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偷生》偷生萌宝四胞胎 NP文 偷生总受

偷生

现代言情已完结

完结小说《偷生》是尘埃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岳姐,秦总,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嘉禾办理了出院手续,然后告知了家人自己的决定,也跟自己的小妈说了,自己同意接受小妈名下的所有产业,唯一条件就是允许自己的父亲与小妈

成都涵泊万里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更新:2019-08-10 12:09:55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完结小说《偷生》是尘埃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岳姐,秦总,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嘉禾办理了出院手续,然后告知了家人自己的决定,也跟自己的小妈说了,自己同意接受小妈名下的所有产业,唯一条件就是允许自己的父亲与小妈

《偷生》免费试读

嘉禾办理了出院手续,然后告知了家人自己的决定,也跟自己的小妈说了,自己同意接受小妈名下的所有产业,唯一条件就是允许自己的父亲与小妈举行婚礼。嘉禾给青瓷发了短信,说了今天在医院的所有事情,要青瓷自己小心。

青瓷温吞的回应着嘉禾,她自己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青瓷眉眼间全部都是讥讽的笑意。对于现在嘉禾赤裸的示好,青瓷一点都不感动,青瓷怎么会忘记自己父亲出事的时候,嘉禾一家人都对青瓷和青瓷的父亲做了什么?

青瓷轻蔑的笑着,既然所有的事情都被摊开在阳光之下了,那么就准备起来吧。不用再有任何的顾虑了。总之,现在的青瓷不过是烂命一条,她谁都不必害怕。人一旦失去了所有的束缚,就不会再有丝毫的顾虑了。

嘉禾,青瓷心里默念嘉禾的名字,我们都已经长大了,我现在,已经不是原来那个任人摆布的沈青瓷了,大家,都准备好吧。

青瓷睡醒的时候,才发现天色已晚,手机上只有嘉禾的短信。青瓷回了房子草草的将自己收拾了一下就给南阳紫月的岳姐打电话:“喂,岳姐,今晚我正常上班。帮我约好秦总他们。”

岳姐也不问原因,答应了一声便挂了电话。青瓷开着楚歌的车去了南阳紫月。恰好在一楼遇见了岳姐,岳姐看了看青瓷,路过青瓷的时候说了一句:“办公室里等我。”然后便匆匆离开。青瓷也不多问,直接去了岳姐的办公室。

岳姐办公室的待客桌上对了一大推奢侈品,衣服鞋子包,高档的化妆品,还有精致的首饰,简直全的不能在全。

青瓷点烟消磨着时间,岳姐推门进来,指着桌上的东西对青瓷说,“现在就试一试,以后你面对的客人不会再是三流的土豪了,今后别再给你自己买什么假货,以后你的穿戴,全权交给我来负责。你该有的钱不会少你一分。”

青瓷愣愣的看着岳姐,却说了一句完全跟岳姐不在一个频道的话,青瓷说:“沈成君死了,我成孤儿了。”岳姐端在手中的精致茶盏,在青瓷说出这句话以后瞬间掉落在了地上,岳姐错愕的看着青瓷,许久之后才开口说道。

“那你怎么办?”青瓷笑笑,回答说:“今后我就是烂命一条,我要把原来对我和我父亲有愧的人,全部都成倍讨回来。”说罢,青瓷拎着茶几上的袋子转身走了。

青瓷没有看见,岳姐的眼神中除了怜惜,还有满满的哀伤。青瓷换了衣服,没想到岳姐买来的衣服还都合身。

岳姐是青瓷最落魄的时候认识的一个中年女人。看岳姐的年龄,岳姐的孩子应当同青瓷差不了多少。岳姐各自高挑,挺岳姐自己说,她年轻的时候是模特出身,因为吃的是青春饭,岳姐也倒是聪明,在自己事业蒸蒸日上的时候退出了模特圈子。

大家都传闻说岳姐是被人包养了,只是岳姐没有对青瓷说自己退出圈子以后都做了什么,青瓷也不好多问。青瓷因为生活拮据,去了三流酒吧里做钢琴演奏,结果被人欺负,对方是醉鬼,青瓷在躲避逃跑的时候撞到了岳姐。岳姐便帮了青瓷。

两个人也就这么认识了,后来青瓷进自己现在的圈子,也是被岳姐带进来的。岳姐只是让青瓷去她哪里上班,但是没有给过青瓷其余的帮助。青瓷虽然懵懂,也是初入世事,可青瓷并不愚钝,她很快接受了自己的现在的身份还有境遇,自己摸爬滚打,短短一年的时间,才有了现在这个在南阳紫月里面能接待钻石会员的资格。

她执意要见接待秦总,就是因为这个秦总是守义药业所有股东之中说话最有分量的人,而且,也是守义药业里面拥有股权最多人。近六十岁的年龄,可是心性却与三四十岁的人无异。几次对青瓷示好,青瓷也是多次婉拒。

守义药业,是周胥辰母亲的家族企业。乔姿在青瓷最为落魄的时候就坐在守义药业的写字楼里享受着原本属于青瓷的职位。

青瓷原本是想通过秦总来给自己进入守义药业铺上一条路,而现在嘉禾正要受够守义药业,那么自己何乐而不为,先行一步攻下秦总,嘉禾的胜算就能高出三成把握来,青瓷不是在帮助嘉禾,她是在帮助自己。

如果当时不是周胥辰的母亲,她也不会沦落到要去做酒家女的地步,青瓷怎么肯放弃这个“报答”周胥辰母亲的机会呢?

