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强欢戏宠:蚀心王爷爱》强欢戏宠蚀心王爷爱免费阅读 GC 强欢戏宠:蚀心王爷爱Mary

强欢戏宠:蚀心王爷爱

宫斗已完结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哭得`真做作原创小说《强欢戏宠:蚀心王爷爱》,主角是萧辛俊,萧莫谦,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冬日的阳光格外暖人,长秋亭里摆放了两个画架,一大一小的身影坐在亭里携笔而作。 希唯总是喋喋不休的讲着作画的细节,技巧,而萧辛俊只

|更新:2019-10-12 06:05:29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哭得`真做作原创小说《强欢戏宠:蚀心王爷爱》,主角是萧辛俊,萧莫谦,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冬日的阳光格外暖人,长秋亭里摆放了两个画架,一大一小的身影坐在亭里携笔而作。 希唯总是喋喋不休的讲着作画的细节,技巧,而萧辛俊只

《强欢戏宠:蚀心王爷爱》免费试读

冬日的阳光格外暖人,长秋亭里摆放了两个画架,一大一小的身影坐在亭里携笔而作。

希唯总是喋喋不休的讲着作画的细节,技巧,而萧辛俊只是认真听着,并不言语。

“握笔要以这样的姿势!”

“不行,下笔一定要轻!”

“你要透视观察,剖析,最重要的是要观察光和影!”

有时希唯会俯身手握着萧辛俊的手亲自让他感受力度,教他握笔,下笔。

俨然一副夫子的模样,远远看着也像一位母亲教孩子写字般。

希唯泛滥着她的母爱关怀,可萧辛俊有时却躲的远远的,希唯也不介意,自顾自讲。

“进步的很大哦!”希唯总不吝啬她的夸奖,而萧辛俊也虚心接受,但埋在心里的雀跃是藏不住的!

“这叫什么画?”萧辛俊终于忍不在抬头看向希唯问着。

“这叫素描”见他只是微微点头,好似一副似懂非懂的模样又道:“墨画的世界里是五颜六色的,可素描的世界里只有黑白,就像人的眼睛一样,它可以简介朴素,但也可以托印出大千世界的流光溢彩,所以不要小看哦!”

“为何我查阅了画籍都没见过这种画?也问过太傅,太傅也说未见过!”

萧辛俊一副疑惑的表情相问,却让希唯无处可答,在脑海里想了一遍遍过滤了一遍遍才道:“以前在外的时候,看过一位老画家画过这种画,是我求着老画家教的我,太傅也许都在东都也许没有游历天下所有不懂也属正常不是?”

“是你父亲把你弄丢的时候,你看到的老画家吗?”萧辛俊不知不觉转换成好奇宝宝。

“对啊!”希唯点头回应。

“那父王也游历过,父王也见过素描画吗?”

“这就要问你父王啦,每个人所见都有所不同,也许你父王见过,我没见过,也许我见过你父王没见过呢!”希唯绕着圈的回答他所好奇的事,但说谎的滋味真不舒服。

“那以后我也要去游历,我也要看看外面的大千世界!”萧辛俊轻声嘀咕着,眼里望着刚作出的雪景,只有黑白的世界,是否跟我一样孤单?萧辛俊想着在心里叉神。

不远处驻足着萧莫谦,看着萧辛俊一点点接受希唯,心里是开心的,但想到他们的对话总觉得哪里不对劲而后转头对身后的残阳道:“让谷风去查查希唯,从腾格里沙漠开始查,我要全部!”

“是!”残阳听罢俯身鞠躬后转身离去。

萧莫谦抬脚向亭里而去,双手立在身后看着一大一小的身影其乐融融的模样,面上有一丝丝的动容。

“父王!”萧辛俊学过功夫,有人靠近还是会察觉的到,转头一看是萧莫谦赶紧起身行礼。

“四爷这是要带我们去玩了吗?”今日可是花灯节,年关的时候就说好的。

“嗯!”萧莫谦点头回应,希唯挽过萧莫谦的手转头对萧辛俊道:“明日在继续学习,现在先出去看花灯!”

萧辛俊漠然的看看天色又看看萧莫谦道:“花灯不是晚上的吗?现在才申时!”

“今日带你们出去用晚膳,走吧!”

萧辛俊缄默不语跟在两人身后上了备好的马车往城东的孔府坊而去,一切都似备好般,一到就带上了雅座,隔绝了外面的吵闹声。

等从孔府坊出来天色已经暗了,街上来来往往的人甚多,一条街道挂满了彩色花灯,热闹非凡。

萧辛俊左右瞧瞧,带着羡慕的表情望着哪些手里拿着花灯的孩童。

希唯牵着萧辛俊的手走到一个摊位前蹲下与他直视道:“你喜欢那个?”

