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豪门情困:钻石太子苦追妻》豪门甜宠总裁千里追妻 章节在线试读 豪门情困:钻石太子苦追妻straight(直人文)

豪门情困:钻石太子苦追妻

青春已完结

完结小说《豪门情困:钻石太子苦追妻》是七星玄落最新写的一本青春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褚,林嘉声,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这一拍就没了了局。江伊涵缠着林嘉声,过一会儿就要拍照,摆出各种姿势,还要不停地问:“你看这样好不好。” 这样拍来拍去,后面的人就

|更新:2019-10-08 12:09:59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完结小说《豪门情困:钻石太子苦追妻》是七星玄落最新写的一本青春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褚,林嘉声,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这一拍就没了了局。江伊涵缠着林嘉声,过一会儿就要拍照,摆出各种姿势,还要不停地问:“你看这样好不好。” 这样拍来拍去,后面的人就

《豪门情困:钻石太子苦追妻》免费试读

这一拍就没了了局。江伊涵缠着林嘉声,过一会儿就要拍照,摆出各种姿势,还要不停地问:“你看这样好不好。”

这样拍来拍去,后面的人就跟上来了。林赫说:“非烟呢?”

林嘉声正在给江伊涵拍照,转头说:“前头呢。”

林赫拉了程浅说:“我们去追她。”

两个人走到林嘉声前头一段距离,林赫才对程浅扁扁嘴。程浅笑道:“你那是什么表情?”

林赫说:“就看不惯她。”

程浅说:“他一向不就那个样子么?”

“就是那个样子不讨人喜欢。”

“你从前明明说他还不错,不像咱班男生那么闷,也不像某些男生那么幼稚。”

“我不是说嘉声,我是说那位娇小姐。”

两个人又往上走了一段,才看见褚非烟坐在一个大石头上面休息。她背后是一片葱郁,她脚下开满黄黄白白的野花。她身旁拍照的人于她而言仿若不存在,她是浅翠的一抹山色。

林赫、程浅跟过去也都坐在大石头上喝水。她们都有些累了,再往上就是香炉峰,路线更陡些。从上面走下来的人说:“再爬上这一段,就到山顶了。”

林赫就问褚非烟:“咱们还上不上?”

褚非烟说:“都要到山顶了,做什么不上?”

于是三人又一起爬到了山顶。蓝天白云,空气清新,那青白山石上的树木,开在沙粒石块间的野花,与山下又自不同,从山顶往四周望,视野景色也自不同。

褚非烟是平原长大的孩子,看惯了地平线上的朝阳和落日,除非出去旅游,爬山的时候委实不多。山的妙处在于景色的层次,在于横看成岭侧成峰,在于虚虚实实时隐时现。虽说朝阳和落日一样绝美,然,司空见惯的是生活,偶尔一见的是景色。人心往往如此。

三个人看了一会儿,不见有人上来,也不知道那些人还会不会爬到山顶,中途打了退堂鼓也不一定。于是,她们便准备先下山。有不认识的男孩子跟她们搭讪,看起来也像是某个学校的学生。褚非烟于这等情形,向来不愿多说,于是随便敷衍几句,就拉着林赫、程浅下山而去。

走了好一段也不见有后面的人上来。褚非烟就纳闷,要慢也不该全都这样慢,这山也不是有多高,难道他们真就全都打了退堂鼓?

正自纳闷着,倒是遇上了林嘉声、江伊涵数人。因为是几个男生和江伊涵一个女生,看起来仿若众星拱月,倒是养眼。林嘉声说:“你们怎么就下来了?”

林赫说:“我们到过山顶了。”

江伊涵微微笑:“你们可真快。大家都还在后头呢。”

褚非烟的包还在林嘉声的肩头挎着,褚非烟于是去拿,林嘉声却死活不给,褚非烟怒道:“我渴了,要喝水。”

林嘉声依旧笑嘻嘻:“你拿水出来不就行了?”

褚非烟无奈,拿出矿泉水就走。林嘉声却在后面喊:“唉,你等等我,我有事同你说。”

褚非烟不理他。谁知他转头将手里的相机丢给一个男生,回身就去追褚非烟,一边追一边说:“诶,你这人怎么这样?我真有重要的事要跟你说。”已经追到身边了,还在说:“真的,万分要紧的事。”

褚非烟瞪他:“什么事?”

他却挠头:“那个,那个……”

林赫在旁边忍不住笑出声来。

褚非烟不用看,也知道身后不远处,江伊涵肯定在生气地看着自己,回去少不了又要受她冷言热语。这个林嘉声,他就尽会给自己添堵。褚非烟一边想着,又走了几百米,就看到下面一个开阔处,或站或坐的都是自家人。褚非烟走近了,就听到几个人争相说着:“我押五十,买后悔。”“我押一百,买后悔。”“我也押五十,买后悔。”

林嘉声的那几个金融系同学也在里头,也在跟着凑热闹,要买什么后悔。

褚非烟和林赫、程浅一头雾水,从来听说人要买后悔药却买不到,没听说有谁争着抢着要买后悔的。

再走近一些,有人看到她们,登时就安静了,可看不到的还在继续押注。只听唐仲谦说:“我押五百,买后悔。”几个和男生都对他竖大拇指,说:“你小子牛。”郑立卿忙说:“等等等等,一律不许超过一百,不许超过一百啊,小赌怡情,大赌伤身,有钱也不许超过一百。”

苏夏说:“就是就是,郑老师说得对。不许炫富。”

褚非烟彻底糊涂了,敢情这帮人真是在赌什么?