好巧不巧,会员包厢里面满满当当的做了一桌子人。个个都是西装革履的成功人士。秦总身边空出了一个位置,青瓷推门进来的时候秦总便开始招呼青瓷:“青瓷,快过来坐这里,我们一桌子人等你好久了。”

青瓷颔首点头,化了淡淡的晚装,身穿一件水蓝色问话齐胸礼服。乌黑的长发被青瓷散在两肩,发尾是恰到好处的大卷。青瓷落座后才发现自己的对面坐着周胥辰,当时进门的时候周胥辰时背对着青瓷,此时,青瓷才看清了这桌上竟然有周胥辰。

青瓷坐下后被秦总亲昵的揽住了肩膀,秦总附在青瓷耳边说,“我今天的大单子就靠你了,等会看我颜色行事,这顿酒,必须要把单子签成。小妖精。”说罢松开了青瓷。青瓷坐正了自己的身体,将自己的手,放在秦总的膝盖处轻轻拍了一下,当做自己的回应。

趁着服务生上菜的时刻,秦总一一向青瓷介绍来人。青瓷又怎么会听不出秦总话里话外的意思来。心中暗暗的计算自己要喝多少酒,对谁喝。菜上齐了了以后青瓷起身,对着桌上的九个人挨个起身敬酒。

敬到周胥辰的时候,秦总开口了:“青瓷,给你介绍一下,这个可是守义药业的副董事,叫周胥辰。”青瓷唇齿间难以掩饰的笑意,手中端着酒杯,站在周胥辰身边,开口说道,“久仰周董事大名。

难得您年纪轻轻就有这么高的成就。”周胥辰端起酒杯也站起身来面向着青瓷,秦总又开口说:“青瓷你还有所不知,这个守义药业可是胥辰母亲的家族企业,可是胥辰能坐上副董事的位置可绝对不是徒有虚名。”

青瓷朱唇上扬,笑的更加迷人,接过了秦总的话对着周胥辰说:“既然周总这么年轻有为,酒量一定不会差吧。”说罢举起自己杯子里的酒一饮而下,周胥辰也举起杯子,虽然是把杯子递向自己的嘴边,可是周胥辰眼睛的实现却丝毫没有来开过青瓷。

周胥辰放下酒杯,青瓷转身继续倒酒走向下一个人。一桌子的人,青瓷都敬完了,青瓷回到自己的位置做好。秦总开口说:“光顾着让青瓷认识你们了,都忘了跟你们介绍青瓷了,来来来,我跟你们好好介绍一下,在场的这位漂亮姑娘,叫做沈青瓷,是我老秦的妹妹。你们以后多帮我照顾照顾她。”

说罢秦总随手就握住了青瓷放在桌边的手。这举动大家也都看在眼里,虽然是将自己的脸转向秦总,可是余光里,青瓷还是能看到周胥辰似乎正看向她这里。青瓷开口:“秦总,周总这么年轻有为,那周夫人一定也很优秀吧?”

秦总也笑起来,把话茬转向周胥辰说:“胥辰啊,我不是前一阵子听你妈跟我说呢,说是想让你这个月月底结婚,可是你好像把婚期延迟了,怎么回事?”周胥辰笑笑,随口回答,“最近事情有些多,婚事搁一阵子也没有什么关系。”

秦总似是故意,又似是惋惜般的说道:“可惜胥辰已经有未婚妻了,不然我就把我这个妹子介绍给你,我这个妹子可是好姑娘。”

青瓷会意,酒瓶空了一个又一个,在大家半醉半醒的时候,秦总就已经顺利的将文件签完了。醉到最后,还算是清醒的人也就只剩下青瓷和周胥辰了。青瓷给岳姐打电话,让岳姐派人把这些醉鬼都安排好,其间,没有跟周胥辰说过一句话。

到最后,所有的人都被安排好了,岳姐来找青瓷,青瓷给岳姐点了根烟,周胥辰也做回了自己原本是面对这青瓷的位置。

岳姐看看这不说话的两个年轻人,也不吭声,轻轻对着青瓷说:“秦总下午过来你不在的时候,就已经把钱给我了,我转到你卡里。你完事也早些回去吧,明天还有事情要做。”青瓷乖巧的点头。说罢,岳姐起身离开了包厢。

青瓷就这么同周胥辰面对面的坐着。许久,周胥辰缓缓开口说:“青瓷,我真的不知道,原来你是在上这样的班。”青瓷冷笑一声。周胥辰沉默良久,他低着头,语气里满是恳求的对青瓷说:“青瓷,你可不可以,劝劝嘉禾?”青瓷长叹了一口气。

站起身,一手提着自己的裙摆,一手夹着烟草走向门口,在路过周胥辰的时候,青瓷缓缓说,“那是你们的事情,你们的事情,跟我沈青瓷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所以我管不着,也不想管。”说罢头也不回的离开。

青瓷冷笑,周胥辰,你跟我说这样的话,是为了你自己,还是为了乔姿?你究竟是让我劝嘉禾什么?还是,全部都包括。

《偷生》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