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乱锦妆》头发乱了妆哭花了麦词 cj 乱锦妆穿越文

乱锦妆

古代言情连载中

新书《乱锦妆》全文在线阅读,作者乔梵音,主角白蝶,凤婉,是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溯落救我,溯落救我!” 凤蒹葭在喊着君溯落的名字可他再也听不到说来也真是奇怪,从她进来后一直下着雨。 洞内明显有着滑体的痕迹,

阅文集团|更新:2019-10-05 12:06:18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新书《乱锦妆》全文在线阅读,作者乔梵音,主角白蝶,凤婉,是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溯落救我,溯落救我!” 凤蒹葭在喊着君溯落的名字可他再也听不到说来也真是奇怪,从她进来后一直下着雨。 洞内明显有着滑体的痕迹,

《乱锦妆》免费试读

“溯落救我,溯落救我!”

凤蒹葭在喊着君溯落的名字可他再也听不到说来也真是奇怪,从她进来后一直下着雨。

洞内明显有着滑体的痕迹,石壁上的石头已经滑落地上沉积着水渍。凤蒹葭看不见东西,她跌落在水里。浑身被水浸泡,水越来越多漫过她的膝盖。她的手被什么东西咬了一下,只感觉到疼痛。

一股血腥味在水里散开,她被蛇咬了有没有毒就不得而知了。她很快就感觉到头昏呼吸困难,她还是滑入水中。

或许是老天爷可怜她,没有多久水退却了。她也从水中得救了,不过她中了蛇毒。手背上是两排齿印,她嘴唇发黑在这山洞里之前有困过进来避难的人。

没有逃出去,最后到死也在这里面。山洞里什么蛇虫蚂蚁都有,有毒蛇那也实属正常。

要是不能及时被救治,凤蒹葭倒在地上。这时候有人走了过来,在她面前站了一会。拖着她来到山洞的另外一边,是山洞的最深处,那个人跟她一样是位女子。

她好像也是在这里被关了很久,之所以要救凤蒹葭也是自己的私心。进了这里谁都别想再出去,凤蒹葭像具尸体一样躺在那里一动也不动的。

“救你可是有代价的,还是先把你弄醒。再问问你的意见,在做决定吧。”

女子把凤蒹葭弄醒了,凤蒹葭睁开眼睛首先就看到了一个人影。看得不是很清楚听声音是女子的声音,她还是觉得有些乏力口干舌燥。连心都跳得很慢了,她最信任的副将下的药足以让她内功尽失去。

“醒了?”

“你是谁,干嘛要绑着我?”

凤蒹葭挣扎着,那女子张口说话的声音极其难听。凤蒹葭有种不祥的预感,这女子不想就她而是在利用她。凤蒹葭看着自己的双手双脚都被绑着,女子笑了起来。

凤蒹葭仿佛听到了来自魔鬼的声音,女子慢慢地靠近她。手中还拿着刀走了过去,凤蒹葭害怕了,她想求救都没有人会来救她。

女子将刀拿在手上把凤蒹葭的手筋脚筋给挑断了,凤蒹葭双唇紧闭这。额头上全是汗水,脸上也被划破。她彻彻底底成了废人一个,这女子不会平白无故出现在山洞里。都是特意安排的,这女子其实识得她是凤蒹葭。在看见她之时是想救她,但是看到了她手上特殊的胎记。

“是你凤蒹葭,没有想到我重生之后会再次遇见你。”

说话的人就是白蝶恋,这是凤蒹葭做梦也没有想到的人。可是至于白蝶恋是怎么到边关的无人知道其中的缘由,现在凤蒹葭是回不到京城了。

接下来她会过得生活才叫痛不欲生,由于疼痛她昏了过去。

白蝶恋此时就像魔鬼一样一直笑个不停,她又拖着凤蒹葭放在地上。凤蒹葭的衣服被拖坏掉了,里面的衣服也都漏了出来。

白蝶恋拿出一根绣花针,在凤蒹葭的身上扎。每扎一针都不足以消灭白蝶恋心中的痛,如果当年她能出手救自己也就不会有今天的结局。

“嘶......”