林赫跑过去,对着叫得正欢的苏夏肩上拍了一记,说:“在干什么呢?这么热闹。”

苏夏刚想开口,一眼又看到褚非烟,生生地把要说出口的话又咽了回去,半天,憋出一个谄笑来,说:“这个,得问郑老师。呵呵,问郑老师。”

大家都看到了褚非烟、林赫、程浅三人,现场一时安静了不少。更有不少人的眼光,直直地对准了褚非烟。

褚非烟觉得身上有点发毛,她回头去看林嘉声,哪里还有他的影子,四处寻了一圈儿,发现他躲到了一棵树后,犹在探头朝她看着。她才隐隐觉得不对劲,不过她的心理素质还算好,蹬蹬蹬跑到郑立卿面前,笑笑地说:“郑老师,您这是开赌局呢?”

郑立卿也跟着笑:“我们怡情,怡情。”

褚非烟道:“哦?愿闻其详。”

郑立卿说:“我们上山,你在这休息会儿,我回头单独跟你说,啊?”

“不行,说完了再上山。”褚非烟并不依。

郑立卿看逃不过去,就说:“我说了,你可不许生气。”

褚非烟笑道:“我不生气。”

“那个,”郑立卿说,“是这样的。那个……褚非烟,你也太厉害,怎么驳林嘉声的面子?”

褚非烟说:“别转移话题。”

“我,我没转移话题呀。”郑立卿说着又有些为难的样子,“那个,是这样的,我们在赌,在赌,啊,在赌如果林嘉声跟别人恋爱了,你会不会后悔。大家对这个问题很感兴趣,是吧?”郑立卿用眼神向四周寻求援助,可是根本没人配合他,他就只好自己继续说,“嗯,大家都很感兴趣,就说,那我们都来猜猜吧。又有人觉得只是猜猜没意思,干脆设个局,大家来赌一赌。”

褚非烟确是有点惊着了。郑立卿赌过足球赛,当然,赌得不大,用他的话说,就是怡怡情,最后赌输了一笔钱,虽然不多,却也让他有整整两个月,生活水平从二楼的小炒降到了一楼的大锅饭。他这光荣事迹,大家都是知道的。可褚非烟没想到,他竟然能把赌局设到这上头来。

苏夏在旁边说:“郑老师,提议设局让大家下注的,明明是你。”

郑立卿说:“是是,是我。”

褚非烟气得跺脚:“郑老师,这就是你的为人师表!”

郑立卿看情况不妙,一闪身跑开,上山去了。其他的人也就一哄而散了。

褚非烟看着瞬间空了的开阔地,无语。林赫只顾站在一边儿乐。只程浅还有同情心,劝慰道:“他们就是闹着玩儿,你别跟他们较劲儿。”

林嘉声这才从树后挪出来,挪到褚非烟跟前,小心地说:“那个,不是我说的,也不是我叫他们赌的。”

褚非烟说:“一边儿去,别让我看见你。”

林嘉声就往旁边挪了挪。

褚非烟彻底无语,一跺脚,下山去了。

林嘉声还在后面喊:“唉,你这样不行,你这样像是跟男朋友生气。给人看见了,更要误会了。”

褚非烟就没见过这么无赖的人。亏她还一直觉得,林嘉声有时候会油嘴滑舌,那都是表象。

因为到了下午,山路上的人更多。就算是青草绿树,花开蝶舞,若到处都是人,那趣味也就减了许多。褚非烟、程浅、林赫三人沿途并未休息,林赫和程浅书包里带的面包,也是她们边走边啃掉的,这样一路回到了静宜园,翠微亭之类的地方是呆不得的,因为人太多,她们绕了好一会儿,才勉强找到个相对僻静的地方休息。

紧接着又有五个女生和三个男生下来,他们是犯懒没爬上山顶的几个。就在他们下赌注的那个亭子旁,他们散开后就近晃了一会儿,就下来了。

这八个人里头,有两个是秦心语和苏夏,连香山也爬不到山顶,作为她两个的舍友,褚非烟和林赫表示对她们不齿。还有两个人是程浅的舍友。另外一个女生是跟江伊涵同宿舍却又跟江伊涵关系不怎么好的,叫沈钰。三个男生分别是小胖陆伟、游戏王曾天亮和卡通少年钱志华。

多了这八个人,褚非烟寻到的僻静处很快就变成了热闹处。秦心语说:“我们下来的时候,林嘉声还在那个地方,他一个人倚着树在那里看天。对了,他从你书包里拿水喝来着,好像把你的面包也给吃了。”

她这句话虽说得很小声,却还是引起了注意。就有人对褚非烟说:“非烟,我觉得你该把林嘉声收了。”“非烟,虽然我赌你会后悔,但我觉得林嘉声不会跟别人恋爱。”“非烟,你知道有多少人赌你会后悔吗?”“非烟,我赌的是你不后悔,林嘉声那小子配不上你。”……

说林嘉声配不上褚非烟的,是卡通少年钱志华。说他是卡通少年,是因为他是全班三十二个学生中年龄最小的一个,身高也只有一米六六,瘦瘦小小的,长得也清秀如同卡通人物。

褚非烟看他。他就笑起来,露出一口白牙,说:“唉,你别看我,我真这么觉得。”

其他人就哄笑,三个男生尤其笑得厉害。曾天亮还边笑边说:“钱志华,有你的。”

程浅就对褚非烟说:“非烟,如果当时我在,我也赌你不后悔。”

《豪门情困:钻石太子苦追妻》 免费阅读章节

《豪门情困:钻石太子苦追妻》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