭宗严。”

凌云立刻睁大了眼睛,拼命的要坐起来。

“你竟然知道他!”

“他是我的舅舅。”

“你的舅舅!”凌云坐起来一手抓住了云恪的衣袖,激动的青筋暴起:“他还活着吗?”

云恪垂下了眸子:“我不知道,大概吧。”

纪千鸟看着两个人,忍不住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云恪推开了凌云的手,走到窗前,一缕秋风划过,吹开他鬓前的发。

“我母亲原是谭仁谭将军之女,除有一女外,我祖父还有一个儿子,就是谭宗严,我舅父有一条养了多年的狼犬,跟着他奋战前线,犹如伏兵一起打猎出征,常伴身旁。但是我舅父的孙子也是我的表侄子,他不过是个五岁的稚童,他看到凌云飞奔起来形如踏云姿态洒脱,故而起了凌云这么个名字,小小年纪却不知道凌云中的云字犯了忌讳,虽被我舅父责骂却被有心的人听了去,拿来利用往先皇那里参了一本,”

说到这里云恪忍不住叹气:“然后我的舅父一家就以大不敬的罪名被灭了门,而当时我母妃恰好腹中有孕在身,也就是我,幸免于难。我舅父恰好在城外涉猎,后不知是不是凌云犬也不见了,我父皇派人去搜寻却无论如何也找不到他的下落,自此以后我谭家没落,我母亲也在生下我后抑郁成疾,不久命终,她死前最介怀的就是我的舅父的下落。”

云恪却冷冷的笑了,这笑声中的绝望和萧瑟让纪千鸟脊背发凉:“其实这一切不过是我父皇的借口罢了,我谭氏一族为君奋战,战功赫赫,父皇不过是觉得谭家军功高盖主,对于他是个威胁,为了稳固……”云恪长袖落下,握紧了拳头:“算了。”

纪千鸟忍不住唏嘘:“伴君如伴虎。”

“既然能找到凌云,也许是上苍对我谭氏的眷顾,无论如何我都要找到我的舅父,以慰我母妃在天之灵。”云恪突然笑了:“谁能想到,二十年后,当年的小狼犬竟然变成了一个狗精,真是奇谈。”

凌云睁大了眼睛仰着头,泪却早已浸透了前襟。

那日孤独的夜里,在纪千鸟睡后,凌云站在漆黑的长巷里守候,闪过的人影中却仍旧没有一个熟悉的面孔,它像个丧家犬一样漫无目的在街上流窜,寻找那个熟悉的人,寻找那个记忆中的味道,待夜里的灯火逐一熄灭,它忍不住长长的呜咽,竖起两个耳朵去听细微的声响,去嗅每一个味道。

哪怕如纪千鸟所说,二十余载,昔人难寻,它也不想放弃。

记忆中那个人带着自己出征,带着自己捕猎,将所得的食物与自己一同分享,风餐露宿里抱着自己同眠,对它而言,它的主人不是那个征战多年战功赫赫的将军,也不是朝堂之中的一品军侯,它只是自己的主人。

“千鸟,那天你说时过境迁当年的人早已杳无音讯无论我怎么寻找,也许都找不到了,但是我不甘心,你知道吗?”

纪千鸟听着这话,忍不住鼻间一酸。

“其实,二十年过去了,谭将军的死活,亦或是踪迹,已经无处可寻,但是你们心意已定,我纪千鸟也必定全力相助,只不过事在人为只能听天由命。”

云恪不想让人看到自己的悲伤,淡淡的说:“好。”

纪千鸟看着凌云躺在床上的伤势,至少半个月内它是无法下地行走的,却又不得不问:“凌云,若是无法让你同行,你可愿意?”

“不愿!哪怕是死,我也要看到他后再死!”

“但只怕路上颠簸你无法养伤,即使见到了你的主人,你也瘸了。”纪千鸟继续问道。

凌云的目光毫无焦距的望着远处,嘴角噙着一丝满足的微笑:“你不懂,我生是他赐予我的使命,我死是他给予我的光荣,我的使命就是陪伴他,亦如我当年陪着他战场

《灵姬千鸟》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