凤蒹葭痛得受不了,她惊呆了那个女人的脸看见了是...“白蝶恋”。

君溯落最爱的白蝶恋,呵呵!居然就是她,见凤蒹葭记得自己是谁了,就在她面前蹲下。用手挑起凤蒹葭的下巴,转过去转过来。手上的力度不曾减轻过,凤蒹葭的下巴反而红了一大片。

白蝶恋没死的消息凤蒹葭来不及消化,她知道君溯落恨自己也知道君溯落根本不会在意她。

只要君溯落一旦知道她没有死不会再与她成婚,哪会还有什么她的位置可言?所以只能默默地忍受白蝶恋对她的报复,可白蝶恋哪会只是单单地报复她那么简单。

“听说你还想霸占我的五皇子,是不是?”

“你还要与他成婚?”

白蝶恋虽然笑起来问这个问题,可是手却不断在加重力量。凤蒹葭的眼泪大把大把的落下,白蝶恋像在看笑话一样看着她目不转睛。

凤蒹葭自知有愧于白蝶恋,她做什么都无怨无悔只愿能减轻她的罪孽。她如今是废人一个了,这辈子是无法再使用武功,被困在这里别想再出去,白蝶恋折磨够了就离开了。

“溯落我知道你永远都不会爱上我,只因白蝶恋。这下好了我在为自己减轻罪孽,你会不会恨我就少一分呢?”

凤蒹葭哭着又倒在地上了,她战败的消息很快传入到兰月国内。

全国上下都知道凤家打了败仗损失了二十万大军,身为主帅的凤蒹葭竟然临阵退缩。凤家的人起先是不相信,可凤蒹葭身边的副将证实了这不是谣言。

凤家人都对凤蒹葭很失望了,出门都会被指指点点。凤天启瘫痪在床,兵权全部被夺凤家人都成了废人。凤婉与凤正海却风生水起,皇帝现在对五皇子非常信任。

几乎大小事都会让他帮忙给意见,所有的人都晓得太子很快就要被废掉。

再不行动谁都会死在自己的对手的手里边,君溯落似乎忘记了凤蒹葭这个人。更别提起有叫人去边关找找,你要说对凤蒹葭没有情,

他心里于心不忍,他的王妃当然是凤蒹葭的。但是他的野心比什么都重要,江山与美人谁会更重要?

很显然他选择了后者,凤婉端来一盘子像是补汤之类的。君溯落回头望见她来了阴沉的脸瞬间变得温柔似水,凤婉扑向君溯落得怀里。

君溯落接过她手里的盘子,君溯落坐到椅子上,凤婉坐在他的大腿上。双手还搂着君溯落的脖子,君溯落在凤婉的唇上吻了一下。

“这些东西让那些宫女去准备就好了,你这是何苦呢?你在凤府里受尽苦头,接你进宫是让你享福的。”

在君溯落的面前凤婉永远都是娇滴滴的模样,这张脸是跟白蝶恋很相似。

但总有哪里不太一样,这一点是君溯落想不出来的。

御花园的亭台之间点缀着生机勃勃的翠竹和奇怪形状的石头,那些怪石堆叠在一起,突兀嶙峋,气势不凡。

凤婉心满意足地躺在君溯落的怀里,君溯落还是没有碰过凤婉。也还不知道凤婉早就不是什么处子之身,就算不是君溯落也不会介意。

对于不是处子之身,凤婉一直在找一个完全之策。只是还没有实行罢了,不过有人倒要倒霉了。这倒霉鬼就是凤蒹葭的三表哥凤亚泰,凤婉导演了一处戏。

这一天凤婉跟君溯落说自己要回家一趟,想看看她的父亲凤正海。君溯落想不答应的,又看见凤婉可怜兮兮的样子无奈同意了。

凤婉事先把人安排好了,她在街上闲逛了一会等到天色差不多的时候。凤婉回到了凤府,凤亚泰也刚从外面回来。要说起这凤亚泰十足的败家子跟纨绔子弟,经常出入青楼。

外人都说他无恶不作,可他对凤蒹葭出奇的好不让别人欺负她。

凤婉叫自己的丫头去请凤亚泰到自己的屋里,凤亚泰还当以为她是有什么事情要找自己就去了。她在茶水里下了媚药,凤亚泰来了之后再屋里没有看见凤婉正想走。

凤婉从屏风里走了出来,穿得很撩人。都说是风流成性的人,加上凤婉这么勾引他。

“表哥,别走啊。喝喝茶再走呗!”

凤婉风情万种的模样,凤亚泰吞吞口水。双手搓着,凤婉上前靠近凤亚泰。身上的香气会让凤亚泰心里直痒痒,凤婉拉起他的时候放在自己的胸前。

《乱锦妆》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