萧辛俊扭头看的有些眼花缭乱,而后定睛瞧着某一处道:“我要那个!”希唯顺着他指的方向望去,原来是一只老虎。

“这位夫人,你要哪个?”摊贩见着这位夫人穿着不凡,而身后又站着一个长相英俊,面带冷然神色的男子,看来是哪家的王公贵胄,那可不能得罪,得好好招待。

“我要哪个老虎!”希唯指了指萧辛俊指的方向等拿到后又道:“在帮我拿那个!”一个简单的荷花模样。

“好嘞!”摊贩把东西取下交到希唯手里,转头对你萧莫谦示意付钱,今日没跟着丫鬟残阳等人,只能让萧莫谦付钱了。

等把钱付了,希唯又牵着萧辛俊往前走道:“前面有河,我们可以去那里放。”

今夜被无视的萧莫谦一脸阴郁的跟在身后,就如被小厮般使唤,一会要冰糖葫芦,一会要泥人,一会要这个一会要那个的。

天下敢这么使唤我的,估计也只有她了,不过这感觉还不赖!

“猜灯谜,你要试试吗?”希唯嘴里喊着冰糖葫芦说话有些口齿不清的问着。

萧辛俊诧异的看着希唯,这哪像大家闺秀啊?明明就是乡野来的姑娘,真不懂父王干嘛那么宠她!

“嗯?”见萧辛俊久久没有回应扭头看着他又问,“要猜吗?有奖品哦!”

“你都这么市侩吗?”一点小礼品我才不稀罕,真没见过世面,这点东西都能看的上。

市侩?希唯翻了个白眼道:“你当然不会懂那些没钱买玩具的小孩啊,这些东西对于你也许不算什么,但是对于他们,他们可能会跟宝贝似的爱护,而且是自己用心得到的,跟别人送你的,意义又差了许多啊!”希唯吞下嘴里的冰糖葫芦就跟教育似的喋喋不休,等说完顿了顿又道,“跟你说这么多也没用,你不会理解!”你不过也是一个小孩,还是锦衣玉食长大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孩子怎么会懂那么多!

“这位姑娘可试试?”店家见摊钱驻足着人出来询问道。

希唯点头,扯下花灯上的谜语,“盖一半,露一半,太阳出来晒一半!”轻喃出声,心里琢磨着这到底是什么。

“屋瓦!”萧辛俊一脸的不屑,这么简单还需要想这么久!

“小公子答对了!”店家说着从屋里拿出一只竹叶编织的蚂蚱,萧辛俊接过,故意在希唯面前甩了两下。

赤。裸。裸的挑衅!抬头又扯下另一个谜语,“头戴周瑜帽身披张飞袍,打一个动物!”脑海里翻滚依旧找不到答案。

“笨,是蟋蟀!”萧辛俊一脸嫌弃的摇头。

希唯一副恍然大悟,而后面萧辛俊手里都堆满了了物品,希唯也没猜出一个,刚有点头绪就被萧辛俊说出来了,一旁的老板一直擦着额上的冷汗,一直被赢走也不见猜错,在这么下去得亏惨了,可见着这一大一小的身后还站着一位男子也不敢开口,只能受着。

“我出一题,你绝对猜不出,要赌吗?”今夜被狠狠的打击到了,竟然真的一个都猜不出!

“赌什么?”萧辛俊一听也来了兴趣,身后的萧莫谦也望着希唯,看她能出出什么。

“赌你手里的玩具!”萧辛俊一听瞧了瞧手里的物品道:“好!”

“打什么东西不必花力气?”希唯眯起眼睛看着萧辛俊一副不解的神色,心里顿时大好。

许久萧辛俊也猜不出抬头看向萧莫谦,萧莫谦一副神态自若的模样,而后道:“我认输!”

“哈哈,打瞌睡啊!”希唯话音刚落,就能看到萧辛俊的脸就调色盘似的,萧莫谦只有一瞬而后的诧异。

一下子赢了萧辛俊手里的玩具,心里霎时美丽了,萧辛俊嘟着嘴跟在身后,“我们有好玩的跟别人分享,别人快乐那我们也会快乐。”

萧辛俊一副不解的神色望着希唯。

“你瞧,前面有一群跟你一样年纪的孩子,他们却没有礼物,我们把这些送给他们好吗?跟别人分享你也会快乐哦!”把手里的玩具全部又递给萧辛俊。

萧辛俊看着怀里的东西,又看看不远处的人,再次抬头看向萧莫谦,见萧莫谦点头这才抬脚往哪些人走去。

看着萧辛俊的背影,希唯开心的转头对上萧莫谦的眼睛道:“以往你都太严肃了,这样教育孩子不好!”

萧莫谦沉默的看着萧辛俊,确如希唯所说,他与别人分享他的玩物,别人开心,他也开心了!

“走吧,放灯去了,放完就该回去了。”萧莫谦揽过希唯,希唯牵住萧辛俊,似如一家三口般,频频接到路人驻足的目光。

湖面,放满了花灯,各种形状的飘飘浮浮,一个小小的花灯,载着人们心里大大的愿望。

我不知萧辛俊在纸里写了什么愿望,但我的愿望是愿爱我的和我爱的人都健健康康!

许完愿看着荷花已经顺着水流飘走了,抬眸间瞧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定睛一看原来是柳如絮,而他身旁的男子不是太子吗?

“回去了。”萧莫谦开口提醒道,希唯回神跟着萧莫谦带着萧辛俊一同回府。

就在刚才其实萧莫谦也看到太子的身影了,只是没想到这么光明正大的带着红袖招的头牌!

《强欢戏宠:蚀心王爷爱》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