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他是毒药,也是甘露》他浑身是毒小说 完整版未删节 他是毒药,也是甘露小说大结局

他是毒药,也是甘露

总裁连载中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他是毒药,也是甘露》的小说,是作者懒鱼干创作的总裁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时以欢忙不迭的追问着医生,“医生,我妈怎么样了!?” 何遇摘下口罩,确认了一下她的情绪,才缓缓开口,“还要在重症病房观察一段时间

|更新:2019-10-03 12:10:18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他是毒药,也是甘露》的小说,是作者懒鱼干创作的总裁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时以欢忙不迭的追问着医生,“医生,我妈怎么样了!?” 何遇摘下口罩,确认了一下她的情绪,才缓缓开口,“还要在重症病房观察一段时间

《他是毒药,也是甘露》免费试读

时以欢忙不迭的追问着医生,“医生,我妈怎么样了!?”

何遇摘下口罩,确认了一下她的情绪,才缓缓开口,“还要在重症病房观察一段时间。”

“也就是说我妈她没有……”她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此时的心情,只是笑着笑着,眼泪就掉了下来。

沈倦拍了拍何遇的肩膀,以示感谢,“辛苦你了。”

“这没什么。”何遇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随后严肃的提醒时以欢,“虽然病人现在抢救回来了,但是她的求生欲很低,所以你还是要做好心理准备。”

“求生欲很低是什么意思?!”她陡然间变得悲喜交加。

“她现在一心求死,如果一直保持这样的话,哪怕我再怎么神通广大,也是无能为力了。”何遇无可奈何道。

她本就腿软,这一下子立刻就顺着墙壁往下滑落,庆幸沈倦及时接住了她的身子。

“怎么会……”她喃喃自语着。

沈倦猛然提醒了一句,“是不是高进说了什么?”

她恍然大悟道,“我知道了!我妈她……一定是怕拖累我。”

她就靠在沈倦的身上,豆大的眼泪顿时夺眶而出。

何遇深深的看了她们一眼,提醒了一声,“病人现在还有意识,等会儿去看看能不能够唤醒她的求生欲。”

“谢谢你!”如果不是他,或许自己会连时母的最后一面都无法见到。

“我也不过是尽我医生的本分而已。”

话虽如此,可时以欢还是朝他投掷了一个感激的眼神。

时母被送到了重症病房的观察室,时以欢跟了进去,她让沈倦在外头等候,“我一个人进去就够了,你在这等我吧。”

“好。”沈倦尊重她的意思,在医院的走廊外守着。

她的前脚刚进,秦斯文就来了,他的神情有些严肃,“少爷,高进后头好像有人。”

沈倦似乎早有预料,也不惊讶,“猜也知道,要不然他那狗胆子怎么会真敢害命,除非是狗急跳墙,背后的人找着没。”

秦斯文摇头,“还在查。”

“必须给我查出来。”他倒要看看是谁敢在他的眼皮子底下碰他的人。

“是,少爷。”

“你找几个靠谱的人过来,别让人轻易靠近这儿,同样的事情,我不想再发生第二遍。”

“我知道了。”

沈倦挥挥手,秦斯文就走了。

不一会儿,何遇就过来了,看着他乖乖的站在门口,一副稀奇的模样,“呦,什么时候找的也不说一声,还是不是兄弟了。”

知道他说的是时以欢,沈倦淡淡的笑了笑,问,“没多久,怎么样,还不错吧?”

何遇勾上他的肩膀,冲着他的胸膛就是拍了几拍,“行啊,我还以为你要孤独终老了呢!”

毕竟经过那件事情,他就再也没见过沈倦的身边出现别的女人了。

“改天带她请你们几个吃顿饭。”

何遇眼睛一亮,“这可说好了啊,别食言!”

“我像是会反悔的人?”他挑眉一问。

“那倒也是……”关于这一点,沈倦还是很可靠的。

重症病房内,时以欢坐在床前看着面无血色的时母,内心一阵抽痛。

“妈……”她艰难的开口。

可是床上的人儿并未给予她回应,原本止住的眼泪再一次落下,“妈,求求你回来吧,你难道真忍心丢下我跟时越吗?”

她紧紧握着时母冰凉的手,如果不是心电图上面显示的波纹跳动,她都要以为时母是不是已经死了。

“妈,你要怎么责怪我惩罚我都好,可如果你走了,那我所做的还有什么意义?”

这天夜里,她跟时母说了好多好多,她的喉咙都说干了,嗓子也哑了。

就在她绝望之际,时母似乎感受到了她的心意,终于给予其回应。

眼看着一行清泪从时母的眼角滑落,时以欢又惊又喜,连忙跑出去喊医生。

何遇带着几个医生匆忙赶来给时母做检查,她隔着玻璃窗不安的来回搓着手。

千万要好过来,千万……

“不会有事的。”沈倦轻拍了一下她的肩膀,安慰着。

她这才反应过来沈倦没有走,“你在这待了一晚上?”

沈倦不置可否,“你说让我等你。”

“我还以为……”她还以为他早就回去了,没想到他竟在门口守了一夜。

看她面露尴尬,沈倦捏了捏她的手,“我陪你,本来也是因为我疏忽了才让人有机可乘,我应该保护好你的家人。”

“这跟你没有关系。”她忙摇头。

两人还在争夺过错的时候,何遇出来了,这次带来的是好消息,“病人的情况现在有所好转,不出意外的话,应该会没事的。”

“真的吗?!”时以欢喜极而泣。

何遇努了努嘴,“我这个医生还能骗你不成。”

“当然不是……”她没有那个意思。

“好了,既然病人的情况开始稳定,你们也能够回去休息一下再来,要不然病人没出事,你们就先垮了。”

“麻烦你看着了。”沈倦总算是松了口气。

何遇挥了挥手,“跟我还客气什么。”

“是啊,你快回去休息吧。”时以欢扭头冲沈倦道。

沈倦眉心微蹙,脸上闪过了一抹不悦,“你没听见医生说的是,你们?”

“我不放心。”

“何遇说了没事就会没事,相信医生,而且我已经派人在这守着了,你必须给我回去休息。”

她昨天又是跪又是哭的,现在嗓子都哑了,眼看着都要两眼发白了,还要在这硬撑。

时以欢还想拒绝,但是沈倦的下一句话,让她放弃了抵抗,“如果你不肯休息的话,我不介意把时越喊过来。”

除了时母,时越永远都是最能够让她乖乖听话的存在。

她咬了咬唇,好半响才开口答应,“我知道了。”

“走吧。”

沈倦拉着她时,她才发现他们是一直在牵着手的.

车上,她发现这并不是回她家的路,“我们去哪儿?”

沈倦斜睨了她一眼,继续开车行驶,“我家。”

“你……你家?!”

“我自己住的地方。”沈倦怕她会错意,又解释了一遍。

《他是毒药,也是甘露》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